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晋城的地标

山西晋城最繁华的城市广场上立着毛主席挥手的站像,老人家很齐整的穿着大衣,显出巍峨。

那是那个时代艺术家的想象作品,毛主席是个很少受服装束缚的人,也很少这样摆姿态。

四十多年前每个城市的显要处都会矗立着这样的雕像。

一九八零年是个界点,随着时代的渐进变化,取而代之的是标价昂贵的广告牌,和那些不知所云的所谓现代雕塑。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晋城的这座塑像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底座很仔细的重新装修过。

雕像很干净,没有风吹雨打的沧桑、斑驳。

 

毛主席像曾经是非常神圣的物件,即使是因不慎造成的失敬,轻则批斗,重罚就要坐牢。

我们家四十多年前就曾为一件事情非常犯愁,春节前清扫墙壁,二哥粗手粗脚的将中堂的毛主席标准像给弄破个洞。

母亲大惊失色,赶紧闭门、拉窗帘。

与父亲商量半天,最后不知是如何非常小心的悄悄的处理掉的。

 

改革开放冲刷与颠覆了毛泽东时代的很多标记。

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开始,到“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之论深入人心,一路充满破除文革禁忌的坎坷和艰难。

 

我不知道大陆的大大小小城市毛主席像是以怎样的方式消失的,至少该没有了我们家那时的的战战兢兢。

这是一种毋庸置疑的历史进步,把一个仍旧活着的人物抬举到令人无比敬畏的高步,很盲目很惶恐很热烈的跟着他老人家的指挥棒转,那么多年几乎要窒息一个民族的理性思考活力。

 

广场上一个长者很恭敬的站立着,用手机在给毛主席像拍照,看模样是本地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如果以年龄推算,毛主席神化最甚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该是个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那个年月的这个岁数的毛头小伙子,对毛主席的崇拜可以到为他去献出生命的狂热程度。

也正是这一代人,初高中开始闹革命,造过反,下过放,改革开放后大部分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最后沦落到下岗或提前退休回家。

 

市场经济严酷的现实,使得毛泽东时代成为一种让人十分怀念的岁月符号。

他们永远将自己和那个时代的记忆绑在了一起,它深深地钻入进了他们的内心,他们无法适应如今的生活方式,这里面缺乏伟大的理念,属于集体的目的模糊不清。

那是一个稳定而安全的世界,他们怀念它的确定性,人与人亲密无间,没有金钱和权力的等级差异,偶有贪腐,也是过街的老鼠。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这首一度唱遍大江南北的红歌,此刻听,正摊特朗普们张牙舞爪的兴师问罪于中国,更显气壮山河。

 

吃咸菜、啃窝窝头,那日子确实苦,但毛主席却能让一个民族苦得无比自豪、无比雄壮。

 

广场上也有零星的外地人站在晋城的毛泽东像跟前留影,因为像这样大张旗鼓的毛泽东的印迹现在成了稀罕物。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我们这代人对毛主席的情感是非常深厚的。

哪怕父母是旧时代军警和知识分子,他们为此大半辈子都在付代价,活出谨小慎微,甘愿被社会边缘化而不能如愿,每次来各式各样的所谓运动,都要提溜提溜你、糟践糟践你。

哪怕意识到那是一个给你父母带来耻辱印记并不断制造磨难的时代。

毛主席让我们打小就可以不费脑筋的在教室里念书,屁颠屁颠的学工、学农、学军,最终装了一肚子草;改革开放以后,富了有权的,暴发了混世的,我们这些个过去叫草民的百姓现在叫草根。

我们怀念毛泽东的时代,站在毛泽东时代的宣传画里,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农民兄弟受人尊敬,全国人民学解放军,有权的挂着大牌子游街,混世的要么被枪毙要么吃牢饭,尤其是那年月的粗茶淡饭吃着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不放心的。

如今毛泽东的小铜像与假文物、假珠宝或是民俗人物混杂在一起,成了商品,活过毛泽东时代的人看了会以为不敬,会痛心。

其实恰恰相反,在我们这个可以任意制造历史人物雕像的时代里,商人们把毛的雕像保留下来,是因为毛主席仍旧有人偏爱,他能卖的出去。据说毛主席的挂像放在车里可以保平安,有民族主义情绪的人仍然对他无比尊崇。

 

夏日夕阳柔和的洒落金辉,毛主席以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伟人身姿站在晋城的城市广场上,似乎仍要指明方向,或是接受人们的膜拜。

 

八十年前,陕北一处最偏僻的窑洞边上,裹着白羊肚毛巾的一老汉用当地曲调预言了一段中国历史神话:“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这曲调后来成为圣歌,中国第一颗卫星上天传的就是这首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