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碗素面

阿青姑娘是个哑巴,据镇上老一辈人说,这是娘胎里带出的毛病,因为前世做了亏心事,报应到孩子身上了。

 

所以阿青的奶奶很不待见这个媳妇,更不待见这个孙女。

 

五岁那年的冬天,阿青的娘亲在河边洗衣服,不小心被湍急的河水带走,从此了无音讯。七岁那年,父亲背上行囊和同村几个壮年外出打工,为养家糊口,也为给她赚点学堂费。

 

又小又破的茅草屋,只剩下祖孙俩,每天大眼瞪小眼。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阿青很聪明,学堂的老师傅夸她是个机灵的姑娘,学的快懂的多。但上了三五年课,阿青还是被奶奶接了回来。

 

父亲在工地摔断了腿,家里唯一的支柱断了…

 

怎么办呢?老婆子看着半残的儿子和瘦弱的孙女,一咬牙拉下脸,找到以前的“死对头”借了些银两,在小镇上开了家面馆,也算是小本营生。所幸,奶奶身体硬朗,阿青也能帮不少忙,面馆慢慢的在小镇上也打响了名号。

 

一晃七年,十八岁阿青已经成为镇上人嘴里的“面馆小西施”。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每天起早贪黑和面、醒面、煮面,给一个个客人送上一碗碗热腾腾的面,也倾听着来往行人的故事、看着不同人的人生百态。

 

阿青觉得一辈子这么下去也不错。

 

某一天晚上,面馆正准备打烊,阿青掰着指头算着账,突然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少年郎爬进了面馆,吓得阿青一激灵。

 

“姑娘,能让…让我一碗面吗?我真的太饿了…”满脸是泥却掩盖不住少年清澈的眼眸,也盖不住少年羞愧的神情。

 

阿青愣愣的看了看,她知道他付不起面钱。一会儿,阿青端上了一碗素面,少年点点头表示谢意,然后开始狼吞虎咽。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素面是有点寒酸了,但这是她仅能做的,奶奶不会准她施舍一个陌生人哪怕一块肉。

 

一眨眼的功夫,碗就见了底,连汤都不剩一滴。少年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姑娘,我姓顾,叫顾明,实在是唐突了,我本来是出门游玩,路上遇上了一伙贼,不仅打了我一顿,还偷光了我所有的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镇子,但没人愿意理我。”

 

阿青不知道怎么安慰眼前人,只能安安静静的听他一直说啊一直说。说起他的所见所闻,看过多少高山湖海,遇见多少奇人异事……

 

顾明说的起劲,阿青也听的入神。少年的眼里满是星星,少女的眼里盛满了光彩。

 

人在落魄的时候,真的需要一个安静的倾听者,顾明觉得说完这些,心情好多了。阿青也是第一次听到小镇外那么精彩是世界,她有些好奇,也有些向往。

 

故事说完了,顾明准备离开时,却被阿青拉住,她偷偷塞给他一根银簪。:“姑娘,我不能要这个,你给了我一碗面,已经是很大的恩情了。”

 

 

阿青有些着急,用手比划着,希望少年能收下簪子,早点回家。这是阿青的娘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也是她唯一值钱的东西,面馆赚的每一分钱都要交给奶奶,她能帮的只有这些。

 

“今日在此郑重感谢你,若我能回到家中,一定会前来感谢你,记得等我!”少年坚毅的眼神恍惚了阿青的心,她也直直的点了点头,虽然这是个简单的承诺。

 

“说了这么久,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阿青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少年温柔的唤出:阿青,真好听。

 

送走顾明后,日子还是一天接着一天的过,那个少年却再也没有音讯。阿青觉得,他大抵也许是忘了吧,也没关系,若能平安到家就好。

 

奶奶最近在盘算给阿青说亲事,虽然孙女不会说话,但手艺好,长得更好,镇上不少男子也倾慕于她。不到三俩日,好几拨人来面馆相看,打着吃面的幌子,盘算着相看阿青。

 

阿青对此不痛不痒,她一贯是个孝顺的孩子,虽然没想过成亲,但奶奶和父亲如果希望她嫁人,她也不会太过拒绝,女孩子的未来,总归是要嫁做人妇的,只是那个良人又在何方呢?

 

日子照旧,阿青带着微笑送上一碗碗牛肉面,又带着微笑送走一个个少年郎。只是这些前来相看的少年郎啊,没有一个眼底的光是那般的清澈,也没有一个能将面汤吃得干干净净。

 

是啊,那位顾姓少年其实早就走进了阿青的心里。在他侃侃而谈人生的时候、在她送出银簪子的时候、在他唤“阿青”的时候、在她目送他远去的时候…

 

“老婆子我看了看,桥头卖油面的张家老二,人不错,壮实又能干,他娘亲也是性格好的。阿青啊,你父亲也觉得可以,你认为呢?”奶奶一边点钱一边说道。

 

阿青停下揉面的手,看着奶奶满头的银发,想起身体愈发糟糕的父亲,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定的是农历五月二十一,好日子宜婚嫁,还有七天就到了。

 

张家老二,最近跑面馆跑的很勤快,一袋袋面粉朝着面馆送,脸上还笑呵呵的,和阿青目光一对上,这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还会有些羞涩的红脸。

 

阿青依旧是不痛不痒的看着这些,她知道张家这位是个不错的人,但心里却有丝丝的妄想:如果他能来,就好了。

 

结婚前一天,大红的喜服铺在床上,映着阿青微微泛白的脸庞。她终于还是要嫁人了,他也还是没有出现。

 

“阿青,有人找你!说是你朋友,可能是来喝喜酒的”隔壁婶婶扯着嗓子大喊。

 

阿青听到后,急匆匆开门,见到少年的瞬间就慌了神。顾明也慌了神:喝喜酒?难道阿青嫁人啦!

 

 

“你,你的喜酒吗?”一身干净的少年,脸上写满了疑问和紧张。阿青瞪着眼睛看着少年,憋着脸蛋通红,直到眼角泛出泪花,才沉重的点了头。

 

“我好不容易才回了家,一路上磕磕碰碰,遇到了送货的车队,我卖苦力才换了吃食和回家的银两,回到家就重病了,调养了许久,所以才来晚了”少年徐徐开口解释。

 

阿青不解,银簪子没用上吗?只见少年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便是那根簪子。

 

“我想着,这是你送的,我当做是信物,虽然不知道你的心意,但我是念着你的,我想着拿它来找你,来…”未说完,阿青就冲进少年怀里。

 

原来,俩个人的心意是相同的,只是现在才相通。顾明用力抱着怀里的微微抽搐的人儿,一声接着一声唤着:阿青、阿青。

 

……………………………………………………………………….

 

五月二十一,小镇上没有鞭炮齐鸣,花轿没有抬进门,姑娘没有穿上红嫁衣,阿青听话了十八年,终于任性了一次,她和她的少年郎私奔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