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十一)

七月二十二日  星期三  (雨)

万晓兰标价三千,相比那另外两个,还是明显的低了。人贩子说过的话,再加上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想把说过的话拿回来重新说,没那么容易。但是他总是心有不甘,就尝试着跟他投奔的这家人说了自己的想法。司机随笔的图片

“大哥,我也没有贪心,就加五百就行。”人贩子明显底气不足,说话有点唯唯诺诺。

“那怎么行,都是乡里乡亲的,昨天都把价格打出去了,改不了,改不了。”男主人语气不置可否,摆摆手,转身要走。

“大哥,大哥,你别走,我们再商量商量,你看这样行不行,多的这五百块钱,我们平分,怎么样?”人贩子上前一步,递上一根烟,就手又给点上。

“就是不好说,你说让我怎么改口呢,大哥我也是脸朝外的人,这吐到地上的唾沫怎么再舔起来呢?你还让我做个二百五?让我想想…….”

看来有戏,人贩子又靠近一点,“你是村长,这么多年的老干部,这点问题对你来说还不是小事吗…….”

“呦呦呦,还糖衣炮弹我了,我问你,你是我,你怎么改?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先睡觉去吧,让我想一想。”村长不耐烦的打断了人贩子的话,斜睨了他一眼,满满的厌恶。

“你看能想想办法就想想吧,也不容易,千里遥远带过来,不知那一趟要什么时候,还不知道国家政策怎么走,我们也不亏呀,一个给我们提成三百块,风不打头雨不打脸,白捡的一样。”村长的老婆看着人贩子走了,伸过头来对村长小声的嘀咕说。

“你知道个屁,要不是你在我面前七说八说,我才不会招这号人,干这种事,我给你说,这要是出了啥事,我非把你皮扒了不可,你家七姑八大姨净是这种缺德亲戚,不干人事,把人家姑娘拐出来,人家亲娘老子怎么活?”村长逮着老婆不由分说骂了一顿。

原来这个人贩子是村长老婆娘家不知哪门子亲戚,自从丈夫做了村长,这村长老婆的本事是一天天的见长,今天指个桑,明天骂个槐,谁从她面前走不是低着头都是错。狗仗人势简直无法无天。

第二天天刚亮,村长开门就把二柱子的爹“开”了进来,原来二柱子爹下半夜就来村长家门口等了,生怕别人占了先,把他看好了的儿媳妇抢了去。怀里抱着一条香烟,天好亮的时候竟然打了盹,靠在村长家的大铁门上睡着了。看着连眼毛上都是霜水的二柱子爹,村长心里生出了一丝恻隐之心。这个人尽管懒,不喜欢干活,有时候还仗着自己读几天书为难自己,鑽几句让人酸掉牙的臭洋文,但是村里有个大么小事,这写写账心,循个旧礼啥的,真别说,还从不推辞,也许对他来说,那就是他自认为的自己满腹经纶的意义所在,英雄有了用武之地,那当然是有求必应,赴汤蹈火,鞍前马后,在所不辞。有时候遇到白事情,还真能充当得了村长的左右手,每到“请起”,“孝子叩谢”,带进客棚……..”等这样费力的活来了,二柱爹都是连忙抢了去,体贴入微的安排家主赶紧给村长泡杯茶,搬个板凳一边坐着,然后自己村长一般的喊起来。

“你这是干啥,这么早有啥话要说?”看着二柱爹怀里抱着的那条烟,还是前几天冯老七娘死时给的,和村长的一模一样。“我不也有吗,有事说事,这是干啥呢?”村长边说边往大路对面的厕所走去。

二柱爹茫然的站在村长家门口,看着村里的第一缕炊烟慢慢升起,那是自己的瘸女人起来做饭了,想到自己的瘸女人,二柱爹偶尔会有眼睛一热的感动。自己年轻时不务正业,东溜西逛,标准的“家活懒外活勤”,老婆从不敢说一个不字,但是力是真的没少出,活没少干,还要时不时的遭到自己给人办事喝多了回家以后的打骂。可是,女人怎么打,怎么骂,从没有因为生气走过娘家,二柱就一个舅舅,常年在外面给人开大车,长的方方正正,人高马大,要是姐姐回去哪怕说他一句坏话,二柱爹都不够二柱舅一巴掌的价钱。二柱爹读了那么多书,自是心知肚明,从儿子长大以后,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坏脾气,也慢慢和老婆有了和颜悦色的时候。

“吱呀”一声,村长家的大门被完全拉开了,三个贵州的女子齐刷刷的站在门口,万晓兰站在最中间,高挑的身材,黝黑的皮肤,正把梳子含在嘴里,一只手抓着发根,一手拢着头发,嘴里不知说着什么,然后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万晓兰笑的声音最小,表情也最矜持,蓝色碎花马甲,内衬一件白色的长袖小褂,宝蓝色长裤,黑布鞋,似乎没穿袜子。

“和俺儿怪有夫妻相来”。二柱爹心想着,越看越喜欢。

“听说姑娘十六岁,二柱二十一了,才大五岁,不算大。再说咱二柱长的随他舅,一米七二的个头,身有身,个有个,浓眉大眼,不丑,没有坏心眼,就是有点调皮,没文化,这要看他们可有缘分了,要是有缘,姑娘能降住他,说不定我们就省心了。”这是昨晚二柱娘和二柱爹聊天说的。

“啥缘分?缘靠天定,分在人为。农村人讲个啥缘分,钱买的,钱只要花出去,缘分就来了,我跟着村长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村长不会卖给别人的,我已经给村长说过了,价钱是三千,媒人到手三千,我们就领人。媒人还说了,这三千块钱是给姑娘家人的,我们要是有心意的话就多给个三百二百的,就当多了一门亲戚了。”二柱爹一边说,一边又把二柱舅下午刚送来的钱拿出来数了一遍,里面有的纸币打了卷,他全部用手又给摊平了。找张报纸包的板板正正,放在床头。接过二柱妈另外给的二百块钱,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喜滋滋的在手里一上一下的甩着。

“快睡吧,明早早去,多少人都盯着这姑娘呢。”二柱娘伸手把灯拉灭了。

“快拉亮,睡个屁,我这就去,就在他家门口等着,看谁还能比我更早。”

“这事你给二柱说,二柱怎么想的,可愿意要一个外地的?”二柱爹问道。

“问了,说不问,反正家里这么穷,当地又说不到,孬好是个女人就行了,只要人家能看上他,他不挑。二柱娘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明丫头嫁出去半年了,多好的孩子,俺们二柱没这个命。” 黑暗中传来二柱娘轻轻的叹息声。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