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孙女笔下的菊花

昨天上午,孙女要去郊区写生:画菊花。一家人都跟了去。从画画的角度来看,她才是主角。她爸爸妈妈,奶奶和我,都是配角。我还自讨名份:小画家助理。
孙女画画儿,我总爱跟着。提着凳子,端着水。有时还得替她拿着颜料捉着画笔。从她4岁学画起到现在11岁了,我还是喜欢跟着。跟着一个学画画的孩子,从学油画、泥陶到学素描、线描,跟的是什么呢?一种趣味儿,童趣儿,还有小孩子们画画特有的逗人景象。一群和孙女一般大小的孩子,闹喳喳,喜哈哈,追逐打闹,然后画画儿。融入这种气氛中,俨然画中人物,返老还童,俨然“世外桃园”。老年暮气一扫而光。快乐感,嫉妒感,幻觉感,一齐向心头涌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不习惯于将画画儿叫“美朮”,其中的感觉是前者才有孩子气,接地气儿,后者太规距了些。好像画画与生俱来属于孩子,属于童心和童年。
这次写生,是由老师统一组织的。把孙女送入写生现场,我们就得离开。济宁市会展中心,年年这个季节都搞一次相当规模的菊展。趁着孙女画菊,我们便融入游客人流去赏菊。满眼都是看不尽的菊花啊。看菊花,发感慨,摆姿势拍照,顺口咏叹有关菊花的诗歌,或编几句顺口溜,大人们的这一套越弄越复杂,哇塞,0K声一片,特像演戏,直至哭笑不得,稀里哗啦。而孙女画笔下却只有一盆渐渐“开放”的菊花,一笔一画,一涂一抹,包括她着上的颜色也是淡淡的,滋滋润润的,全是干干净净的童心。
我们跑来跑去,大脑里留下的是一片片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菊花,而孙女趣味盎然画出的却是一株“绽放”于画框里的菊花。大人眼中的菊与孩子心中的画,都是各自的心“读”出来的“花”朵,哪个才是值得喝彩的“艺术”呢?当然我会倾向于孩子们这一边······

让我收获到饱满喜悦的,不仅是我们的赏花,也不仅是孙女的画花。还有她当晚的一篇日记呢:
写生
背上画板,装好画笔,再拿上小板凳,出发!终于等到一年一度的廖沟河菊花展,我又可以去写生了!
我们写生时是面对面,一人照着一盆菊花画。
天有些冷,有些花瓣已经被风吹落了,时而与地面亲吻;时而停在花杆上歇息;时而又拂过我的额头,又抱紧我的头发,不愿松手。空中弥漫着让人陶醉的菊花香味儿。
开始讲课了,老师拿着笔,托着画板,说“画菊花一定要由疏到密,颜色由深到浅,疏密有致,深浅有度!”
我找到我的“模特”——一朵淡黄色的菊花。我打算先用黑色的记号笔把菊花大小不一的轮廓构画出来,但这一点也不容易!弯着身子的细细花瓣让我画的粗大有力,该大的却很小,该小的又太大。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一朵娇艳欲滴的菊花才在我手里诞生了。接下来就是叶子,比菊花也好画不了多少,好看的锯齿状叶子被我画的此起彼伏。不过看上去很自然,爷爷说“叶子似乎比花儿有生机”。
然后,我把花茎“接”在菊花上,接下来,就是上色了!我把彩铅盒里所有深浅不同的黄色都挑了出来。按从里至外的顺序上了不同的黄色,又将茎和叶子涂成深绿色。一幅画才算完成了!
我仔细欣赏着那朵淡黄色的菊花,心里的感觉是:自己画的菊花儿好像比摆那儿的菊花还美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