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卖烤羊肉的毛胡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毛胡子90年代初开始在武宁路北侧真如西村公共汽车站卖烤羊肉。

毛胡子一般在别人下班的时候出摊。

只看见车站上站满了一排排等公共汽车的人,在他们旁边,横七竖八停了好几个摩托车自行车,还有老老小小一圈人站着的。

大家都围着毛胡子,等着他抽出一只手来收走钢镚,再等着他从摆成扇形的一把羊肉串里抽出来自己的那份烤肉串。

公共汽车们刚刚好就能避开吃肉的人群,稳稳的停下来,载上一车一车的乘客走了,完全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毛胡子是一个有点卷发的矮胖男人,颌下留一把络腮胡子,夏天穿衬衫的时候,敞着胸,胡子和胸毛混在一起,我有时候会想是不是脖子短的缘故。

据说毛胡子在新疆呆过十年,有人说当兵,有人说犯了错误,在上海也没有个正经工作,推个自行车在路边烤羊肉串。还有人传说可能是因为在新疆呆过,他才有神秘渠道搞到好吃的牛羊肉,也算是不二法门。我估计他是知青的可能性更大。

那是一个一串羊肉两块钱的时代,都收钢镚,像我这样的小姑娘,一串就能半饱了。

也有一些大汉,十块钱纸币买五串,再到后边小店里买一个小号的红星二锅头。

有些人会买啤酒,还有些人会买一斤装的大瓶二锅头,这都是少数。

啤酒要押金,麻烦,不是江湖豪客所为。买大瓶二锅头的人爱的是喝酒,吃肉只是点缀,常常只买一串羊肉,毛胡子并不喜欢这种,如果再发点酒疯,更让人讨厌。

毛胡子买的第一只手机是厦新的,绿色镶水钻的翻盖手机。

九十年代中,买手机是很拉风的,刚买的时候,毛胡子逢人便会吹嘘,他和老婆如何把藏在床底下的装满了一元硬币的布袋子用自行车推到店里交了两千多块钱。在这个故事里,毛胡子想要表达,一是钱不能存银行,家里床底下最安全,二是没有他老婆同意,他钱送不到手机店里。

讲完买手机的故事,毛胡子会煞有架势的表演打手机——拨电话的时候,翻盖上的水钻会一圈圈的发光——等电话拨通,毛胡子大声嚷嚷羊肉快卖完了,让他老婆赶紧送点过来。

毛胡子有一个独生女儿,现在在真如也有几家叫“毛胡子牛羊馆”的连锁小店,武宁路北侧真如车站站上的是老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