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土豆情结

在陇东地区,人们习惯的把土豆称为洋芋,其实土豆、洋芋、马铃薯是异名同物,是储存时间最长,烹饪花样最多的蔬菜之一。是超级的家常菜,因为它实在是便宜顶饱又好吃。土豆是由外国传入的,而土豆本身又成芋状,所以在有些地方就将马铃薯称为洋芋。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当地人经常用“洋芋蛋”,来形容当地男子。我觉得滑稽有趣。因为土豆圆圆的,浑身沾满泥土气息,一副憨厚朴实,令人喜爱样,形容西北男人真的是贴切,形象不过的了。

洋芋,几乎成了当地人的主食。人们对它,是有着亲人般情结。特别是洋芋煮熟时皮全部裂开,白的像棉絮一样,轻轻一剝皮就掉了。然后捣碎,拌上当地腌制的咸菜,熟油辣子,味道醇美。吃上一碗还想来两碗。那糊糊的洋芋片片,那薄薄的洋芋煎饼,那醋溜的洋芋丝,那洋芋炖鸡肉,还有那洋芋包子,洋芋丸子,洋芋不拉,其味鲜美,各具特色。除了鲜食以外,还可淀成粉子,加工成粉条,粗的,细的,圆的,宽的,窄的,韭叶状的…….那白亮亮的洋芋粉条,筋道,怎么煮都不烂。

三年困难时期,农民食用普遍困难,于是乎,就扛着镢头,在深山沟里开点荒地,种点洋芋,弥补食用。因为洋芋结实于土中,一般松鼠,山鸡糟蹋不上。而且省地,产量也高。记得我五岁那年开春种洋芋时,爸爸把洋芋眼子削得很小,将剩下的洋芋芯煮熟拿到街上去买,换点杂粮回来维持生计。每当洋芋煮熟时,我就馋涎欲滴,这时,妈妈悄悄地给我塞上两块。吃完后,我还偷偷地去摸,害怕被爸爸发现后挨打。以后我才明白,不是爸爸吝啬,而是家境所迫。有一次妈妈给生产队起洋芋,提心吊胆地在衣兜里给我揣回两个洋芋,切成片,在锅里烙熟,我吃起来觉得比肉还香,其中的乐趣我至今都难以忘记。那时候严着呢,如果被队长发现,是要挨批受斗的。妈妈为了孩子,冒着风险,可见用心之良苦。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待我渐渐长大,每到洋芋成熟季节,放学后,我便提着筐子去到生产队挖过的洋芋地里找洋芋,偶尔捡得一个两个,也是不起眼的小洋芋。有时在地头地边,杂草掩盖的地方也能刨几个大的,由此而兴奋不已,拎回家洗净后,趁妈妈生火做饭之际,塞进灶膛去烤,火燃旺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火堆旁的土豆,还不停地拨弄翻腾,烤熟后成为我的专利。有时迫不及待,洋芋烤得半生不熟,从火中刨出来,吹一吹上面的灰,急忙下咽。烤洋芋越小越好,大的费时间。它比煮上的、蒸上的更好吃。脆中带绵,香气扑鼻。

爷爷给生产队推油的那段日子里,我把洋芋拿到油坊的油锅里去蒸,油锅里蒸出的洋芋更有不同的味道,洋芋不管怎么弄熟,都吃不腻人。不像如今的孩子,贴近不了大自然,也就感受不了像我这样的童年乐趣。

即就是在生活富裕的今天,洋芋依然为西北人的喜食之菜,让人们的味蕾走马灯似的享受着真香。不管在城市饭馆,还是农家小舍,无一次洋芋被剩而撤下餐桌。

直至现在,我仍然喜欢种洋芋。开春后挖好地,上足粪,点下籽,埋窝起堆。每到夏天,那紫色的洋芋花在空旷的天空下,在绵延不尽的山岭映衬下,它的美如此令人惊心。仿佛是荒漠中的一片绿洲,带给人希望和憧憬。

“洋芋花的美不是颜色的媚。它的骨子里,有一种倔强与固执。只有这样的倔强与固执,才能在贫瘠的土地上绽放出生命之美。那是一种力量的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