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铁瓦寨往事

铁瓦寨,位于佛坪县大河坝镇高桥村境内一座山巅上,遗迹犹存,寨子屋脊有铁瓦盖顶,因此得名。岁月漫漫,风雨浸蚀,铁瓦寨原有的建筑及设施,早已在时光的过往中坍塌了,残垣破壁,草木丛生,呈现着一派荒芜景象。而当地人提起铁瓦寨,则会想起它的传奇历史,绘声绘色讲述它的一段往事——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相传明朝万历年间,南京连年遭受饥荒,瘟疫流行,白骨遍地。官吏贪赃受贿,税监横行,民不聊生,妻离子散,到处都是一片哭声。

忠臣呼延家的后代,忍无可忍,于是上书进谏,请求朝廷清理朝政,修纲纪,惩贪官,开仓放粮,救济受灾百姓,免除赋税苦役,鼓励民众生产。不料,谏书却惹恼了朝廷那一伙贪官污吏,他们反而上奏圣上,谎称呼延家笼络逃荒灾民,在后院跑马射箭,讲兵法,习武艺,图谋不轨,蓄意造反,请圣上惩罚。明神宗朱翊钧不辨真假,下旨将呼延家族满门抄斩。天不绝人,幸亏有个平日与呼延家交谊很深的老忠臣,不忍心使呼延家遭此大难,偷偷给其透露了消息。为了使忠臣家有后,老家人呼延安就带着呼延家十五岁的小儿子呼延玄赞和十三岁的小女孩呼延玄花,骑着三匹快马,连夜逃出京城。

三人日行夜宿,起早摸黑,翻越了山势险峻的秦岭,骑马沿河而下。大约走了二十多天,到达了佛坪大河坝。由于河水暴涨,难以过河,他们只得又进山沟。行了约莫十多里,路越来越小,山愈来愈高,大树遮天蔽日,冷清清,阴森森。三人好不容易才走到路旁用大树当墙盖起来的两间草房前,呼延安翻身下马,连叫了几声“这儿有人吗?”过了一会,只见一个穿着破烂衣裳的中年男子从房子里出来,他胡子很长,脸色青黑,一看他们三人不像恶人,就招呼他们进屋歇息。那男子告诉他们:此地叫南爬山,距离佛坪、西乡、石泉、宁陕都不远,是个四不管的地方,此处山高路险,狼虫虎豹成群出入,人迹罕至。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呼延安看着玄赞和玄花,心里发了愁:逃出京城快一月了,原来打算投奔四川峨眉山的一位故交隐士,不料想行至此地,河水暴涨,难以过河,眼看兄妹俩红胖的脸蛋儿变瘦了,连眼窝都凹了下去,万一拖垮了他们的身子,咋对得起九泉之下的老爷和夫人?又听说官府贴榜悬赏,要抓逃出来的呼家俩兄妹,从此地到四川,少说还有千里路程,玄赞、玄花能熬得过去吗?呼延安摸了摸自己被马鞍磨烂了的屁股,忽然有了主意。他对那男子说:“老弟,我们三人准备去四川投亲,半路上才听说那亲戚被土匪所杀。我们举目无亲,盘费已在路途中用尽了,身无分文,只得拿我骑的那匹马跟你换点籽种和粮食,我好带上这兄妹俩,上山开点荒地糊口度日!”那男子听罢,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告诉呼延安,他姓刘,老家住在洋州城里,他从前以石匠手艺为生,因经常受到当地恶霸欺辱,无可奈何,才躲到这里度日活命。

刘石匠是个厚道人,留下呼延安他们住在家里,还指点他们如何开荒种地,如何采集野菜山货,如何在山里生存的诸般技巧。有了栖身之处,玄赞、玄花经历磨难,一下子懂事了,随遇而安,在生活上并不挑拣,空闲时间仍然不忘习文练武。呼延安不时地给玄赞、玄花点拨武艺,他原本是呼延府中的家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忠勇可嘉。从前呼延家奉旨挂帅出征,护府重任都由他一人承担,曾有几个奸人派刺客行刺老爷,都被他悄无声息地收拾了,就连奸人都害怕他的一身好功夫。名师出高徒,在呼延安的悉心指点下,玄赞、玄花兄妹俩的武艺突飞猛进。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一日,山那边的小村子里闯来一伙强盗,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消息传到呼延安的耳朵里,他立即带上玄赞、玄花兄妹俩,冒着风险赶到那个村里,杀退了强盗,救了乡民。从此,他们的美名在方圆百里传开了,不少行侠仗义的英雄好汉,都纷纷赶来投奔他们,义聚山林,共谋大计。山上的人马天天增加,原来的几间烂草房不够栖身,他们便选择山势险峻、易守难攻的山巅上,修起了前寨、中寨、后寨,还从周围各地请来了铁匠、木匠、泥水匠加修山寨。为了防止朝廷官兵的火攻,他们大量收集废铁,让铁匠造炉溶化为铁水,铸成泥瓦一样的铁瓦,把原来的房顶都换盖上铁瓦,从而使山寨固若金汤。自此以后,整座山寨就改称“铁瓦寨”,附近的地方被命名为“箭口垭”、“擂鼓台”、“跑马梁”、“太子湾”等诸多地名。众英雄们聚集在铁瓦寨中,组织年轻人起早摸黑学武艺,习拳脚、学骑马、练射箭,苦练杀敌本领,等待时机除奸安民,报效国家。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