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萌狗“来福”

一直想给来福拍一张咧着狗嘴大笑的照片,两天前才刚刚得逞,还是在我和闺女齐心合力威胁+诱骗的手段下实现的。抓拍了十来张,要么糊了,要么躲闪不配合——来福天生对镜头很敏感,一旦发现我们拍它,立马低头扭脖视线回避,那架势比明星见了狗仔队闪得还快。

司机随笔萌狗的图片

我家来福是一只爱笑的狗,除了夏天散热的需要,在和我们嬉戏时、即将到嘴美食时、马上出去浪里个浪时……在很多可以让来福激动狗心的时刻,它都会做出咧开大嘴的表情,凡此种种,我都认为那是它在开怀大笑。
我跟老张说起,老张摇着脑瓜子很不认同。网上也有理论说,狗狗没有像人类脸部这么复杂的肌肉结构,所以它是不会笑的,所谓的笑仅仅是人类一厢情愿的脑补而已。
有一次,老张和来福散步回来,我因为在忙着别的事,就把给它擦洗的事情忘了——来福还是比较守规矩的,每次从外面回来,老张都会把它的狗绳象征性地挂在门把手上,而它便不动,乖乖蹲在门口地垫上等我帮它搞卫生。
那天它大概等得太久,不耐烦了,直接摇头晃脑窜入室内,这才让我忽然想起还有它这档子事儿。
以往给它擦洗时,我们之间大多都是有交流的,譬如我为它唱歌以及罗里吧嗦些废话,它则以我认为的“笑脸”甚至如同喘粗气般的“哈哈”笑声给予回应。但是那天,无论我怎么逗它,它都绷着一张狗脸无动于衷,像欠了它八百吊。
由此我认为,来福不仅会笑,而且还会生气,情绪变化十分丰富。在漫长的与人类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来福和它的同类们的肌肉结构随之进化也不无可能,来福们的欢喜和忧愁有了属于它们的表情和表达方式也不无可能。

来福来我们家已经快两年了,一个起初的一闪念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生活中增加了一些麻烦也产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情趣。由陌生到熟悉到逐渐的融入,来福从一条小狗变成了如今我们眼中的孩子,它成了我们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
在来福面前,老张不再是“病人”,他是它的依赖,是它的玩伴,也是它时而慈祥时而严厉的父亲。而我因为有了来福的存在,在老张康复的日子里,在闺女不在我们身边的日子里,意识到自己除了是一个小心翼翼的陪护者,还是一个正常家庭的妻子和母亲,可以温柔,可以唠叨,还可以发火。
来福像一股活泉汩汩注入一潭止水,搅动起小小波澜,漾起层层涟漪。无论是乖巧可爱还是顽劣讨打,来福都给了我和老张一个自然而然的情绪宣泄口。这个屋檐下多了笑声,少了沉寂,多了默契,少了隔膜……
一年多前,当我第一次敲下“我家来福”这几个字时,并没有明晰的计划要写几篇,只是觉得心里积蓄着一些感受,想要把它表达出来。在表达的过程中有泪有笑,开心时来福在我的文字间蹦跳,哭泣后写一段来福的糗事或许就能浑然忘忧。长长的文字看似为来福而写,实则慢慢疗愈和唤醒了曾经的自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