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乡间夜话

到了晌午的时候,乡亲们送来的农具越来越多,堆成了一座小山,老鲁忙着在农具上面写名字,忽然发现随身带的粉笔用完了,赶忙让老花去小学校里找龙校长借几只粉笔。
老花悄悄地告诉老鲁,让他们晚上别自己做饭了,今天晚上要给他们爷仨接个风,还要邀请老龙陪他喝两盅,老鲁爽快的答应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紧张忙碌的时间总是过的快,老鲁爷仨忙活了一天,干了三十多件铁器活,天色就开始擦黑了。
上午出发去丁字湾赶海的美云姑娘也满载而归,刀蚬、花蛤、独龙蟹子装满了网兜。金口古港周边十里八村的大姑娘小伙子都会算潮水,今天退大潮,美云和伙伴们找对了地方,所以收获特别多。

 

老花家的房子不大,院子挺宽敞,老花当国民党兵的时候落下了毛病,不能干地里的重活,只能在家收拾菜园,所以把院子收拾的有花有菜。东边靠窗户一个花池子,里面种满了月季花、鸡冠花、官粉豆、海蓬子,现在正好是海蓬子开花的季节,五颜六色令人赏心悦目。西边靠墙根辟了三个菜畦,依次种的黄瓜茄子和韭菜。老鲁建议他明年种上章丘大葱,等他回去以后往这里寄大葱种子。
“三二七好酒来啦”,龙校长手里提着一壶酒走进院子。大家都是老熟人,寒暄了几句接着就在饭桌前坐下了。
花大婶掌勺,美云端菜,很快一桌农家菜就上齐了:韭菜炒鸡蛋、大蒜拍黄瓜、清蒸独龙蟹子、油泼刀蚬、原汁花蛤蜊,还有老鲁带过来的莱芜香肠。

老龙给老鲁和自己斟满了白酒,老花肠胃不好,自己烫了一杯即墨老酒,三个人碰了杯,这酒席就算开始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头杯酒下肚,老鲁连说这酒太有劲了,就问老龙为什么叫做“三二七白酒”?原来即墨当地的白酒厂考虑到老百姓手头紧张没有多少钱买酒喝,就推出来“三斤地瓜干,加上两毛七分钱,就可以换一斤高度白酒”的活动,结果很受农民朋友欢迎。“三二七”就成了这款白酒的代名词。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炼钢和炼铁两个人不喝酒,炼钢急匆匆吃了两个花馍就和对面的美云对了个眼神,两人说是要去二里外的金口村看露天电影,离开了饭桌。炼铁也坐不住,说是要去学校的小操场看镇山爷教徒弟们打拳,也胡乱塞了几口饭走了。

 

孩子们走了后,饭桌前就剩下龙校长、老花和鲁铁匠三个人,花大婶在屋里忙活,不时出来给他们端茶递水。
三杯酒下肚,老鲁打开了话匣子。“听说上边要搞什么计划生育了,最近我们老家那边开始逼着妇女去做结扎手术,有个五十多岁的老娘们儿已经绝经了还动员人家去做手术,你们说可笑吧?”
“可不是嘛,这边也一样,前些天妇女主任还来叨叨你嫂子来”,老花接话道。
“我这次过来路过诸城,听说有个媳妇害怕做结扎手术藏了起来,村里就让她男人去做,好像因为没说明白,她男人以为要给他搞成太监,竟然拿起铁锨以命相拼,差点出了大事……”哈哈哈,大家笑了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5张

听到老鲁提到诸城,勾起了龙校长的伤心往事,他就是在那里被打成右派才回到老家的。
“老龙,我今天去学校借粉笔的时候,看到你又在写大标语,又来了什么最高指示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龙校长出言谨慎,一个字也不多说。

“到处都是大标语,把村里的墙都写满了。一会儿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一会儿是‘你办事我放心’,现在这个是什么意思啊?”老鲁显然有点摸不着头脑。

龙校长没有接话,老花也看着天,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都十点多了,看电影的也该结束了吧”
花大婶的一席话提醒了大家,时间不早了,该回家睡觉了,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