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当妈的心事

 

花大婶一夜没睡好,反过来覆过去脑子里全是两个闺女的事情。喜的是昨天收到了秀云从东北寄来的包裹,里面有松蘑、木耳,还有给老花的鹿茸片。半个月前秀云就写信说了,在那边过的挺好,就是想念家里的亲人,准备今年过年的时候回老家看看。
忧的是有人上门给美云提亲了,媒人是公社书记的老婆,对方小伙是书记的侄子金宝。要是别人还好说,一听金宝的名字花大婶脑袋就大了,谁不知道金宝从小不着调,成天无所事事,不是偷鸡摸狗就是打架斗殴,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见了金宝都躲着走。这门亲事美云肯定不会答应,但是又不能当面回绝媒人,毕竟老花家在这里是小门小户……这可难坏了花大婶。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花大婶就这样满腹心事的胡乱吃过早饭,就听见外面传来叮叮当当的铁锤声,老鲁他们又开始一天的忙碌了。
美云和往常一样,拿了一个绣花的样子,坐在门楼下面的阴凉处,一针一线地绣花,嘴里哼唱着好听的歌儿。花大婶拿着一个马扎走过来坐到美云对面,“老二啊,妈问你一个事。”
“什么事啊?这么正儿八百的。”
“听你妹妹说,前天晚上看完电影,你跟着炼钢站在东边荷花湾边上说了半天话,有这回事吧?”
“有啊,我说喜欢那里的荷花,炼钢就过去帮我采了几朵,这不插在咱家的花瓶里嘛。”
花大婶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事也该帮着家里操操心。自从你姐出嫁后,我就想着让你招一个上门女婿,帮咱们顶起这个家。”
美云扑哧一声笑了,“就这个事,好啊,你就等着吧。”

……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哎呀,你们娘俩这是说什么好事啊,看把美云高兴的。”花大婶抬头一看,石柱他妈站在了门口,肩上扛着几件农具,手里端着一小筐鸡蛋。花大婶赶紧起身把她迎进来,又让美云拿来一个马扎让她坐下。
石柱他妈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她说话大嗓门儿,干活和男劳力一样不惜力气,只是命运多舛,年轻时丈夫因病去世,自己拉扯石柱和石花两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尝尽了多少艰辛,她硬是咬着牙挺了过来。这不刚坐下她就开门见山:
“他花婶子,我想求你们帮个忙。家里的镢头锄头好几年没有戬(jian)火了,家里存了一点钱我是一分不敢乱花,石柱下月就要考大学了,每天晚上点着灯学到下半夜,熬的脸上蜡黄蜡黄的,我心疼不过,去供销社买了两包饼干一瓶麦乳精给他补身子,花了好几块钱。还要给他留出几块钱,等他去县城考试的时候买饭吃。”
“是啊,村里人都知道石柱学习好,学习很用功,大家都盼着今年凤凰村能再出一个大学生呢。”

 

“哎,也是我命不好,年纪轻轻就守了寡,记得生石柱头天晚上,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村子西头的大牌坊又立了起来,那个柱子上还雕龙画风的。第二天生了个小小子就叫石柱,石柱长到十二岁那一年他爹就走了,撇下俺们娘仨,现在想想,你说这个梦是不是噩梦啊?”说到伤心处,石柱妈眼圈都红了。
“别想那么多了,这不都熬过来了吗,听说去年冬天石柱还考过一回大学?”
“别提了,俺家石柱得到恢复高考的消息还是听邻村大勇说的,离考试的时间不到一个月了,石柱和大勇四处找复习资料,两个人白天黑夜一块儿研究,结果也没有考上。转过年来上面通知今年夏天继续考,柱子也是憋了一口气,我和他妹妹把所有农活家务活包下来,让他一门心思复习,但愿老天爷保佑他有出息,也不枉我这些年熬过的苦。”
“嗯,老天爷会开眼的。哎,你这拿了鸡蛋是干嘛的?”花大婶安慰石柱妈。
“这不麻烦你和铁匠老鲁说说,拿这几个鸡蛋顶打铁的钱,别嫌少就行……”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美云开口了,“大娘你还是把鸡蛋拿回家给石柱大哥补补身子吧,鲁大叔这边我来跟他说,让他们傍晚多干半个钟头,准保把你这些家什收拾好。”
“哎呀这可让我怎么答谢你们才好呢,等我十五那天去金口天后宫烧上三柱香,保佑你家美云找个称心如意的好婆家。”

美云咯咯咯的笑起来。

……

几个月后,石柱成为我们村恢复高考后第一个大学生。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