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到底行不行啊——中国读书人的行动力和自我认知

行不行啊?实践证明,不行。陈独秀、李汉俊(1890—1927)、刘仁静(1902—1987)、李达(1890—1966),这些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要学识有学识,要激情有激情,甚至不缺少国际视野,有号召力。可是,他们没能领导中国革命。谁行,怎么才能行?大家都清楚后来的历史。

江西告急,壮士勇者,号召他们回乡抗洪。我认识一位很出色的博士,他在研究外国的救灾,日本的防灾国民动员。行不行啊,他学问很行。

我们还是认识到自己的渺小吧。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一年,我们去俄罗斯,在车上,俄国朋友的歌声不断,一曲接一曲。而中方,来自不同学校,不同专业,其实,同一学校,同一专业也是很难齐唱出来,就算齐唱出来了,也很难唱齐。该唱哪首?下一曲该哪首?这都成了问题。

抗洪我们真的不行,别在那里为自己省自己大学的那点事自我安慰了。自以为行的,疫情来了,写传染病防治史;洪水来了,写外国防洪经验;腐败太严重,研究国际上的反腐败。学者真行。论文何必查重。

以前,有人研究西南联大,参观西南联大,抗日战争时期(北大、清华、南开联合组成)我认为这不行。还是始于足下,目的是千里之行,点滴积累最管用,西南联大的故事拍摄了电影,那段历史好好搞明,旧址现场凭吊,挂上大师画像,再折腾,我们,不,我自己,还是腐儒一名。

中美关系最近变化很大。美国史学会的朋友没发言。我呢,几十年对中美关系没发言,现在让我说什么?知识分子的长处是教书,结果非要大搞学术工程,制造文化繁荣,其实是为了攀龙附凤。明白人会说,你们除了多认几个字,什么都不行。

洪水不退、疫情不灭,早已不提的是阶级斗争。腐儒、腐儒,早晚现形。严峻啊,动脑、动笔、动嘴,指挥脑、笔、嘴,靠的是健全的心灵。建设,哪怕是小小的建设,我们,不行也得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