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爱上馄饨

“能出现在你餐桌上的定是美食!”一众好友如是说。其实我想说:“美食于我是一个益友,一味良药。”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着实记不清第一次吃馄饨的具体时间,反正已经有好多年了。那几年,为了生活奔波忙碌,也是因缘际会,我带着叛逆期的女儿漂流到了灵寿古镇去求学、求生存。为了女儿上学方便,就租住在镇中附近的一幢家属楼里。为女儿做早饭也就成了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

 

一个初冬的早晨,因为前一天晚上和几个客户言谈小酌,醒来感觉胃里很不舒服,似乎全身都没有力气,不仅不想准备早饭,还特别希望能喝到一碗现成的、滚烫的小米粥。不忍心叫醒还在甜睡的女儿,内心和身体同时挣扎了一下,起身洗漱,决定到外面转一圈儿,顺道买早餐回来。

 

走出家属楼不远就有一个早点摊儿,竖在路边的大红牌子上写着馄饨、豆腐脑、油条、烧饼,简单明了,挺好!省了我左挑右拣,其实我当时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这家的豆腐脑未必比老家的老豆腐好吃。”反正就是为了图轻快省事儿,所以就对老板说:“麻烦给我煮一碗馄饨吧,就在这儿吃,暖和一下。”馄饨很快就端上来了,我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勺汤送到嘴里,来不及品咂味道,只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流快速冲进我的胃里——说不出的舒服和满足,我突然就想到一句话:“一个人的时候,心和胃总要有一个地方是满的。”

 

索性放慢了速度,开始非常淑女地细品这碗馄饨。清亮亮的汤里漂着绿莹莹的香菜碎儿和香油圈儿圈儿,看着就让我心生欢喜;汤味鲜美,酸咸刚好,我觉得是紫菜和虾皮起了提鲜的作用;应该还有胡椒粉,看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吃馄饨》时,还不知道有种叫胡椒粉的佐料,这一碗馄饨为我补上了一课;馄饨皮儿透明到能看清肉馅儿的憨态,咬到嘴里却是出其不意的筋道。

给女儿打包回去后,女儿也是连声说:“好吃,好吃!”

在他乡,那个初冬的早晨,我就这样轻易地爱上了一碗馄饨。

 

那几年,每当我熬夜看书或是不得已有应酬的时候,第二天早上的一碗馄饨就成了我最好的陪伴。有时竟是非常依赖,路边的一碗馄饨就能治愈我低落的情绪,让我重新回到现实中,继续打拼,继续在酸甜苦辣中品味生活。

 

但是,爱上馄饨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家包馄饨,或许是担心做不好而失去一个“绝美良伴”,失去一个习惯了的“依托”。

 

直到今年,在这个特殊的漫漫“寒假”里,我跟所有的人一样被无奈地囚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忙碌”着:我和女儿一遍又一遍收拾着家里的每个角落;阳台上的花花草草被我修剪得虽叶子稀少却也不失鲜绿旺盛;衣柜里的衣服几经拿出又原样放回;厨房里的一应灶具被反反复复洗刷擦拭;各种食材、各种会做的能做的饭菜都尝试过了以后发现生活仍不能回归正常时,顿觉毫无乐趣……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终于有一天,好友群里的“美食家”晒出了一排儿排儿他自己包的馄饨,一个个像金元宝一样整齐排列着,煞是馋人。我霎时来了精神,大声喊着女儿:“闺女,闺女,咱们也包馄饨吧!”女儿从书中抬起头来,悠悠地看着我,缓缓说道:“您这是又闹哪一出啊,您是吃过馄饨,爱吃馄饨,但您包过吗?馄饨皮儿哪来的?方的还是圆的?佐料有哪些?”说完后就又回到了她的书里面,独留我怔在当场。

终于决定自己做馄饨了,认真请教了美食家,他不仅详细说明了工序,更是贴心地拍了他包馄饨的视频发到群里,方便我们大家学习,也就差手把手教我们了。我这才知道馄饨皮儿是方的,而就在小区门口的菜店随时都能买到,不禁汗颜。包馄饨的手法有很多种,我就学了好友包的这种元宝形的,寓意多精妙!馄饨馅儿比起平常的饺子馅儿来要更加精细一些,甚至精致。而我最在乎的却是馄饨汤的调制:香菜、香油、胡椒粉、精盐、醋、味极鲜、上等的紫菜和虾皮,缺一不可,最重要的是量的把握一定要精准,为此我专门准备了一个汤匙,来确定一碗馄饨汤所需佐料的多少。

 

大张旗鼓过后,看着女儿端上餐桌的馄饨,一时竟不敢去品尝,我不怀疑美食家的教程,也不怀疑我在这方面的学习能力,但是我知道,我真正担心的是害怕找不到最初的那份感觉,或者是感动。女儿看出我的犹豫,说:“肯定比你吃到的第一碗馄饨味道更全、更美好,我保证!因为这是我用心陪你一起做的。”低头看着碗里绿莹莹的香菜、圆圆的香油花儿、一个个慵懒的馄饨、还有紫菜和虾皮儿亲密得相随相依——一种久违的满足感不期而遇。我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急不可待,也没有像后来很多次那样为了治愈而去吃一碗馄饨,在女儿鼓励而又期待的眼神里我喝下了第一口汤——就像是女儿说的,真的,很美好!

 

这么多年,习惯了把一路颠簸交给一碗馄饨,被迫让一碗馄饨帮我承载了很多心力交瘁下的无能为力。而似乎就在这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