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幽美成淑女的风景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对相山我现在是又爱又恨。
人满为患的时候,如同挤进大卖场。
很怀念它还是无A级荒山的旧时光,和三两个要好的同事来此地漫步,那些个安静得发闷的日子,你可以在此狂奔、吼叫。
那些景象就立在岁月的画廊里。

如今,这山几经修饰,已成为休闲、游玩、锻炼、恋爱的集散地,尤其是早晚或周末,满山遍林子的人,主干道人流似闹市。
未有禁令时,暴走团和广场舞大行其道。
好几次,实在耐不住那样的聒噪,半途折回。

也厌倦了外出旅游。
除非是淡季,那些稍有名气的景点,人流淹没了景致。
到了摩肩接踵的西湖,亦步亦趋的黄山,你会发现,旅游真成了“驴游”。
像一头被牵制了的驴一样,跟着人潮涌动。

心里渐渐就绝了旅游的念。
再不肯出门远行。

宁可闭着眼漫游到周边的野地里,去看那些闲懒得无人识的野花、野草,去享受那份静谧。

在那些减损了浮躁的安详里,从普通得平庸的景致中,发现了许多中国画的诗意。
比如看大五柳婀娜的水中树影,好像就是一幅画卷。
线条是如此之美,大家的行草逸风。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一直偏爱幽静。
像这样由桥而始,没于浓重与繁茂树荫里的小路,就如同懒散而温情的民谣一般,悠长的略带伤感意味的嗓音,把你的思绪领远。

早前的大五柳真是消停,景色最为秀美的季节里居然人迹罕至,几乎要人为她的美貌被冷落而鸣不平了
细想想,却又为她、为自己庆幸。

东方审美称美女为闭月、羞花,就是参透了闭月、羞花景致的妙处。
一旦这大五柳如西湖、黄山,哪怕成相山那样的锻炼热点,她就从此失去了闭月、羞花的韵味。

多少年来,大五柳一直就像是个养在深闺里的古典淑女。

不经意的景象,在她这里就是有味道。
沉舟侧畔于静湖,平添一份幽邃。

农家娃娃的戏耍,也给这有些破损的石虎,多增了一些生气。

在这个虎头虎脑的石猪跟前,你会为匠人充满情趣的把它放到一缕草间拍手叫好。

大五柳的湖心岛很标致,跟个鸭蛋似的卧于水中,岸上的柳树一头秀发飘逸,一派眉清目秀。

岛上景观以根雕作品为主,而且是依着原树的根干而创作,非常别致。

中国传统艺术最潇洒的是书法,它是中国人抽象意识、抽象表现的集大成。
意兴所致,狂放无忌。

绘画、雕塑则略有不同,它也重“意”,但前面必跟个“形”字,最大的局限就是这个“形”字,笔刀落于此,就被“似”字捆绑住了。

中国传统审美习惯很奇特,一方面它决不会欣赏毕加索的变形表述,在我们看来这就是一种扭曲;即便是印象派的作品,我们很多人也会因其对形的把握之模糊、色彩的张狂而摇头不已。
最大胆的画家,也得讲神似,似是根基。
另一方面呢,它又在行草、狂草里将抽象艺术发挥到酣畅淋漓的境地。

传统绘画、雕塑太讲求视觉的舒适。
其实细想,世间万物的形态哪里是我们想象的黄金比例构成的呢?即如人性一般,理想的、正常的是我们所肯定的,扭曲的也很多,而且也是客观存在。

我原先也不大喜欢脱形的作品,欣赏起来容易引发视觉紧张,诡谲怪诞。后来见到非洲大陆原始的木雕,毫无章法局限的的张扬,热情似火的夸张,赏玩着,心里无比舒畅。
大五柳湖心岛的木雕,让我十分欢喜。

对比着小城的中湖那个湖心岛。
似乎就缺个艺术的眼界和情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