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父亲的稻田

在郊外的山脚下,偶然发现一片稻田,顿觉心喜。山清水秀,稻穗泛黄,山雾缭绕,甚有一番江南风景,想起稼轩“稻花香里忆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思绪飞回三十年前父亲的那片稻田。
灞河从村北边经过,由东向西,五八年村民在村东的灞河边上兴修水利,修了一条拦水坝,经过老炼,从老炼西边分为两路,一路从村东经村南绕到村西北角,一路经村北我老屋山墙外到村西北角,然后两水汇合,又汇入灞河。
就是这灞河水滋养着村里的几百亩农田,只要灞河水不断,我们村粮食就有大丰收。村里的男娃从来不熬煎订不哈媳妇儿,村子周围十里八乡谁有女儿要找婆家的都托熟人在村里打听看谁家男娃还没找下媳妇儿。路上常常听到有人问:“把娃给到阿达咧”?对方回答:“给到河灞孙呀咧”。那声音里常常充满自豪感!
十三岁那年,村里实行了联产乘包责任制,原本村北的那片生产队里的水稻地分到了各家各户,我家那块分到了我尊奇哥家山墙外,离我家大概五十米远。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图 | 锦秋醉蓝田·王顺山景区

父亲视这块地如生命。
农历四月份是稻子育苗期,父亲就早早的把秧地收实的平平整整的,上面铺上一层头年冬天就准备好的牛粪,然后给里面放上水,等水渗完后,再把闷在大铁盆里的刚刚蹦豆的稻种撒在里面。
撒种可是个技术活,稀稠要拿得住。父亲是个老行家,遇到播种季村里大多数种子都是他撒的。这几天他也就显得特别的忙,常常东家拉西家叫的,父亲也显得特别自豪。
稻种播好后,管理就是关键。一是要看水,不能断水。断水后稻种出芽就成问题,二要防止鸡,鸟,鼠类等偷吃种子。自从稻种下好后,父亲就没睡过天明觉,每天天不明就起来要给秧地放水,要是起的迟了上游谁把水先截走那秧苗就要干旱了,天明时就有鸟雀等飞来偷嚼种子,父亲就一步不离的在地头守着,吃饭的时候都是和母亲换着吃。
我说:“咱绑个稻草人吧,那样就不用老守着了”,父亲说:“没用的,现在这巧儿狡猾的很,就不害怕,这两天是最关键的时候,一旦秧苗变绿,长一寸高就不用看了”。

有一次放学,父亲临时有事,让我去秧地照看一下,远远的就有一只“金鸟”在偷吃种子,我拿出弹弓,瞄准打了过去,那“金鸟”头一歪倒在地里,脚在使的蹬着,翅膀在水里扑愣捕愣的打着转转,我急忙跳到秧地里。
鸟是被抓住了,可留下了长长的两行脚窝。父亲心疼了好多天。
父亲爱他的稻田。
常常把土地安排的扎扎实实,一时也不让闲着。水稻的前茬是要种上大麦的。
收完大麦后,父亲就用牛把那片稻地犁一遍,然后放上水,先把那地边用脚踩实了,一防漏水,然后用锨把那地畔修成鱼脊状,抹的光光滑滑的,再套上耱把地耱平。我常常赤脚跟在父亲身后,在水里抓“土狗娃”,还有那“金牛”。不大功夫就能抓一塑料瓶瓶。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图 | 蝼蛄 老家叫土狗娃儿 专吃稻根

父亲收拾过的稻地就像一面镜子,能装下蓝天和白云。
那一次甚至有只鹰从稻地上空飞过,一个猛子扎到水面,差点摔死,我问父亲:“地里啥也没有,那老鹰抓什么呢”?父亲说:“它恐怕是把照在水里的影子当猎物了”!

为了错开活路,稻子都要在开镰割麦前移栽完毕。
栽稻子是个大工程,左邻右舍都会来帮忙,栽完这家栽那家。男人在地里栽,女人则在秧地里起苗,娃娃们腿脚灵活,也不闲着,在田埂上跑来跑去,运送着秧苗。老把式栽稻子是不用线的,栽过去左是行行,右是样样,稀稠拿的好。二把手就不行了,栽上的稻子扭七列八,拿这头看不到那头。
父亲是个爱好的人,他老是提前就崩好绳子,让这些人顺着绳子栽。我也下地学栽了几次,手没丟离秧苗就漂上来了,父亲说我方法不得当。父亲说要用大姆指、食指和中指捏住秧苗的根部,把秧苗插进泥里,然后用手把泥抹平,把根埋住,秧苗就不会漂上来了,我试了几次,还真是。
小麦收割完后,捞头遍稻子是最要紧的活了。父亲常常穿上个大裤头跪在稻田里,像老虎一样向前爬行着,不时的抓一把杂草扔在了田埂上,头上的汗水顺着下巴滴在稻田里,还不时的用手拍打着腿部,我问父亲:“爸,你打啥呢”?父亲说:“有马蝗”。
有一次爸捞完稻子在渠边洗腿时,腿上还有一只马蝗,已经有一小半截都钻到肉里了,父亲并不害怕,他用手在马蝗上拍打了两下,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马蝗拽了出来,那马蝗被拉的好长,父亲的腿上留下了个洞,朝外还冒着血。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图 | 早些时候河里的水还没有被污染 水田里青蛙很多

晴天在旱地劳作,下雨天也不闲着。父亲常常在下雨天披上塑料纸,头上戴一顶草帽,弓着背就又去他的稻田里了,母亲常常做好饭三番五次的喊他,他才回来,回来还训母亲,嫌母亲爱唠叨。
有天夜里下了大雨,电闪雷鸣的,父亲一轱辘爬起来,戴上草帽就出门了,母亲问父亲干啥去,不要命了。父亲说害怕大水下来冲毁水口淹没了稻子,就这样在大雨里整整守了一个多小时。
父亲的稻田里栽好稻子后,就有成群的蟾蜍和蜻蛙在稻田里安了家,稻田仿佛成了它们的乐园。傍晚时候,那稻田又好像一个大舞台,蛙声四起。一个叫起,就有千百个跟上来,真可谓千呼百应,此起彼伏。
走在田埂上,就有蜻蛙蹦上脚面,然后又跃入水中。那扑棱着翅膀从水稻的行间穿过的肯定是“水鸡娃”了,你看不见它的影只能是看见两行稻子在动,由近及远。稻田里有鱼也有虾,特别是那成群结队的蜻蜓就像是过庙会一样在头顶飞来飞去,好不逍遥。
稻花飘香的时候,村子就笼罩在淡淡的稻香里,一缕缕香气沁人心脾,心况神怡。
秋天,是父亲最高兴的时候,父亲把金黄的稻子砍回家,放在门口的大场上,全家人围在场中间那个碌碡上,每人拿上一把,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重重的摔在碌碡上,那稻粒就被摔了下来。我们摔着,父亲坐在旁边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当时没有先进的脱粒工具,我们也只能采取这种原始的方式了。虽然苦,但我们快乐着!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图 | 打稻子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我婆是最会办事的一个人,她也并不闲着,她用簸箕揽些稻子,咯拧着那碎碎脚,坐在门口的柿子树底下,用手揉起来,一会儿功夫,那白生生的大米就被我婆揉出来了,她簸了簸,簸出稻糠,就端回屋去了。母亲说:“你婆这是要给咱用新米做饭了”。
不一会儿,婆就高兴的用碗盛点出来说:“这桂花球米就是好,做出饭,还筋道”。父亲高兴的说:“这品种好的话,咱明年可种这,我看这产量还不低”。如果有人过来,婆就把碗端到人家跟前,硬叫人尝尝。

有一天,上游办起了一个石英沙厂。自那天开始,河水就没清过,河里的鱼虾全部没了。有好多卡车和挖掘机拉着设备开进了河道,河里建起了沙场,沙石一车车运往外边,河床降低,水位下降,就连守卫村庄几十年的那道老链也一夜之间跨塌了。
村里的几百亩水浇地也变成了旱地。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5张

图 | 马刺沟口 远山为歪嘴崖

好想念绕村一周的那条水渠,还有那稻田里的蛙鸣,还有那金黄的,飘着稻香的父亲的那块稻田!

文:钢镚他爷
编辑:钢镚他爸钢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