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三十四)

新的一周开始了,晓兰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学校,打扫班级和校园卫生。孩子们陆续都到校了,按理说,新周是要升国旗的,可是左等右等郑东也没来。晓兰心里隐隐有一丝的忐忑不安。有事也该说声呀。晓兰打算下午放学以后绕道去郑东家看看。
郑东家在一个相对平整的小山坡上,两面都没有人家,晓兰到的时候,郑东家还没有开灯,院子里有点暗,老远就看到郑东在门口站着。
“万老师,你怎么来了?”郑东看到晓兰极不自然的明知故问了一句。
两个老人听到说话声,头伸出来看了一眼,晓兰刚想打招呼,却发现两人又把头缩回去了,晓兰讪讪的看着刚才两个老人伸头的方向感觉有点不对劲。她看着郑东,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今天有点事,没来得及给你说,明天正常上班。”郑东转身去一边找来了一只鞋,踢踏着走过来。这时晓兰才看到郑东的两只脚只有一只穿了鞋子。
“没事,我就绕路过来看看的,那我先走了,到家要天黑了。”晓兰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转身就要走。
“万老师,不要急着走,你不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郑东看晓兰想走,可能觉得自己没有给她一个不去上班的理由,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所以追问了一句。
“没啥,谁还能没有个事,不要紧,不要放心上。”晓兰看到那么讲究的郑东那么狼狈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何苦再让人家尴尬呀。
“你等等,天黑了,我送送你。”郑东说着走了过来。接着说:“也不留你吃饭了,难为情。”
“不要送了郑老师,没事,没多远,十分钟的事,明天能去上班,比送我还让我高兴。”晓兰转身对郑东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然后自己下了山坡。
刚到树下,晓兰发现父亲现在树下面,好像是在等她。
“爸,你怎么站这里?都黑了天,不冷吗?”
“等你呢。”晓兰的父亲把卷好的烟卷夹到耳朵上,瓮声瓮气的说。
“等我在家等不行吗?还非要站这里等?”
“今天你没在家,发生点事,不方便当着你弟弟妹妹说。”
“哦?发生啥事?还不能当着弟妹说?”
“今天有人过来给你大妹提亲了,她今年也十六七岁了,学也上的不咋样,她自己也不想念了……”
“这怎么行,再念两年,把高中读完了再说。她也还小,我那时候是因为妈生病,没有办法,现在我回来了,日子是苦了一点,但也还不至于到这种程度。不行,再等等!”晓兰的态度很坚决,说完没等父亲说话就要转身走。
“嗳,嗳……”晓兰的父亲显然话还没说完,晓兰就已经到了院子里。
“大姐,你可知道今天你学校郑老师家出大事了?”二妹看到晓兰进门,就迫不及待的迎上去,神神秘秘的问。
“小孩子家,知道啥叫大事?”晓兰笑着瞪了一眼妹妹。
“今天从镇上来了好多人,开着大汽车来的,把他家那些新家具都拉走了……”
“啊?真的假的?”这个消息是晓兰没有想到的。
“真的,郑老师的妈妈想去抱孩子,被郑老师媳妇推倒了,郑老师想去揍他媳妇,过来一个男的,打了郑老师。好多人在那看。能拉走的都拉走了,不能拉走的都砸了。把郑老师家的面缸,水缸,做饭的锅全都砸烂了,他媳妇也把孩子抱走了……”妹妹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晓兰却早已经听不下去。走到灶台边,默默的站了几分钟。
“不行,我还要去看看。”晓兰有点后悔去郑东家没有问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既然是自己幼儿园的老师,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无论如何该去看看。
“你又去哪?”晓兰的爸爸还站在大树下,好像知道晓兰要出去故意在那里等她一样。
“我去郑东家看看。”
“你不去,听话,谁都能去,就你不能去。”
“啊?怎么了?这话什么意思?”晓兰不由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爸爸。
“什么意思?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晓兰发现爸爸还在卖关子,急得想跺脚。
“今天那宋问说的可难听了,我这张脸都没地方放。”晓兰爸爸说着做了一个用食指刮脸的动作。“要不是村支书过来硬压着,就闹到学校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闹到学校干嘛?跟你的脸有什么关系?”晓兰听到这里,气的浑身哆嗦。
“宋问和郑东丈母娘说,郑东不愿意去镇上当上门女婿,是恋着……你……”晓兰爸爸说到最后,满脸懊丧的蹲到了地上。
“简直胡扯八道,血口喷人。我这就找她去。”晓兰倔强的一跺脚,转身就往郑东家方向走。
“万老师……”刚转过屋拐,郑东从路边的树底下走了出来,吓了晓兰一跳。郑东是刚才就跟着晓兰后面过来的,他觉得这件事连累了无辜,很对不起晓兰,必须要解释一下,刚才晓兰父女说的他也都听到了。
晓兰看到是郑东,眼泪就不争气的往下掉,说话的腔也变了。
“郑老师,你说你媳妇咋能这么说我呢?我孩子都三岁了,幸亏这离得远,要是离得近,我怎么跟丈夫一家交代?”晓兰愤怒的看着郑东,慢慢就泣不成声起来。
“万老师,都是我的错,她们就是想利用这个来逼我跟她走。村里人都知道她们的目的,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就是让你委屈了,我很不过意。”郑东说的也是实话,当时村支书就明确表态说,她们讲万晓兰和郑东不清不楚,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让村民们千万不要相信。
“我知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道理,可是这种事众口铄金,知情的说是假的,那不知情的,不知会被说成什么样?”对于这种花边的消息,如果是万晓兰从别人那里道听途说到的,和自己没有关系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听,更不会信,可偏偏这件事跟自己有关。她也还没有到能够做到宠辱不惊的年龄,所以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侮辱。
“我给你道歉,万老师。我想好了,东西他们拉走了,孩子也带走了,爱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是不会答应去他们家过日子的,大不了……”
“不要说了,你们家务事我不管,可你一定要给你媳妇带个话,不能这么侮辱我,我也不允许别人这么侮辱我,你以后也不要去学校上班了,我还是自己教吧。”晓兰说完,没有停留,转身就走了。
“嗳,万老师……”郑东张着两只手,无奈的站在原地。晓兰经过站在树下的爸爸的身边,冲他大喊了一句:“回家。”
“兰,你出来爸爸和你说说话。”弟妹都吃好睡下了,晓兰没有吃饭,坐在床边还在生闷气,委屈的掉眼泪,爸爸走过来推开门轻声喊着女儿。
“爸,我真没有,我真是被冤枉的……”
“我知道,我自己的孩子是啥样我还能不知道吗?这事可大可小,咱也弄不过人家。爸是这样想的,学校郑东是不能去了,你一个人也忙不下来,我明天找支书说说,解散了吧,你还回安徽好好过你的日子去。你大妹也不小了,你妈和我成亲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男孩子是个孤儿,父母都不在了,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也前两个月刚刚去世,就他一个人了,和你大妹同岁,无牵无挂,愿意上门,你大妹我也说过了,她也答应考虑考虑,你看要是行的话,趁你还在这,把这事给办了,你也就可以放心的走了。”晓兰听这话,哪是商量,说直接点,就是打招呼。
“爸爸,你是觉得我在这给你丢人了是吗?”晓兰含着泪眼看着爸爸。
“呸呸,说什么呢?哪个以后再敢说一句,我就跟他拼了。你爸脾气你不知道吗?我闺女,谁也不要想欺负。爸不是这意思,你毕竟已经成家了,你要是不出去打工,没这档子事,说什么我也不让你嫁这么远。这姑娘嫁远了,就跟没有了一样,你以为我舍得呀?”爸爸说着就把头低下去了。
“不行爸爸,我不能半途而废,这班孩子我收的时候承诺过的,一定带一年,送到村小学去,这事没得商量。还有大妹的事,我有空再和大妹说说,先上学,其他的事等等再说。就这样了爸爸,你不要操心了,这事我来处理。睡觉去吧!”晓兰就是这脾气,别看年轻,可能是老大的原因,一直还真的都是家里的主心骨。遇到这种需要决策的事,向来有理有据,说一不二,弟妹们从来不敢在她面前顶嘴。
第二天,郑东果然没来,晓兰虽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晓兰可以接受。可是第三天一早,晓兰来到学校的时候,却发现郑东又来了,而且已经把校园和班级卫生都打扫好了,正在给他和晓兰擦“办公桌”。看到晓兰,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无邪的笑脸。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郑老师,你……”晓兰皱了一下眉,满脸疑惑都看着郑东。
“万老师,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我昨天去镇上了,话都说开了,过两天娘俩个就回来了,你放心吧,她说回来要亲自向你道歉呢。”郑东说的是真是假晓兰一时无法分辨,但说的就像真的一样。
晓兰默默的转身,用两个手指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郑东。
“那准备上课吧!”
“好的,万老师。谢谢你相信我,又给我一次机会。”郑东连蹦加跳的出去打铃了,晓兰看着他的背影,一丝不安再次涌上心头。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