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三十五)

         买来的媳妇(二十二)
二柱和良子刚刚过了晓兰上吊的那棵树,就听到背后传来晓兰的哭声,接着,苹果,橘子,花生等从晓兰家的石台阶上往下滚。二柱转脸想回去,良子拦住了他,舅舅拉着一步三回首的外甥就这样跌跌撞撞的下了山。
小镇上只有一家简陋的小旅馆,还没有饭食可以提供,他们也没有找到吃饭的地方。房间在二楼上,窄窄的木楼梯呈六十度左右的角上去,感觉两个人都不能同时上,随时都有被踩断的危险。上到二楼,正对着楼梯的那一间就是他们的房间,房间门左手边是公共卫生间,纸篓里的各种便纸扔的到处都是,一只只绿头大苍蝇在纸篓里横冲直撞的飞。楼梯口的右手边是另一个房间,里面昏黄的灯光从门缝里穿出来,照在二柱的脸上,二柱的脸色也变得昏黄起来,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舅舅,要不,我留下来和晓兰一起照顾她的家人,等过几年再回去吧。你看晓兰也挺为难的。”二柱坐在床上,和舅舅商量着。
“你觉得可能吗?”舅舅慢条斯理,连看都没看外甥一眼,拍打着裤角上面的灰尘。
“怎么不可能?你自己回去就行了,给爹娘说一下不就行了?”
“我把你带出来,如果我一个人回去了,你娘你爹不得和我拼了。”说到后半句,良子面带笑意,好像在说着一个哪里听来的笑话。
二柱半天不做声了,也许是饿了,二柱侧身躺在床上,胳膊压在头下面,慢慢闭上了眼睛。
小镇的夜好静,临街的窗户打开着,除了偶尔听到的一两声狗叫,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倒是隔壁房间里传来一男一女的窃窃私语声,后来没有了说话的声音,紧接着又传来另一种暧昧的声音。二柱顿时烦躁起来,重新坐起来,对舅舅说:
“你自己在这睡吧,我回晓兰家去,实在不行,我就留下来不走了,你回去转告爹娘,保重身体,看好小杰,过几年我们就回去。”二柱说着就开始穿鞋准备马上要走。
“坐好,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吗?说的简单!”舅舅语气有点严厉,二柱只好走坐下来。
“那你看现在究竟要怎么办才好嘛?”二柱也生气的把脸扭到一边。
“让我想想!”良子说着抽出一根烟扔给外甥,自己也顺手点上了一根。爷儿两个在屋里各怀心思的抽着闷烟,谁都不再说话。这个夜是那么的漫长,在这异地他乡,连良子都感到了一种无助感。让二柱留在这里,显然是不可能的,家里老人岁数都这么大了,随时都有可能走,小杰那么小,万一两个老人有一个出了任何状况,那个家就不好运转。
晓兰这边,看来这趟就想带走也是不现实了,现在晓兰爸爸连面都不让他们见,难度可想而知,还有,这是在人家的地盘,刚才出村时村里人的表现就是他们对这件事的态度。他们就两个人,人生地不熟,满眼漆黑,想从这里带走晓兰,无异于虎口拔牙,简直比登天都难!良子的心有一千个念头和想法,也有一千种结果,他不能给二柱说,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外甥顺利带回去,还和姐姐。他甚至有点后悔自己做出的带二柱来贵州的决定了。
“睡一会吧,天亮再说。”良子说完,连打了几个哈欠,意味深长的看了二柱一眼说:“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你睡里面,我在里面睡不着。“二柱倔强的样子让良子好像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小时候,那么可爱和有个性。
“好吧,好吧,你睡外面。赶紧睡吧,不要胡思乱想,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明天看情况,有舅舅在呢,怕啥呀?”良子说完这句话没有两分钟就开始鼾声如雷,这鼾声一起,对睡不着的二柱来说,小镇就开始变的不再安静了。
连天的奔波真的是太累了,倒头就没了影,良子的这一觉睡的酣畅淋漓。等他自然醒来的时候,早已日上三竿,刺眼的大太阳把大半个房间都照的通体透明。用腿在床上划拉了一下,没划拉到人,再划拉另一边还是没有人。良子猛的一个激灵,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批上上衣,手提着裤子就开始往楼下跑去,昨天战战兢兢上来的木楼梯,这时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老板,老板,看见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大男孩了吗?”老板正在旅馆的大门口站着。
“天刚亮就出去了,说是去买早饭了。我正在想呢,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你这儿子是不是有点缺心眼,我看他眼梢不大活络,呆呆的,会不会找不到回来的路。”老板一脸茫然的看着良子,他以为二柱是良子的儿子。
“有几家卖早饭的,远不远?”良子急切的问道。
“就一家,在东头大桥西边路南旁。”
没等店老板说完,良子推出老板放在墙角的破自行车就出了旅馆的大门。
大街上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老板说的那家卖早饭的铺子就两个人在,一个是老板,另一个是老板娘。老板守在外面,老远看到良子骑车回来,慌忙迎上去:
“师傅,包子还是油条?”
“老板,跟你打听一下,天刚亮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外地小伙子到你这里来买饭?”
“没有,今天早上来的都是妇女,没有后生!”
良子拍了一下脑袋,好像想起了什么,掉头飞一般的向旅馆奔去。
二柱到晓兰村子的时候,路口还没有上人,他感觉自己很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步,顿时信心百倍,走起路来也觉得格外有劲。
快到大树了,二柱忽然发现树下面坐着一个人,乌黑的长辫子盘在脑后,头深深的埋在两个膝盖间。
“是晓兰!”二柱认识妻子的长辫子。他轻手轻脚的慢慢走过去,挨着晓兰坐了下来,扳过晓兰的肩膀,靠在自己的怀里。
“我知道你不会走的,我坐在这里等了你一夜。”晓兰不用猜就知道丈夫来了,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二柱的脚步声。
二柱用力把晓兰捂住脸的两只手掰开,他看到了晓兰肿的像桃子一样的两只眼睛。二柱紧紧的把妻子搂在怀里,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颗颗往下掉。
“不要哭,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都已经不哭了。走,跟我进屋找爸去。”晓兰拉着二柱的手,正要往家去,却听到了二妹妹惊恐的哭喊声:
“大姐,二姐,你们快来看,快来看看爸爸怎么了?”
晓兰二柱听到喊声,飞一样的向家里跑去。
“晓兰她爸喝药了,听说是老鼠药,头脸青紫,口吐白沫,怕是救不过来了。”
“都是闺女给害的,听说爷两昨天闹半夜,晓兰差点又来树上上吊了。”
……
村里的人又津津有味的议论起来。
村口的路上,女人越聚越多,男人都在晓兰家院子里。离镇上太远,村里特殊的地形,连一辆拖拉机都没有,村民们急得团团转,二柱和晓兰也没有一点办法,姐弟几个围着爸爸的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司机随笔的图片
接来的赤脚医生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正在这时,一辆小面包车缓缓从大路向村子驶来,车上坐着心急火燎的良子。良子意识到二柱一定是来找晓兰后,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晓兰家,无论如何要带走二柱,旅店老板就帮他找到了这镇上唯一的一辆面包车。
“多亏了你了舅舅,不然,我爸真怕撑不过去。”一直到午饭后,晓兰爸才醒过来,痛苦的左右摇着头。但是医生说,暂时脱离危险期,人没事了,晓兰才舒了一口气。
“二柱,我能跟你说的,信上也都说了,你现在也来了,情况就是这样,我对不起你。”晓兰避开弟妹和良子,把二柱拉到一旁,说到这里,早已经泣不成声:“二柱,我保证,保证三年以后一定回家,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补偿你和老人孩子。”晓兰的眼神里满满的期待,她感激着二柱千里迢迢来看她,又觉得自己愧对了二柱的劳苦奔波,况且爸爸连家门都不让进。
“晓兰,我想好了,我打算留下来和你一起照顾老人和弟妹们,等他们大了我们再回去。”二柱用力的握了一下晓兰的手,坚定的说。
“真的?”二柱的这个决定是晓兰没有想到的,她简直不能相信的耳朵。
“真的!我已经给舅舅说过了,让他回去给爹娘说,注意身体,照顾好小杰。我们过几年就回去。”
“爸,二柱答应留在这里和我一起孝顺你,照顾弟妹们,你看行吗?”晓兰迫不及待的拉着二柱的手回到病房,附下身子高兴的对爸爸说。
却见晓兰的爸爸把脸转向了里面,面无表情,就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二柱,你出来一下。”
“舅舅,什么事,你就在这当着晓兰和叔叔的面说吧。我都给晓兰说过了。”
“你……你和晓兰都出来说吧,老人刚醒,不要打扰了他休息。”良子真恨不得抽二柱两个耳光,“真是长了本事了”!良子狠狠的瞪了一眼二柱,转身先出去了。
良子站在窗户边,掏出一根烟,吸了两口,又焗灭了。他此刻心里异常的烦躁,这个结果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绝不能把二柱留在这里。
“舅舅,你说吧。”晓兰怯生生的声音,站在良子的面前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良子有再大的火,也不能冲着外甥媳妇发,这是作为一个长辈最起码的品质。
“晓兰,我和二柱来了这一趟,心里就踏实了,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孩子,我绝不会看错你,你作为女儿,主动想着为父亲分忧,想帮助父亲照顾几个年幼的弟妹,足以说明你的善良孝顺,这方面舅舅真的很佩服你,你留在这里,过几年再回去,我双手赞成。”良子知道,目前想劝走二柱,只能从晓兰的身上找突破口,晓兰要求留在贵州的行为,也的确让良子感觉到晓兰的博大胸怀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所不具有的。
“我妈妈死了,父亲身体不好,我作为长女,几个弟妹的大姐,我真的不忍心丢下他们,舅舅,你能理解我,我感激不尽。谢谢舅舅。”晓兰的话有情有理,无论都道德仁义哪个方面讲都无懈可击。
“二柱呀,相对于晓兰,你就差的远了,你刚才对晓兰说的,要留下来和晓兰一起照顾这个家,你征求过晓兰的意见了吗?枉你和晓兰一起生活了几年,晓兰会答应让你留下来吗?”
良子说到这里,不说了,把话抛在这里,留出足够的时间让二柱和晓兰慢慢消化。其实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这个办法好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听天由命了。万一二柱不愿意跟他回去,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身后传来二柱和晓兰的小声的说话声,良子装作漫不经心的从窗口看着窗外,其实内心里翻江倒海,早已经是七上八下,时刻不得安宁。他只想尽快的带着二柱离开,以防夜长梦多。
“二柱,舅舅说的是对的,你不能留在这,家里还有老人孩子,万一有什么事,那两老一小怎么办?你回去吧,把老人孩子照顾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们的时间还长着来,三年,三年还能等不起吗?”
“可是,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离你这么远,万一你这边有个什么事,我也照顾不了你,一封信都要在路上跑个十天半月,我……”
“二柱,你回去照顾你的老人,就跟我留下来照顾我的老人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我们两家离得近,完全可以一起照顾,现在的情况,想两家老人放在一起照顾是不可能的,二柱,我再想和你在一起,也不能让你背负一个不孝的骂名,反过来,我也一样,二柱,你懂我意思吗?”二柱懂没懂晓兰的意思良子不知道,但是良子听到这里,心却一下子舒坦了起来,他从内心里不由的赞叹:“这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顾全大局,有情有义,实在难得!”这番话胜似三春暖,良子的一盘棋也算活了。
“晓兰呀,舅舅通过这件事情,更加坚信,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你刚才的话舅舅都听到了,舅舅谢谢你的懂事!二柱,晓兰爸爸脱离了危险期,没什么大碍,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来了好几天了,回去路上还要几天,估计你娘在家早已经吃不好睡不好了,来日方长,晓兰,等你能回去的时候,给二柱写封信,舅舅还亲自过来接你。”良子发自内心的对晓兰感激不尽,晓兰的一句话,抵得上他说一万句。
“二柱,那你就和舅舅早点回去吧,想我的时候给我写信,我想你的时候也给你写信,三年的时间很快的,一眨眼就过去了。”晓兰故作轻松的笑着说,但是她始终没有抬眼正视二柱的目光,她不敢看,怕一看了,就会改变了注意,也怕二柱不愿意回去!
“晓兰,那你一个月至少给我写一封信,我回去也好好学写字,给你写信。”
“嗯,好的,我等着看你给我写的信。”
回去的列车上,垂头丧气的二柱一路也没有搭理舅舅,良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和邻座的几个人打着扑克吹着牛气皮,两天三夜的旅途很快也就过去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