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死生无法回避,我们只能迎上去

司机随笔的图片

1

姑姑微信说,姑爷的身体可能不行了,昨天给他们交代了后事,家里的气氛很压抑。这是姑爷做完手术后的第六个月,之前是胃癌,做了手术后以为会有所好展,但未曾想到没能好转。

姑爷是姑父的爸爸,50多岁,还很年轻,很温文尔雅的一个中年人,我见过几次,印象很好。50多岁的年纪本不应该面对这样的命运,可在疾病面前,一切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我不知道姑父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我无法猜测,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只能在心底默默为他们祈祷。死生纵使是谁都无法回避,我们只能迎上去。

姑父是家里的独子,大学时候认识我姑姑,两人携手走过青春时代,最终步入婚姻殿堂,这是让很多人都羡慕的校园恋情,他们之间有着真正的爱情,三年前更是有了我可爱的小妹妹,一切都很美好。按照理想的轨迹,孩子慢慢长大,父母渐渐老去,生活会越来越好,一切都很顺心。

可是并没有谁的一切都能够顺心,我们短暂的生命旅途,看似稳固美好,实则充满了诸多变数,一切都被无常所笼罩,命运是远离大陆漂浮于海洋的一艘孤舟,我们看似浮迹于海平面之上,可永远不知道暴风雨什么时候会突然而来。操船人无法掌握船与自身的命运,我们这些尚未死去的人,不过是靠着几分侥幸,才活在这个世上。

无常是苦,活着真的是一场修行。

2

就在写文的今天,大舅婆刚刚被埋葬,因为距离的缘故,葬礼我没能参加,连送一送都没能做到,舅婆在记忆中的印象已然有些模糊,只记得早些年的过年时候每次跟着父亲去走亲戚,舅婆总会做很好吃招待我们。每位老人都有自己哄骗小孩的拿手技能,舅婆当然也有,忘记是糖还是其他什么好吃的,只是记忆久远,小孩子的我早已离我远去。我成为小孩时候自己眼中的大人,可是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美好。

舅婆舅爷年纪大了后,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开始被他的儿女们嫌弃,每一个都说自己忙,没有办法照顾老人,要么就是要去忙于工作,舅婆舅爷只能自己生活。这很现实,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孤例,几乎每个到了年纪的老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没有办法与下一辈人相处,而下一辈人在生存的压力下,更是无暇将注意力投入到老人身上。于子女而言,这当然是自私的一种行为,其实同意与老人生活在一起,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可很多人并不能做到。因为意识缘故,想法缘故,这在农村是惯常的现象,上一代人的思维作为下一代的我有很多都无法理解,真正的农村是很魔幻的。

而很多老人,也不会去抱怨自己的儿女,他们奉献了一辈子,依然愿意去奉献,即使是他们已然没有任何的能力,在死亡面前,都想要为子女节省,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反而演变成子女的解脱,抑或获得财富的途径。

老人们在农村讨论死亡这件事情有如家常便饭,黄昏日落下,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围坐在那里,商讨着各式各样的死法,商讨着他们已经打造好的棺木,商讨着他们已经选定好的墓穴。吃饭睡觉坐在日落下,他们不是在过日子,而是在等待死亡到来的日子。

而在这之前,一切都像是虚度。

3

无常,恒常。

生,死。

我们认为生活很重要,但实际上死亡本身也是生活的一大部分。人由生至死,在生命终结的时候,才能迎来真正的完整,才能由受困于死的困扰中解脱出来。

死亡本身不可怕,这是世间所有生物都终将面临的,没有生物能够逃脱,造物主很公平,在这一方面一视同仁。我们恐惧死亡,只是恐惧其死亡背后的未知,以及无法舍弃自己的欲望。我们渴望长生不老,以为活着就是永恒,但实际上这不过是我们作祟的欲望。

人应该怎样去活才能不惧死亡,这没人知道,大家都只有一次存活的机会,不都在努力挣扎么!既然无法回避,那就迎上去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