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多么令人怀念的夏天

司机随笔的图片

俄罗斯的艺术家只要夏天去乡下,就会灵感爆棚,不管是普希金,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或者契科夫。某年暑假,我去乡下的老张伯伯家里呆了一阵。(感觉自己和文豪又近似了一点。)

那时候,老张伯伯有一间三上三下的小楼,院子朝南,地面做了水泥硬化,东首是秸秆扎的草垛,西侧是砖砌的小房子,住了三四头羊,十几只长毛兔,另外养了两只鹅看院子。

猪圈在房子后边,隔几座房子,部分是半开式的,部分是全封闭的。

老张伯伯家那时候种稻谷,一年两季,暑假里刚刚好第一季稻割下来,第二季秧插上。大人们到田里撒化肥打农药,小孩在院子里晾晒稻谷。

一个城里来的小屁孩当然只能做个跟屁虫,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吃完早饭,我就跟在莉莉姐姐——老张伯伯的小女儿——后边,亦步亦趋,寸步不离。

莉莉姐姐大我五岁,早上先到菜园里摘长相不好的豇豆茄子,喂兔子,再去打草喂羊,最后煮些猪食喂猪。

做完这些就到了晌午,这些劳作我都不喜欢,猪圈羊圈都臭得要命。不过羊如果外出吃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羊低着头吃草,吃一会抬头咩咩咩叫两声,再一会就屙屎。羊屎又黑又圆,两粒间有若隐若现的丝连着,就象拉了一串项链。

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