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亲眼见证了和静钢铁厂的兴亡。

       我亲眼见证了和钢的兴亡。
      和静钢铁厂是上世纪70年代全国15个三线小型钢铁厂之一,厂区规模的宏大显示了国家建设美丽南疆的初衷。2003年我到这一块的时候,和钢已经负债累累,奄奄一息。每次我到厂区周边的饭馆吃饭,总能听到职工们忧心忡忡的讨论着未来。工厂资不抵债,欠的钱已经能买下现有的全部资产,加之刚被法院宣布政策性破产,以后日子怎么过,所有的人都在迷茫。
       和钢的选址原本占尽了天时地利,附近丰富的红铁矿和地下煤炭保障了不会枯竭的资源,但就是这样一个躺着都能挣钱的企业硬生生的活不下去。初到和钢的时候,我诧异的发现,小饭馆的梁柱都是用二十几公分的工字钢建造,搞工程的我是知道这样的代价的。对于我的疑惑,饭店的老板总是豪气的回答:我们这的钢不值钱。
司机随笔的图片
       2003年工厂破产后被私人收购,企业的性质一旦发生了变化,所有的职工立即感受到了资本家的嗜血本性。所有人员全部下岗重新签订劳动协议,开始竞争上岗,今天的经理部长,转眼就成了一线的职工。原有的保卫部被就地解散,招标进来的保安公司接替了职能。保安公司上岗后的第一个月就抓获盗卖、夹带钢材的职工几十人,全部予以开除,公安机关拔萝卜带泥,最终有20多个人以盗窃罪被逮捕、判刑。听到这个消息我才明白,饭店老板所说的“钢不值钱”是指什么。
      重组后的和钢当年就实现了盈利,2004年我去的时候,厂区增加了一条冷轧螺纹钢生产线,整洁的厂区仿佛在暗示着,钢厂不仅挣钱,而且挣的还不是小钱。后来的和钢也没红火几年,又再次倒下,高能耗、高污染、产能过剩等等弊端让它不容于了时代的发展,再次资不抵债,和钢走上了破产的道路。
     我经常在想起和钢,想那的工人俱乐部,想那支着窝棚的巨型工字钢,想着四川老板的排骨面。一个工厂的命运就和这社会一样,浩浩荡荡的时代步伐,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对抗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