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三十二)

石城家前后各三间房,外加两间东厢房。后屋看起来有些年代,敞三间,石城的爷爷奶奶住。前屋三间东西两头各是一个单间,中间石山墙隔开,石城住西间,东间应该是石城的母亲和妹妹住,中间一间是过道。两间东厢房,对面搭一个大棚,里面放着一些农用工具杂物等。前屋和厢房像是新盖的。院子很大,全部做成水泥地平。

厨房在东厢房,这时候石城的嫂子和妹妹里面正在做饭,炊烟弥漫着整个小院,晓兰觉得特有烟火味和家的感觉。她和灵站在院子里,对这个不熟悉的环境表现出很大的拘谨。石城母亲不停的吩咐着儿子做着吃饭前的准备工作,自己也在来回不停的忙着。

司机随笔的图片

“阿姨,我来帮你吧。”灵走上前去,去拿石城母亲手里的扫把。
“不用,孩子,你们到屋里来坐吧,外面热。马上就好了。”石城的母亲往后趔了一下身子,对灵说着话,眼睛却是看着晓兰。

晓兰好像才回过神来一样,也走到石城母亲的身边,很自然的接过阿姨手里的扫把,阿姨也就松了手,含笑站在一边,和灵说着关于学习上的一些闲话。晓兰把要放饭桌的前屋正中间一间扫好,回头看见石城站在他房间门前对她打着让她过去的手势。晓兰很为难的看了一下院子里的灵,灵正在和阿姨说话,却没有看她。晓兰轻轻摇了摇头。

“过来,我给你看样东西。”石城轻声说。
晓兰又摇了摇头。
“哎呀,你这人,你不是来看我的吗?连我房间都不敢进?我能怎么你?快过来。”石城调转头用眼睛斜看着晓兰,做出生气的样子。
石城说着,绕过饭桌又做出过来拉晓兰的架势,晓兰只好从饭桌的另一边自己走过去,石城着晓兰走近,把一只手支在门上说:
“你自己进去看吧,我准备板凳去了,只管看,任何东西都不能动。”说完就转身走了。
好严肃哦,晓兰这样想着,看着他走远了,就轻轻推开了门。

正对着门,也就是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晓兰的单人照片,晓兰记得这张照片,是在学校北面的大闸上拍的,就在石城那天去学校找她后不久,灵非要拉着她去照相,还从街上把照相馆的人喊着一起去的北大闸。晓兰脑子里迅速回忆了一下,马上明白这张照片是灵给的石城,因为那天石城跟她要照片,她没答应,其实也是真的没有。照片上的晓兰,一脸的严肃,绷着脸,一丝笑意都没有。晓兰照相不上相,大家都这么说,所以她很不喜欢拍照。

“太丑了,难看死了。”晓兰刚想伸手揭掉,想起这是在别人家里,况且石城还说了不能乱动,就缩回了手。
除了这一张照片之外,墙上还贴满了一个个小纸条,每个小纸条都折成不同的形状,有的心形,有的千纸鹤形。看到小纸条,晓兰心里又开始慌,她不用看,自然知道这杰作的内容一定与自己有关,她有那么一丝感动,感觉眼眶有点潮红,除父母之外,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把自己放在心上……

“想看看内容吗?你可以拿下来看。”不知什么时候石城已经站在了晓兰的身后,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晓兰。
对石城来说,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全世界最美的,柔柔弱弱的样子,让他特有保护欲,他不确定今天之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显然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这张照片太丑了,拿下来吧。以后我重新照张好看的给你。”
“你哪样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看的……”
“你这样不怕家里人看到?多难为情?”
“放心,我的房间没人进,况且照片是今天刚放上去的。连我妈都没见过。”
“哦……”

“万晓兰,你觉得有一点喜欢我吗?我都好疯了,给我一句话好吗?”石城的语气明显的急促起来,用一种迫不及待的眼神表达着自己同样迫不及待的心情。
“等等吧,过两年再说,现在要读书,再说,我家里的事也给你说过了,你也知道……”

“晓兰,别傻了好吗?现在什么年代了,你还接受那样愚昧的决定?你说要上学,我也要上学,这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别说等两年,等多久都没关系。你愿意吗?”石城说完,转过脸去,背对着晓兰,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

“吃饭喽吃饭喽……”随着外面石城妹妹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房门被轻轻打开了。
“出来吃饭孩子。”是阿姨的声音,而且过来拉起晓兰一只手,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这么晚了,该饿了。”说到饿字,晓兰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饿了,早上就没吃饭,好像昨晚也没吃。

晓兰由着阿姨牵着自己的手走到外面的饭桌旁,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灵示意晓兰坐到自己身边来,石城坐在晓兰旁边,晓兰对面坐着家里的两个老人,石城的爷爷奶奶。石城的爷爷长须飘飘,真有那种仙风道骨的感觉。此时正看着晓兰,和晓兰目光相遇,也没有回避。好一个犀利的眼神。晓兰渐渐对这家人充满了一种神秘感,感觉每个人都那么不凡,包括这个年届八旬的老人。再想想自己家,瞬间自卑感涌上心头,都说不讲门户,但这是无法逾越的呀。

再看饭桌上,晓兰更是傻了眼。杯盘交叠,一张大圆桌,放了满满的全是菜,哪是“九碗十二碟”能形容得了的。在晓兰老家,来一般的亲戚,四个菜就是很好的,六个菜,一般招待长辈,八个菜那是新媳妇第一次上门相亲宴,要是谁家说十二盘菜,那都是招待不知规格多高的客人,想都不敢想的。当下眼前的这桌菜可是十二个远远不止。晓兰懵了,明显感觉到,一桌子的人都在看着她,本来就拘谨的晓兰更是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脸红的发烫,头又不敢抬了。

“也不知道那老人还在不在看我……这顿饭可怎么吃呀,这该死的灵,出这个馊主意,这可怎么收场?……”晓兰此刻脑子里有一万个想法。“听说如果相亲宴,女方要是没看上对方,可以不吃饭就走,人家就知道女方意思了,要是饭吃过了,后来毁约,是要赔人家饭钱的……可这,我都没跟父母说,冒冒失失就来了,要是以后……人家让赔饭钱,这一桌子菜该要赔多少钱呀,我家哪里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晓兰想到这里,肠子都悔青了。“要不,现在起来走吧?不行,怎么对得起阿姨?吃完饭再走,万一需要赔钱怎么办……走?留?”此刻晓兰的纠结在心里,谁也看不到。

“走!坚决走!”晓兰终于下定了决心。想到这里,她不知哪来的勇气,猛的站起来。
“啪”晓兰一起身,把筷子碰掉地上了。
“孩子,你坐着别动,石城,快给晓兰换双筷子。”晓兰刚想弯腰去捡,阿姨隔着石城按住了晓兰的手。
“别紧张,孩子,好好吃饭,你能来,我们全家都对你表示感谢……”石城拿筷子的空,阿姨挪到晓兰身边,趁按晓兰手的空轻声对晓兰说。晓兰知道,什么都瞒不过阿姨的眼睛,她一定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既然阿姨这么说,晓兰就不能再想要“迈腿走人”的事了。

开始吃饭了,石城的奶奶和妹妹总想给晓兰夹菜,都被石城的母亲挡住了。
“让孩子自己吃,想吃什么就夹什么。”阿姨感觉自己不能冷落了灵,说着话的时候是看着灵的,但晓兰知道其实是说给她听的。
“好的,阿姨,我们自己吃,不要客气。”灵倒是玲珑的很,语速不快不慢,晓兰恨得真想掐她一把。

晓兰的面前是鱼和一盘圆溜溜的东西,晓兰从来没见过,更别说吃过了。她不敢抬头,只能眼瞅着面前的这两个菜,一直在低头吃鱼,却不成想,石城夹了几个那种圆溜溜的东西在她面前的盘子里。

“怎么不吃菜,这么喜欢吃鱼吗?”柔柔的声音,晓兰马上连鱼也吃不下去了。
“尝尝这个。别人不让夹菜,我来给你夹吧。不然,灵要说我小气了,灵,我也给你夹几个,回去不要再让万晓兰骑车带你了,不能欺负人家老实。”石城说这句话,环视了饭桌一眼。所有人都被这句话逗笑了。

“你照顾好她就行了,好,我自己走,让她自己骑车行了吧。”灵笑着接过石城的话,用胳膊肘抵了一下晓兰。晓兰倔强的回抵了过去,狠狠的挖了灵一眼,这个眼神又被所有人看到了,瞬间饭桌上充满了笑声。

笑声中,晓兰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趁空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小蝶子里,石城已经用那几个圆溜溜的东西把下面的鱼都盖住了,晓兰只能先吃这个了。
晓兰小心翼翼的夹起一个,迟疑着放进嘴里。“咔嚓”一声,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怎么是硬的,好像鸡蛋壳?”晓兰皱起了眉头,求助的看着灵,没想到灵也学她的样子,刚把一个放进嘴里,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尴尬极了。

“怎么办,这丑出大了。吐出来?吃下去?……”两人对视的眼神里,千言万语都不足以表达。
“来,孩子,吐出来,吐在这两个空碟子里。”应该是石城也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晓兰和灵能把鹌鹑蛋连壳吃。石城母亲递过来两个空小蝶子,放在晓兰和灵面前一边一个。
“刚才忘记了,把壳先剥掉。是我疏忽了,”石城的嫂子连忙打着圆场,我寻思这是鹌鹑蛋罐头,味道都在这壳上,吃的时候再剥,会入味一点。

晓兰先离桌出去到院子里,把嘴里连着壳的鹌鹑蛋吐出来,灵也跟着出去了,她们又去厨房漱了口回来重新坐下来。
“我来给你剥好,你再吃。”石城说着端过来晓兰面前的碟子,认真的剥着。

剥好的鹌鹑蛋泛着白色的光,在碟子里来回滚动了几下就停住了,却在晓兰的心里滚动了很多年,一直没有停下来。

吃完饭灵去石城房间坐去了,石城的妈妈把晓兰拉到了自己的房间。晓兰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家庭情况都和阿姨说了一遍,阿姨只是听着,什么都没有说。最后对晓兰说了一句:“孩子,阿姨不强求你,你能不能看上我们家和石城,都是你们的缘分。如果你能答应,阿姨感激不尽,不答应,阿姨也永远不会怪你,你能来,我很高兴,家里情况就是这样,他爸刚走,这孩子从小感性的很,但心很细,脆弱,不过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都会过去,慢慢好起来的。”阿姨说到这里,取下眼镜,擦了一把泛红的眼眶。晓兰心里酸酸的,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即使和石城没有结果,也会和阿姨发生一点什么,她让自己心生暖意,也让自己心生疼爱。好像自己和她之间不是今天才认识,而是认识了很多年,甚至有一种冲动,要保护她,替她擦眼泪,为她除忧伤。

晓兰和石城懵懂的感情到这里结束了,从那以后他们再没有见过面,也互相没有任何音讯,直到今天,这个俨然是一个大男人的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晓兰的心里除了莫名的感伤,已经产生不出其他的情愫来了,因为他有了远在安徽的二柱和自己心心念念的儿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