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纸上春风

画家吴家琦身上洋溢着一种别异于他人的气质。

张此潜的望稼楼里头一面,按说对一位不喝酒的人很难留下什么印象。

但家琦兄例外,其外相儒雅而安宁。别人热闹,他的言语举止动静格外小,和我们这般小城人的粗糙、豪放恰成对比。

起初以为他是南方人,天生的那种细腻劲。他其实就出生在三矿,祖籍阜阳。

如果非要追溯南方渊源,就是他大爷民国时期在南京发达过,家里有过金陵的书香气息。

这样扯就有点牵强附会。

似乎偏要验证三矿的风水能滋养出小城人的另一种面貌,同样出生在三矿的家琦爱人刘老师,若端持出婉约的一面,也带有几分江南女子的风貌。

据说她的字写得也极为娟秀,亦有气象。

书画养育人,从老吴夫妇看,确有道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此潜兄任院长的黄宾虹画院淮北分院有个好院风,画家们经常在一走动,一起出去写生,合作作画,相互切磋。

彼此熟悉到能从一笔一划中认出其人。

 

家琦是九一零厂人,一辈子就工作于此,前几年才办了内退。

从矿务局内招开始上班,到企业内退结束。

九一零厂不管变成了什么称呼,小城老人还是喜欢它的这个老名字。

就像吴家琦的老三矿,张此潜的张大庄。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家琦的工作室就在他爱人刘老师办的心源学生之家那栋楼里,离九一零厂很近。

老式的房屋结构,里外两间都显不出宽敞,但叫家琦的字画和他喜爱的小玩意熏陶出素雅来。

有一种“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从容与自信。

 

家琦的画单纯、干净、安静。

一眼望过去,无论是工笔还是小写意,都是烂漫中含着恬淡,姹紫嫣红里带着孜孜不倦的用功和他内心的小情趣。

 

书坛画坛这些年异常欢腾,想方设法就要出头者不断制造热点。

简画流行一阵风,拙趣风行又一阵风。

不少画画的人惶惶不可终日,气喘吁吁的总也撵不上。

如今画画写字的最难的是定心与定力。

一心一意朝着自己的欢喜迈进,心有准绳而能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是我在家琦身上看到的“文质彬彬”。

书卷气、画卷气滋养出的斯文。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画家的气象投射到作品上,便是自己的风格,自己的面目。

 

初秋里酷暑仍在肆虐。

和几个画家看画、品画,出来便觉小城的天地一派清新。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