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桑溪曾家湾放牛趣事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每听到小孙女朗诵这首古诗时,就想起小时候放牛的情景,那些发生在牛背上的故事就浮现在眼前。

六十年代,正值文革时期,学校都停课闹革命,大部分孩子在家没事,一到农忙季节,大多饲养员都要投入到农忙季节的劳动中去,我们这些小孩在就成了临时放牛娃。

 

当时我的老家桑溪镇杏树岭村坪上土地相对集中,面积大,所以大部分耕牛都集中在坪上,有四个牛圈,四十多头牛,我们十个小放牛娃在一个大人的带领下就组成了一个放牛团队。

我记得那些牛特别乖,到了放牛的时候,我们小孩子就一人骑一头牛,哼着只有自己能听得懂的歌谣朝山上走去,用小手轻轻拍打着牛的脊背,或是用棕树叶子做成的拂尘驱打着牛身上的牛氓和蚊子,牛儿很舒服地驮着我们慢悠悠地往山上走。

我们的头是一个有趣的老头,名叫何义德,由于排行老幺,人们就叫他何老幺,我们尊称他幺表叔,他爱牛如命,视牛如亲,四十多头牛的个性特点,他如数家珍,他负责放养的牛个个膘肥体壮,油光水滑。他用废旧的锯片弯成一个三角形,在装上木把,放牛时总是别在腰上,等牛吃饱了,他就给它们刮身上的蓖虱子,牛儿闭着眼睛伸长脖子很受用的让他轻轻的刮,等的不耐烦的牛儿用舌头舔他的腿,用头轻轻的蹭他的屁股。他笑嘻嘻的说“别着急,一个一个来。”牛儿好像能听懂他的话,干脆卧在他身边,静静地等他来给他们刮。他还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一肚子有趣的故事,搞笑的,让我们常常捧腹大笑;恐怖的每每使我们吓得往他的怀里钻。最让我佩服的是他随手掐一片草叶放在嘴里,就能吹出悦耳的山歌调子,那样的高亢嘹亮,那样的清脆悠扬,我曾请他教过我,可是到现在也没学会。

 

我们家后面有一个好长的山梁,叫曾家湾,那里地势平坦,牧草茂盛,还有大树遮阴,也是两市三县的交界处,一个三棱型的山尖形成了自然的界牌,东北佛坪,东南石泉,西边洋县。三县的放牛娃都会把牛羊赶到这儿来放,因此就有了牛吃三县草之说。三县的放牛娃经常在一起放牛,大多时间是很亲密和谐的,但是放牛娃的幼稚野性,也偶尔产生一些不愉快。比如他们在我们不远处放牛,我们就互相用放牛娃的山歌挑逗对方,这种山歌调子很简单,歌词是现编的,都是挑逗嬉笑意思如:对面坡上啰一条梁啰,龟子娃儿啰把牛放啰,你牛儿放成啰骨头架哟啰,羊儿放成啰光腔腔哟啰。来取笑对方没把牛儿放好。对方如果也会唱,也就用山歌回应。当然我们只是唱现成的,何老幺表叔编一句我们唱一句,但是从来不辱骂对方,只是开玩笑而已。对方那是我们的对手,每次都是无歌以对,败下阵来。对方输了心里自然不服气,好长时间不和我们一起放牛了。幺表叔还自夸说,他能唱三天三夜,歌词不重复。我们更加佩服他了。三县的牛赶在一起,牛儿之间恃强凌弱也是经常发生的,惊险刺激的斗牛场面至今难以忘记。

我们牛群里面有一头牛,身材搞大,深黄色的皮毛,两根长长的犄角尖锐锋利,十分好斗,只要老远看到有牛或是听到牛叫声,就会嗷嗷直叫,四蹄刨地,用锋利的犄角顶地,然后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向有牛的地方奔去。我们把它叫“烧料子”。有一次我们正在曾家湾放牛,佛坪的放牛娃也把牛赶来了,这时候被我们“烧料子”发现了,长嘶一声,竖起尾巴,撒开四蹄只向对方扑去,哪知道对方的牛群里冲出一头长角健牛来,那头牛体型硕大,健肌丰满,两头牛斗在一起,开始各有胜负,八只蹄子刨得尘土飞扬,好一场鏖战。双方的放牛娃表面在驱赶,实际在观战,希望看到双方的胜败结果,两头牛都累得口吐白沫,但是各不相让,难分高下。后来我们的那头“烧料子”终因力气不支败下阵来,对方那头黑色的牛把我们的那头牛一直赶了好几百米远才罢休。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佛坪的放牛娃高兴的狂蹦乱跳,大喊:坪上牛,不中用!坪上牛,不中用!真的把我们气得半死,我们幺表叔也气得骂骂咧咧:“烧料子东西太不争气,光惹事不中用。”看到对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我们半天无精打采,连话也不想说。到下午快要赶牛回家的时候,幺表叔突然眼睛一亮,“娃娃们,别生气,你们忘了我们还有一头更厉害的健牛了吗?”我们一听,异口同声地喊到“没娘娃!”。

这头叫“没娘娃”的牛是我们的标兵牛,刚生下来几天,牛妈妈就摔死了,看到这头牛犊子,长的十分可爱,队长就特意让幺表叔专门照看它,就给它取名“没娘娃”。幺表叔简直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孩子,那时候买不到奶粉,队上就提供黄豆,做豆浆喂它,俗话说没娘的娃儿天照看,这小家伙长的越来越壮,特别讨人喜欢,稍大一点,就喜欢我们骑它,走出牛圈,只要用手在它身上轻轻一拍,它就静静地站在哪儿等你来骑。长大了更是十分威武雄壮,一身枣红色的皮毛,油光铮亮,两只粗壮的龙门犄角更增加了几分凶猛的气势,宽宽的“布袋”,高耸的峰包,紧促的腰身,丰满的健肌,柱头般的腿,小盆似的蹄子,发威时吹胡子瞪眼样子,叫人望而生畏。但是性格温和,犁田耙地非常听话,人们常说的“千斤犁头万斤耙”,但在它眼里不费吹灰之力,只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才能驾驭得了它,一般的人是撵不上它的。一般情况下从不惹是生非,但是谁要是挑逗它,打起架来从不含糊。这几天一直在耕地,没有在一起。想到了它我们似乎看到了雪耻的希望。幺表叔说明天它就休息了,我们让它好好休息,用最好的草料喂它,让它休息好了,养的精神了,再去和它一决高下。

计划好了,我们特别照顾那头“没娘娃”,白天把牛赶到草好的地方去放,晚上给它上夜草,还在草料上洒上盐水。这样,半个月下来那头“没娘娃”长的膘肥体壮,非常精神。那一天我们早早的把牛赶到曾家湾梁上。佛坪的牛还没来,我们的牛在灌木林里悠闲的吃草。大概一小时后佛坪的牛来了,那一伙放牛娃看我们也在那里放牛,十分得意。我们也看到了打败我们牛的那头牛也来了,它一看到我们的牛,哞的长嘶一声,向我们牛群狂奔而来。就在这时候,我们的“没娘娃”突然从一棵马桑树后面窜出来,直向那头健牛猛扑上去,一下子把那头健牛顶得后退了几丈,顿时,一只长长的犄角被顶断,血淋淋地耷拉着,那头牛见事不好,准备逃跑,我们的“没娘娃”猛扑上去拦腰一头挑去,硬是把那头牛甩出去一丈多远,那头牛一个侧翻,倒在一棵马桑树上,马桑树被压断,再也爬不起来了。那伙放牛娃和我们都吓坏了,赶快把我们的“没娘娃”赶开,我们七脚八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头牛扶起来,那伙放牛娃无话可说,灰溜溜地把他们的牛赶到别处去了。我们高兴得跳起老高,上前轻轻地抚摸着我们的“没娘娃”。“没娘娃”还余兴未尽,打着响鼻,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那群牛远去的地方。回想起刚才的斗牛场景,那头牛折断的犄角样子,倒下去爬不起来的情景,真的让人后怕。幺表叔说没事,是他们的牛找我们的牛打架的,况且这在我们洋县的地界上。后来他们一直没来曾家湾放牛,我再没看见那头被打败的牛,后来听幺表叔说那头牛没事,只是成了“独角兽”,没有了往日威风,干活也老实多了,叫我们的“没娘娃”给制服好了,听了这话我才放下心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晚上我把斗牛的事告诉了的队长我的父亲,还详细描述了我们的“没娘娃”凶猛、勇敢。本想着让父亲也高兴一把,哪知道父亲沉下脸狠狠地骂了我一顿,说牛是农民的宝贝,是帮我们犁田耙地的,万一打伤了咋办。最后还问了我们“没娘娃”受伤没有,我感觉出来了,父亲嘴上在骂我们,实际上也有一种得胜的快感。第二天,父亲见到了幺表叔,也批评了他,说“这几十头宝贝交给你,是大家对你的信任,你可要多操心,娃娃不懂事你是老饲养员,不管哪方的牛受伤都不好”。幺表叔心服口服承认了错误,听说还专门看望了那头牛,还向人家饲养员赔了不是。

“羡尔无知野性真,乱騒蓬发笑看人,闲冲暮雨骑牛去,肯问中兴社稷臣。”这是放牛娃真是生活的写照。如今,农村人口越来越少,加上农业机械化基本取代了耕牛,人们只好在记忆中去寻找昔日那种人欢马叫、牛羊成群的热闹场面了和放牛娃的生活乐趣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