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二)

七月十三日(阴)

今夏,多雨,树木之外,整个世界都是战场。放在第一位的还是那个穿了马甲的肺炎。到现在我都认为它就是SARS的卷土重来。从目前在全球的蔓延态势来看,人类想彻底战胜它,任重道远!司机随笔的图片

病毒在肆虐,时间在前行。转眼到了七月,年已过半。

我不想写病毒,因为这不是我能操的心。我今天想写的还是过往。

村落还没有到连土皮都被翻起来重新捯饬的程度,但村里人的命运却不知被翻起来捯饬了多少遍。兴衰有了更替,善恶有了定论,该走的走,该来的来,一来一回,村里的故事渐渐多了起来。

凤儿的爸妈托人从北京给凤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回来,小伙子高高大大,虎背熊腰,听说是建筑工地的工人,祖籍隔壁县的农村孩子。听说会写诗。就是这个雅趣吸引了清高的凤儿。帝都北京,从此在凤儿的心里有了概念。就像诗人刘喜年说的:第一次认识黔北,源自柳宗元先生,为我们牵来的那头驴。凤儿第一次了解北京,源于小伙子为她画的那个饼。

自从认识到现在少说也有半年了,凤儿被小伙子忽悠的五迷三道的,一会说我下次再回去就带你来看故宫,游长城,一会说带凤儿看天安门,看天安门的早晨和天安门早晨的升旗。怎么说凤儿怎么信,可就是每次说好的回来,就是回不来,有一万个托辞和借口,总之就是凤儿见不到人。小伙子在北京的时候,每天发视频聊天,情话酸的凤儿合不上牙,早晚问候从不间断,只要一回来,立马就没了影。凤儿也读过几年书,相思久了,竟然也能写下一句:我的爱情在北京。尝试着发给小伙子,只要小伙子在老家,必定是石沉大海,杳无回声。

凤儿不是没有动过千里寻他的心思,但是自尊心不允许自己这样做。因为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生命的河水走的那么慢,像是在等着两边的堤岸,对于凤儿来说,只有清贫的人烟,才配得上这从容的河水。与其把名字和身份放在家里,还不如大胆的亮出来,成为更好的自己。花与流水一样,都有枯荣的自由。

家里人不断的催促,实在没有结果,再重新物色。可是凤儿铁了心,她不知道啥叫:“曾经沧海难为水”,只知道,坚守等待。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也许哪一天就忽然出现了呢。

凤决定继续等。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