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城市的同质化是审美灾难

初春的清晨,很难得会遇上一个晴爽得如同清秋的好天气。

竟无雾霾。

蓝天俏丽,不冷不热。

沂水是个小县城,小得如同袖珍。

东南西北走不远,就到城边了。

这里的春天到得比较晚,四月末了,春意还没有热热闹闹的显现出来。

 

依老习惯,早晨四五点钟我便起来,用脚步去量每一个我到过的地方。

城市还半睡半醒着,没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装扮,它就是女人未梳洗、未美容的原版。

 

在街上走一段竟恍惚起来,街面的地标建筑看着眼熟,就像恒大、国购那样的整齐划一的房子给你的相似度。

和中国所有正在呈现出迅猛发展态势的县城一样,处于沂蒙山区腹地的沂水也是高楼拔地而起,野心勃勃却又是千篇一面的追逐大城市繁华与时尚的劲头。

那气度又很像一群穷小子,原先一直没有钱,现在兜里头有几个了,腰包鼓起来,就都不约而同的在破烂的粗布裤子上,买一件鲜亮而过时的西装套上。

一群人就这样穿给你看。

这就是目下的中国五六线小城镇,千城一面,千篇一律。

双胞胎可爱,千胞胎就可怕。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从如此破落的所谓高等学府的门户前,你能鲜明感受到此地发展的畸形;该繁华什么、不该繁华什么的理性,早已经被追逐政绩与GDP的狂热淹没了。

人人都在制造、获取看得见的功利。

现在去吟唱“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似乎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高楼广厦的轩昂早已经遮蔽了其背后脏乱的窝棚,如同上海、北京、深圳以及在世界各地大肆购买奢侈品的富豪们,似乎只有它们才代表了崛起的世界第二经济体中国一样。

 

宽广的马路,沿街的高楼大厦,每一个城市都在做着这样的绣花枕头。

那绣花就像是机绣的产品,眉眼、针线、走样皆极为类似。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香港城”这个已经土得掉渣的老派时髦,在都市里早已悄然无声息的香奈儿,甚至包括在日本本土已经倒闭的八佰伴,却成为这个小县城的品牌主流。

而许多孩子记忆深刻的参加高考忍痛花费住过的县城很有名气的好旅店,却在小城时尚的大潮中,沦为“下岗”之列。

富有地方色彩的餐饮品牌,却是从古代的遗迹里扒拉出来的很短的历史悠久。

 

我的老哥老姐姐们依然活在与繁华欲望无干的安静、简单、朴素却又衣食有忧的画面里。
很多人熟识的那些个闭着眼可以来回走的街巷不见了,我们喜欢的甚至因囊中羞涩而眼巴巴干瞅着的小摊小铺消亡了,城市居民最可珍贵的历史记忆被所谓的只有共性、乏缺个性的现代化剥蚀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县城最热闹的地段,在大城市里已销声匿迹的过时的明星要来助兴的商业活动正隆重筹备中,一个新的沂水正高调诞生。
而我们熟知的中国的那些最古老的小城市,负载着中国市民文化与历史记忆,以及浓烈的地方特色的小城小镇,却一一的死掉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