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黑龙江丰收节

丰收节到了,黑龙江在庆丰收。黑龙江地广人不稀,瑷珲、黑河、孙吴那一线,我还专门走过。同样的黑土地,同样的秋光,吉林沉默,必须沉默。文学也是人家黑龙江的有名啊,《呼兰河传》的作者萧红黑龙江哈尔滨人啊。长春的伊通河居然没有人给作传。

秋分提早,9月22日就结束了。秋分和丰收节错开,似乎预示着什么。公主岭老家那边的玉米全倒了,颗粒无收。我们坐在洁净的教室里,体会不到欠收的苦,沉默是最好的选择。四体不勤是病,信口开河谈农业就是精神病。

改造多少次的people大街也难免积水,秋光、秋雨,还有秋蚊。考上的,考不上的;求学的,路过的,在这条大街也没留下什么痕迹。倒是有一批人在没完没了地讲解伪满的历史。没忘记就不算背叛,问题是从日俄帝国主义手里夺回的土地,建设不好怎么办?永远是年复一年的热闹,日复一日的人流,看着别的省在前面,庆这、庆那。

我们从小都是消费者,现在还是,消费了一辈子。丰收,有些学者论文丰收,无关民生——承认自己的不足吧,改悔起来更慢。台风,三次台风,给振兴的规划蒙上了一层阴影,接下来还有人要加速离开吉林不成?再次祝福黑龙江同胞。寒秋一过,就是严冬。对自己,求笔下不要减产,求餐桌上少些抱怨。

司机随笔《呼兰河传》的图片 第1张

司机随笔《呼兰河传》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