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雅俗共赏君子兰

时常想,君子兰,高贵、雅道,恐怕不适合我这类粗人、俗人伺养与欣赏。
但是,命运偏偏就让君子兰在我的茶室里、书案旁和阳台上安了家,且奇异般地旺盛成长。每至兰花竞相开放之时,陋室里的各个角落乃至书籍夾缝里都溢滿了兰花的芳香。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大约十年前,看《张学良传》。其中有一章节写他在台湾被软禁的岁月。戎马大半生,后而困居牢笼40多年。日子怎么过?无疑漫长难熬。是两件事让他得以解脱。一是加入基督教,天天诵经。二是栽培君子兰,忘我劳作,以兰为友为伴。诵经化人,养兰养心。一个本来狂放不羁的将军居然修炼成为看破〝红尘〞的虔诚教徒,台湾顶尖的养兰高手。后在美国度过他100岁诞辰。因此,他逢人便说他有两件宝贝如影随形,一是《圣经》,二是君子兰也。张少帅把“经”与“兰”平放于一起说,也实在意味深长。我之向往于君子兰,就源自于《张学良传》的这一章节。

真正能够如愿,还得看契机。2008年春天,济宁市领导志在必得〝山东省第21届省运会〞的举办权,那时仍盛行〝拉动经济增长〞的做法,类似省运会这样大活动对于济宁市无疑是不可多得的良机。没想到的是,撰写拍摄一部〝申运电视宣传片〞的任务却找到了我,并強调说要靠这部片子“先声夺人”。有趣的是,到我工作室下达任务的市领导,却意外地给我抱来两盆君子兰。更有趣的是,这两盆君子兰开花的当候正是我的申运片大获成功之时,实在是妙不可言。

仅靠这点点〝背景〞还不足以使我与君子兰结下不解之缘。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有时偶然性比必然性更具备不可逆转的后续力。巧在一次羊汤馆又与济宁市的〝君子兰大王〞刘清顺不期而遇,并肩而坐,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他与我年龄相仿,闯关东谋生直至改革开收后回归故里,仍然靠〝养兰〞为生,并承租300亩土地全部用于栽培品类齐全的兰花。以兰会友,似乎命中注定,恰恰就有那么一个懂兰花、惜兰花、爱兰花如命的人与我成为铁哥们。这次羊汤是啥滋味早忘了,但我们因羊汤而结缘实在是没耻难忘!
君子兰与我,便携手步入〝神交〞久远之途。

清顺兄定时来给我指教栽培技术, 我还定购了专门刊物,远“供”近“教”,理论与实践,双管齐下。浇水,施肥,换土,灭虫,都有一套讲究。开花时莫施肥,浇水时莫漫灌,换土时别伤根,用阿司匹林灭虫效果最佳,剩啤酒是上等肥料等等都充填着我的“新视野”。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奇特的“病危”到不可思议的“康复”,从浅黄颜色到墨绿色彩的转换,从叶肥到花香,从复杂到简单的嬗变等等都激发着我的“哲思”。等等这样,8年之后,我倒也成了养花、赏花、与花对话和以花会友的幸运之人。但,有时还要面对无法回避和拒绝的〝失落〞。我的莫逆之交们,时而会一时兴起,把我最珍爱的不知哪盆君子兰连拉带扯一抱而走。接下来,过不了多久,他们不是传来花被养死的噩耗,就是抱回半死不活的兰花“残壁归赵”,让我独吞〝舍与得〞“悔与愧”的苦涩。

就花谈花,还不是我写作这篇小东西的目的和动力。我想告诉朋友的是,几盆小小的君子兰而己,怎么能和张学良、省运会、刘清顺、闯关东、羊汤馆等人等事乱七八糟搅合在一起呢?风马牛不相及的种种俗事,我之这等俗人,怎么能和高雅的〝君子兰〞搅合在一起呢?然而,它偏偏就这样搅合在一起了,搅合得不离不弃、相得益彰、缠绵悱恻,搅合得时而回肠荡气时而暗然神伤!重要的却是,富贵与娇媚,大雅与大俗搅合在一起,居然还能成为朋友们常来观赏拍照乃至“抢花”的一处风景,总会让我受宠若惊恍兮忽兮,甚或莫衷一是无可奈何!因此,我发现,事无大小,谁都有可能穿越这个世界,甚或上至天文地理下至鸡毛蒜皮统统都“牵扯”进来,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还真够我思考一番的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