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再见了,最后的金水老街

秋天似乎是一个适合离别的季节,伴着绵绵细雨,伴着清冷萧瑟。而在我们的工作日程里月底就要将一百多户老百姓搬离金水的这一条老街,于是在这样一个离别的季节,我思潮翻涌,然而看见老百姓们明亮宽敞的新居,我翻涌的情怀仿佛奔腾而去的金水河,远方是长江的交汇处,未来便是波澜壮阔!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金水镇距县城35公里,108国道和西汉高速公路穿境而过;金水河流经到金河口与黄金峡二十四滩之一的金镏子汇合,经过瓦滩、锅滩、渭门,到达安康、武汉,最后注入长江。小镇的街道依河而建,一座大桥穿河而过连接着附近的大小村落,桥下便是碧波荡漾的金水河,沿河座落着一排排青砖红瓦的民居。街道依山傍水延绵数里,站在桥上眺望,远处云雾氤氲缭绕在层层山林之间,宛若仙境,近观一抹抹青葱触手可及。这里的春天永远是山花烂漫的小城别苑,秋天是落叶金黄的丰收胜地,夏天是驱车纳凉的好去处,冬天是永不萧瑟的油彩画卷。而最美的便是夕阳下的金水河,水面放佛跌落了一片片金黄色的鱼鳞,波光潋滟中蜿蜒的奔向远方。它奔腾的节奏时而缓慢时而湍急,像久违的高山流水曲,黄昏时一片片火红的夕阳在天空化作彩色的云海,伴着绵绵青山,伴着袅袅的轻烟,伴着青砖红瓦,直至沉寂到夜色深处……。这里祖祖辈辈的人们便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小镇上。而随着我们的库区移民搬迁工作的渐入尾声,昔日繁华的街道已经渐渐的隐与历史的帷幕深处。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小时候爷爷在镇上的供销社工作。记忆里镇上的街道并不长,爷爷一锅烟的功夫我便从街头走到街尾。街边就是爷爷工作过的金水供销社,供销社主要分收购门市部和百货商店。路边还有国营食堂、国营药店和邮电所。方圆几十里村子的人寄信件、发电报、打电话都在邮电所。有的村离镇上远所以天不亮就跋山涉水的到镇上来办事,但是对村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每逢三、六、九去镇上赶集,我们也叫做“逢场”。赶集的那一天就是镇上的交易日,虽是赶集但更像是节日,也是这里最古老的交易生存方式。四面八方的村民背着自己家种的山药,养的土鸡,种的粮食,还有板栗,核桃,等等,买了换成钱,然后再去镇上的商店里卖衣服卖生活用品。集市很小,但是所有季节能看到的农家产品应有尽有。大姑娘小伙子更是穿戴一新招摇过市,说不上还有相互看对眼的,再让媒婆上门去提亲。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那个时候金水中学和金水粮站都在闫坪,有一个圆柱形大粮库,现在依然存在。八十年代末,金水粮站从闫坪搬迁到简庄河。九十年代初,将金水初中迁移到金水油坊湾。在简庄河,还修建了一座小型水电站。最热闹的便是每年年底腊月,街上更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自西汉高速建起,交通更加便利。临近的村落,外地游客都汇集在此,遇到三六九逢场更加热闹。什么土鸡土鸭、土猪肉、核桃板栗、香菇木耳、土蜂蜜、土山药对城里人来说都像宝贝一样。记得上学以后,为了吃到街上一位老爷爷打的“罐罐馒”我就跟同学组团坐着几块钱的班车从城里去金水买,只为吃到五毛钱一个馍馍,那馍馍金黄酥脆的外壳,甜丝丝鼓鼓囊囊的肚皮裹着红糖芝麻,吃在嘴里满满的是老街甜蜜的回忆,丝丝缕缕裹着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

 

随着改革步伐的加快深入,引汉济渭惠民工程的实施,金水集镇的整体搬迁已经进入尾声。我们移民工作者面临着沉重的搬迁任务,而老百姓们则面临着故土难离的心结。于是一次次促膝长谈,一次次语重心长的劝导,山山峁峁里留下了我们移民工作者泥泞跋涉的脚步,挑灯长明的夜里是我们和老百姓们并肩作战的身影。满山遍野洒下了村镇干部的汗水,他们一次又一次做着同样重复的工作,风雨无阻。

 

我记得街上有一户独身老头,年纪也大,镇上的干部上门做了很多次工作老人都不愿意离开,单位的同事三次上门协调无果。后来一个深夜,我们的主任带了两个同事踏着夜色亲自到老人家里做思想工作,一边帮老人家搬家,一边慢慢疏导情绪,给他的新居挂窗帘,又帮他安顿锅碗瓢盆,最后老人才终于安心。移民工作像一个无形的前线,那里有困难那里便有我们的身影。无数次的劝离过程中,老人们的眼里除了对老屋满眼无尽的不舍和留恋,还有对移民工作者深深的敬意。他们吧嗒的老旱烟里,丝丝缕缕飘的都是乡愁。

 

昔日的繁华犹在,但是老街却老了,朱红的门板里坐着形色沉凝的老人,他们三三两两簇拥在一起诉说着过去。褪色的墙砖上挂着旧时的广告牌,一块块用毛笔书写的牌匾见证着历史的痕迹。街边老式的缝纫机、理发店,依旧人来人往。鞋匠,铁匠从未停止手中的伙计,也许他们将会是这条街最后的手艺人。背着背篓的老人,蹒跚在这条走过无数次的街道,也许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经过这条熟悉的街道。而终将迎来的便是都市化的集镇和美丽祥和的家园。这一切仿佛瞬息万变,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推向巅峰。陈旧将被更新替代,落后将被文明替代。而最终人们要去向的终点就是一个更高级,更文明,更现代化的集镇,将一切便利,优越展现在眼前。

 

拆迁进入倒计时,绵绵的秋雨似乎在诉说这条老街的故事,勤劳淳朴的村民们在雨中配合着搬迁队伍拿起最后一件物品,他们带走的是家,带不走的却是满满的回忆。轻盈的雨落在残垣断壁之上,像老人们无声的泪水,连尘埃都隐入历史深处,没有一丝涟漪。街头留着房前的最后几根电线,曾经息壤的街道剩下一片空旷和宁静,仿佛在静静的呜咽,这一章此刻被历史翻过。村民们在无数的回眸和恋恋不舍中跟着搬家的车队奔向新的家园,他们没有迟疑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向前走,生活才会更加美好!

 

为了支持国家建设,金水人民付出了艰辛的代价,为了更美好的生活,国家为人民建设了更宜居的家园。故土从未远离,只是建设的越来越美好。乡情从未流逝,而像奔流的金水河长流不息,街道迁址,山河依旧。不变的是金水人民永远齐心协力支持国家建设的决心。不变的是金水人民努力建设家园的信心。不变的是他们将与我们同在,同心同力,不畏艰难。

古老的金水街历经岁月的洗礼,终于投入现代工业文明的怀抱,汇入建设时代的滚滚洪流。悠悠金水河见证着金水镇的巨变!迎接着未来更崭新的时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