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在甘南,为生命感受自由

安排了一场甘南之旅,纯粹是因为,假期有限,兰州往北走不了青海湖大小环线,三四天的假期,只好走入甘南。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对甘南的认知停留在“拉卜楞寺”,有寺,便有佛,有僧,在河西走廊这么一个中西交汇,文明交融之地,佛学兴盛在情理之中。飞机到达兰州,转自驾,当车辆离开高速,便邂逅了白塔,经幡,转经筒和那些陌生却让人肃然起敬的文字,猛地觉悟,邂逅藏区,这是藏传佛教,有别于敦煌等地凿窟造像的汉传佛教。

拉卜楞寺和郎木寺,是甘南地区第一大和第二大的佛寺,屋瓦上贴着金箔,熠熠生辉,金碧辉煌,而环绕这两个大寺的民房却是那么的破败不堪,说其破坏不堪,没有带有任何的贬义,只是在都市人看来,黄土房子的确需要修缮一下。不过,虔诚的信徒更乐意为寺庙添砖加瓦。

披着砖红色袍子的僧人是这里的一道风景,惹人情不自禁地行注目礼。年长的僧人,神情凝重却又和蔼,双手立一串珠子在胸前,一丝不苟;年少的僧人,稚嫩气尚存,在林间踢球玩乐,若不是一身红袍,与普通小孩无异。可他们究竟是在怎么样的契机,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会下决心断去红尘,披上这袍子,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大师”?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而顺时针拨动转经筒,是寺里常见的活动,可消灾避祸,而磕长头,一步一跪一拜,以膝盖为轴心,上半身在天空中划出一个扇形,然后整个人拜倒在地,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礼,虔诚的人们谨以此礼献给心中至高无上的信念,让人心头为之一阵。细想,一辈子时间很短,他们怎么就愿意献给佛了呢?而我们的一生又献给了什么?

导游说,佛诞节的时候,高原的斜坡会挂起巨幅色彩鲜艳的唐卡,山间云雾缭绕,仿佛是佛祖现身,讲经说法,诵经声在空气中弥漫回荡,此刻即便心中无佛,也会住进了佛,不禁感叹一句:“万物皆空,一切皆苦。”

离开了寺庙,我们在藏式小屋里住一宿,在木质藤椅上,喝一杯奶茶,啃一大块肉,快哉快哉。

第二天,我们的车开入了蜿蜒的国道,大雾弥漫,在车辆双闪滴答响声中,在我们紧张的祈祷中,一道阳光洒入,无垠的草坪在眼前铺开,雾散了,天空浅蓝浅蓝的,草坪浅绿浅绿的,让人情不自禁地大“哇”了一声。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茫茫的草原是牛羊的天下,天空中,雄鹰翱翔而过,湖水如镜,把天空照得明亮明亮的。游牧人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但以天地为家,在草原打滚,吃肉,放风筝,在蓝天白云下策马奔腾,这是何等的自由。

“这里的生活很纯粹。”我说。
十行说:“是纯粹的为了’生’而活么?”
我不置否,的确如此,放牧如农耕,都是为了吃饱,活着,如果说农耕是五谷杂粮把人圈养在某片土地上,那放牧就是被牛羊牵着鼻子走,阳光在云朵缝隙中划过一片一片草原,放牧者的时光也在一片一片草原中流逝。何况此情此景是在夏末初秋,冬天怎么办?高原的冬天寒入骨髓,得费多大的力气才可熬过去?

城里人的“生”活没有那么纯粹。要”生“得有吃的,有穿的,有住所,可繁殖下一代,同样是人的需求,放牧人农耕人循天道而活,靠大自然而活,“天”就是规矩。而城市人得间接靠钱来换,上班赚钱买吃的买房子娶老婆生孩子,不也是和他们一样,为了”生“么?不过在城里,就得循着点城里的规矩,那是“钱”这个中介建立的规矩。

村里城里都有规矩,规矩就是对自由的限制,而没有人喜欢规矩。

城里人也常抱怨生活无聊,要去“诗和远方”,甘南算是“诗和远方”了吧。可靠天吃饭,与天斗,是真得靠点本领。问我,农耕,会不会?不会。怎么播种?何时灌溉?如何施肥?再问我,放牧,会不会?更不会。别说挤奶,接生这些高级活儿,就连怎么牵着牛,都不懂。至于有多艰辛?可以问下村里的老一辈,看他们被茧缠绕着的手和像是被揉搓了上百次的脸蛋,一切在不言之中。

城里人,吃的有现代农业现代放牧业,一大早新鲜果蔬、现宰牛羊肉、鲜活海产品就亮相在家旁边的超市论斤售卖,穿的有现代纺织业,时尚瑞丽,住的有现代小区,水电网全覆盖,还冬暖夏凉。这些文明的进步是所有人的“巨人的肩膀”,让人们不再需要费时费力仅为“生 ”,省下来了时间与精力,有些人发挥更大创作力,创造更大的文明,而大部分人选择“享受”现代娱乐业,例如无目的地刷刷手机,但还是有很多空闲时光,只好发发牢骚“生活好无聊呀”。想到这里,不禁唏嘘。

车子进城了,来到了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这里有与北上广深同款商场,以至于我们想找在市中心找一家道地的西北牛肉面,步行了两公里走出了市中心。

我闷闷不乐:“这里的传统文化被资本主义攻陷了,还我草原!”
如果称十行同学是大师,不为过,他总能一语惊醒梦中人,他说:“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大商场不是很新鲜么?”

对呀!这城市四周都是草原,牧民偶尔进市里,看看好莱坞电影,喝杯港式奶茶,试穿法式高跟鞋,这不和我们大老远来寻“诗和远方”一样么?

活久了的日子,总觉得“城墙”里的规矩太多了,总想着逃出去,才有自由,而“城墙”外的人同样觉得这“城墙”碍眼,限制了自由,也想逃,殊不知,逃来逃去,自由不过是短暂的新鲜感罢了,甜后是咸,咸后是苦,不自由是常在的。

如果说“苦”是生命之真谛,那或许,佛学就是生命之”苦”的寄托,懂得了“苦”的本质但还可以坦然活着就是自由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这么说来,怪不得这里是藏区,人们信佛,让高原的长风把杂念带走,消散,好好活着,把一生献给我佛。

活在甘南,人是自由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