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经历,就是一本最好的教科书。

从小,我们就跟着做教师的父亲远走他乡,在离老家近百里的地方“安营扎寨”。母亲和父亲一起,用勤劳的双手,在一片杂草丛生的深沟空壑为我们修筑出一个大大的院子,一排整齐的窑洞来。再后来,父亲远调他乡,两个哥哥随着父亲南征北战。我呢,就随母亲守护着那所大院。空旷的院子寂寥无人,白天,我蹦跳着去上学;晚上,我蜷缩在母亲身旁慢慢入睡。缺水少粮的日子,母女俩坚强面对。

黑洞洞的夜晚,星星发出幽灵一般的光,母亲壮着胆子,护着她娇小的女儿入睡。不知是哪个可恶的毛贼潜入院中偷东西,惊醒了母亲。门吱吱地响着,母亲颤着声大声呵斥着,一把将我拉入被窝,揽在她的怀里,又跳下炕,用木锨、镢头、凳子将门支好。

夜,是漫长的。我清楚地记得,那个夜晚,我们母女俩是怎样扛着一个大院子,在被窝里瑟缩战栗……

这件事,最终在父亲有计划的捉贼行动中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我明白,母亲为什么至今不敢一个人在老院过夜。母亲是坚强的,可是,女人是脆弱的。

初中毕业,我外出求学。十几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离开母亲,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地生活。眼泪排山倒海地席卷了我。送别的场面是揪心的,每一次离别,心,都要遭受一次绞刑,犹如千万只小猫撕抓不止。我哭,母亲也哭!车窗内,我的脸被泪水亲吻得片甲不留,泪眼朦胧中,一回头,就看见站在路旁的母亲,风儿吹起了她的头发,母亲就那样站着,成了一尊流泪的雕像……

那是母亲第一次和父亲到临汾看我,当时我的欢天喜地呀,能够让天寒地冻的草吐绿,花儿展颜!

相聚的时间是短暂的,怕离别,伤离别。真不能想象,我怎么就哭成那个样子,从学校一直哭到车站,又从车站哭回学校。可笑的是,在车站我买了些橘子给母亲,竟然哭得连话也不能说,只能给摆小摊的老板娘打起了手语。

想起我的一个小侄女,可能是继承了我哭的特质,在外地上学时,给家里打电话,只叫了声“妈”,就呜呜地哭个没完没了,最后一句话也说不成,被迫挂了电话。表嫂说起时,眼泪在不停地打转。母女心连心,母亲的泪,恐怕都是为儿女留的吧!

“人生自古伤离别”,我知道,对于文学作品中离别的诗句,我为什么理解的都是那么透彻。经历,就是一本最好的教科书。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