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

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年我上初三,住校。爸妈出外打工了。我周末放假的话就去大姐家。有时候想回家里看看,就自己回家住一晚。

一个周末我和大姐说了一声就回家住了。那会是夏天,雨水多,我家院子里长起了荒草,还有几只癞蛤蟆。我把癞蛤蟆扔出院子,拔了草,下午在二叔家吃了晚饭,和二叔二婶聊了一会家常,就回家睡觉了。

天很热,床铺上一股发霉的味道。我不想在床上睡,于是在客厅搭了个地铺,在地下睡。睡地下开灯不方便,睡前我把手电放在了身边。很快便睡着了。

半夜,我被雷声吵醒了,好大的雷声。在我们家乡,我们管比较远,声音不打的雷声叫雷,我们说是“打雷了”;那种非常近、又响又震的雷我们叫“呱啦”,我们说是“打呱啦”。“呱啦”大概是霹雳的意思,“打呱啦”很让人害怕。而那天夜里,电闪雷鸣,“呱啦”不断。

我被雷声吵醒了,醒了醒神,知道是外面下雨了,而且在打闪打雷。我有点害怕,毕竟还只是个半大孩子,而且家里只有我自己。我睁开眼睛,黑!除了有闪电的时候,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城市的朋友体会不到什么叫做伸手不见五指。城市里有路灯,有广告牌,有各种灯光,即使没有月亮的晚上,夜依然很亮。但在农村不同。农村没有路灯,没有各种灯,夜里除了月光和萤火虫(夏天),基本没有别的光了。在没有月亮的晚上,真的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曾亲自试过。夜里睁开眼睛,把手伸到眼前,真的什么也看不到。就这么黑!

我有点害怕,不敢睁眼睛。人很奇怪,害怕的时候闭上眼睛就不那么害怕了。我闭着眼睛躺在哪里,毫无睡意,硬挺着。忽然我感觉有水溅到脸上。一滴,一滴。我一下子想到了小时候看的电视《聊斋》里的情节。一个书生夜里伏案读书,忽然有血滴落到书上,抬头一看,梁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一想这情节我更害怕了。“不会有颗人头吧!”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是房顶漏水,是雨水。我家房子是平房,但由于工程问题(我爸兄弟几个自己建的),房顶有一道很细的裂纹,下大雨房顶水多的时候就会漏水。

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聊斋》里的情节,忍不住的害怕。我躺了一会,又想到下午和二婶聊天时,二婶说汪家坡(邻村)前几天有棵大树被雷劈到了。“当闷(可能)有精灵(妖精),要不老天爷不会劈。”想到这我又害怕起来。外面的“呱啦”仿佛就在头顶上爆炸一般,离我是那么的近!“呱啦啦!呱啦啦!”又响又震!我想着得把电闸扳了,省得引起雷击。但是我又害怕,不敢起来,甚至不敢睁眼睛。

踌躇了一会,我终于鼓足勇气爬了起来,打开早就在手里握着的手电。我先是用手电照了一下我的地铺旁边,果然是一小滩水,就是这水溅到我的脸上的。我又照了一下房顶,有水渗进来的湿痕。这么一来我不那么害怕了。我壮着胆去电闸那里扳掉电闸,继续回去睡觉。但我不敢在地下睡了。我抱着被子回了卧室床上。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我怎么也睡不着。我又胡思乱想起来。“打雷的时候妖精会钻到人的床底下躲着,这样老天爷就不会劈了。”一想到这我又担心我的床下躲着个妖怪。“真躲着个妖怪的话雷会劈过来的,它哪知道这里还有个人,那我也会被劈死。”我一面害怕妖怪进屋里来,一面害怕自己被雷劈死。如此我哪能睡得着。

躺了一会我觉得这不是办法,害怕也没有用,还吓的睡不着,不能怕了。我就想:去他妈的!爱劈不劈!爱有没有(妖怪)!真有雷劈过来我也没办法,去他妈的吧,不管了!劈死拉倒!睡觉!爱咋地咋地!我这么想着,听着外面的雷声雨声,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天已经亮了多时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