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野的风

我有很重的乡土情节,我估计自己这一辈子都离不开土地,我的安全感全都是土地给我的。当然我也尊重土地,尊重土地上所承载的一切生物。一粒种,一棵苗都是土地对人类的馈赠,我们理当尊重它!司机随笔的图片
嫁到婆家,一直到95年才分到属于自己的土地。那时农村还没有打工这个名词,每到农闲季节村里人都是一天到晚的聚在一起,男人打牌侃大山,女人做鞋打毛衣。因为这种生活是很多年以前就俗成了的,所以也没有人觉得不可以,而且个个心安理得。
96年汛期发水。看着乍把深的玉米苗在水里挣扎,虚弱的东倒西歪,最终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夭折,束手无策,别提心里有多难过。可是男人们还在吆三喝四的打牌,所有人都昂脸等着老天赏赐我们该得到的那些,没有一个人想着去疏通水道,任由大水疯狂肆虐,吞噬我们的劳动。
大水过后,所有的玉米黄豆苗基本全部变成了秸秆,像被拔光了毛的鸡,冷冷的躺在麦茬地里。
“还可以种绿豆。”
终于一个年长的庄稼人说出了唯一的补救措施,于是家家都去镇上种子站,排队买绿豆种。绿豆出苗了,刚刚能撑住锄头,我就开始锄地松土,小心翼翼,异常虔诚,腰能弯多低弯多低,对我来说,每一棵绿豆苗都是一个幼小的生命,生怕不小心锄掉一棵苗。
眼瞅着绿豆苗泛青了,心里油然而出一种对于土地来说,劫后重生的幸福感。每天都去田里看,想让土地找到存在感,我也可以在土地里找到归属感!感觉真好!每天去田里,都好像去和庄稼约会,大老远看到我家田里泛起的青绿,连目光都变得别样温柔!
正当我沉浸在幸福之中,又一场大水来了,一夜之间,到处一片汪洋,等我跑到我家地里,一棵绿豆苗都看不见,我回家找来铁锹,拼命的挖,尽管地那头就有一条小河,可是180米的地节,累死我也挖不到头。就这样,我又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地的新生命像花儿一般陨落!那一年秋季基本颗粒无收,这是我种地生涯最痛苦的一年!
秋天种麦耕地,我交代孩子爸爸从地的中间犁一道深沟,就是从对面扎犁,把土往两边翻,一来一回,这道沟就出来了。村里人说,就会弄花样,人老几辈子也没有这样种地的?我就这样种!
98年的汛期,水比96年更大,但是比96年的大水来的晚一点,玉米苗都有膝盖深了。早晨打开门,水已经到了门前。出门就要淌水,心里一凉,这下完了,庄稼又完了。冒雨赤脚淌水往地里跑。一路上看到两边的庄稼地里除了水啥都看不见,忍不住一边跑一边抹着眼泪,我为土地又一次被伤害感到深深的难过!
忽然我看到前面有绿色,似乎是我家田地那一片,我加快了速度,跑到地头,果然是我家的,两边的别人家地里都是白茫茫的,只有我家还能看到一点绿,我的决策是对的,水顺着犁好的沟缓缓的向地头的小河里流着,中午前后,除了沟的两边以及地里少数的几片洼地之外,其他地面基本没有水了,这时候村里人才出来挖沟放水,但是已经晚了,中午过后,天放晴了,大太阳半天时间就把还在水里的玉米苗全部烫死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把地里稠的部分的玉米苗间出来,补到被淹死的低洼地里,整整补了两天,村里人又说话了,从来没有见过玉米能栽的,还有人说,栽的玉米苗不结玉米棒。为此,孩子爸没少和我吵。吵到最后,他打他的牌,我栽我的玉米。我不信栽的玉米会不接玉米棒,即使真的这样,我也要亲自试试。
我给栽的玉米偏施了两遍肥,到出天樱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其他玉米苗,丝毫看不出是栽的!记得一次施肥,刚下过雨,我扛着一整袋化肥去地里,路上都是水,累了连找个放下来歇歇的地方都没有,硬是一气扛到地里,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太了不起了,年轻真好!
那年我栽种的玉米获得大丰收,比其他玉米的产量还要高。我经常给我的孩子说,什么都不要轻易听别人说,一定要亲自试一试。真应了那句话:实践出真知!其实这个道理适用于很多地方,用心琢磨,好好体会,能从中发现很多道理!
这篇日记写的内容,是今天骑车顺着淮海南路一直溜达到南二环,遇到一片低洼庄稼地,地里现在还有水,地里的玉米苗无精打采的站着,似乎在为不知自己明天还能不能活着担忧。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我的那些年,写下来,算是一点心得,留作纪念!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