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当“谈情说爱”成为一种救赎……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觉醒来,己是子夜了。随手点了一下朋友圈,发现〝安源女〞长长的一段文字,其中讲她当时给我寄手稿时(”安源女的纯情述说”,长篇传记文学《大浪淘金》里的一个章节)不巧被其丈夫发现,大闹大吵,租房搬出去住,一个月又回来等等。当时,她还是毅然走向邮局寄出手稿,坦然坚挺着让丈夫把气煞完,支持我完成了这部在创业界影响较为广泛的企业家传记著作。她曾坦然地写道:不要说青春年少,人生的全部旅途上谁都难免情感的波动,何况那个年代即使有“贼心”也没“贼胆”啊。饮食男女,谁不食人间烟火······,大概意思就是如此吧!“安源女”的文笔、品格和胆识都让我十分钦佩,她的“述说”也为我的作品添彩不少。

看到她的这些文字,又让我想起了著名艺术家乔羽讲述的一个故事。〝文革〞轰然爆发初期,他和一群臭老九(大都是诗人作家戏剧家)被关进牛棚里。每天都被红卫兵折腾得狼狈不堪,厄运突如袭来,大家都很害怕,怕没完没了,夜长梦多;怕被戴上坏分子、反革命这类帽子;怕家人受牵连,怕摧枯拉朽的“打倒”风潮对他们带来更大的灾难!一个个〝怕〞字弄得有些人吃不下,喝不下,夜夜不睡觉,一夜愁白了头,有的几近崩溃。只有一个人却整天乐哈哈的,这个人就是时任中国民族歌剧舞剧院院长的塞克,他是著名诗人、词作家,电影艺术家,《救国军歌》《二月里来是新春》等作品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他还是这堆臭老九当中资格最老的老革命。曾是毛泽东高度信任的大知识分子。是他的一个办法解救了这些难兄难弟。什么办法?他只要逮住机会就大讲特讲自己的〝恋爱〞故事,浪漫蒂克,他曾经向往革命逃往苏联,后来又投奔延安,漫漫征途上与各种各样的女人“邂逅”,其间发生的“恋爱”故事曲曲折折緾缠绵绵,动人魂魄,超凡脱俗,其中有些故事肯定是杜撰的,但却听得这些臭老九们个个精神抖擻,英气勃发,喜笑打闹。男人们,又是一堆大才子们,谁没有类似〝往事〞呢?单恋,暗恋,苦恋,生死之恋,尴尬之恋,滑稽之恋。正说,戏说,调侃,乃至瞎胡闹,互相“揭发”……于是,被关押的日子成为了他们的“爱情故事会”,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就连看押他们的军代表都着了迷,还偷偷的去为这些臭老九们买香烟,弄好吃的,给他们的家人来回传送信息,好让他们放宽心地讲述各自一唱三叹的“恋爱故事”!

“谈情说爱”帮助臭老九们度过了一段苦不堪言的岁月。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无论是书上的,还是生活中的;无论是自已的,还是别人的,只要是美仑美奂的爱情故事都被他们照单全收,一一演绎,精采至极,几乎完全忘却今夕何夕。当然,乔羽在他的一首歌词里发出的却是另样的感慨: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牛鬼蛇神倒比那正人君子更可爱……
老先生这哪是歌唱呢,他戳穿的是这个戴着假面具的虚伪世态……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