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大美明光行

之前对明光的了解基本没有,两年的专职奶奶让我有幸认识了两个明光的朋友,从此明光两个字在我心里逐渐明朗,这个周末万般无聊,就跟郑老师约了酒。与郑老师的结识源于闺蜜谷宗梅,她是我们奶奶群的开心果,我羡慕她是我们几个奶奶中活的最明白,最通透的一个人。
十三点十八分从滁州站下车,郑兄给我叫好的车已在站外等候,虽外面烟雨蒙蒙,风吹在身上似有小冷,但是心里是暖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风里雨里我在明光等你”,
“千里万里我会如约而来”。

郑老师是一名优秀的数学老师,但对中国古典诗词功底很深,我们因为共同的爱好,有幸成为笔友。郑老师在聊天时和我慷慨激昂的聊到国家名族的前途命运时,曾有这样的话语:天下兴亡,教师有责。振兴民族的希望在教育。有个性有血性的冲动是脊梁。这些话从郑老师口中说出来,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因为类似郑老师这样的资深愤青,何尝不是脊梁?郑老师称自己是”文混”和“雅痞“。有点意思。我与郑老师彼此没有过多的交流,甚至仅仅停留在每天清晨的一个问候,这对古人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是一个很好的诠释。当我给郑老师发了四个字:这周约酒,发过之后想随即撤回,没想到郑老师的回复就来了:明光欢迎你。如此秒回,我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我的明光之旅如约成行。

攻略是郑老师提前做好的,约上他的一个老铁胡大哥。胡大哥是明光市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军人出身,听郑老师介绍,有“明光警界一支笔”的美誉。胡大哥按时把车开过来,见面彼此点个头,算是认识了。看我穿的单薄,一声不响绕道回他的警所,拿来一件警服让我穿上,虽是初次见面,这个小小的细节,让我万分感激。胡大哥开车,一路话不多。只记得给我说了一句;郑老师打算带你去的是黄寨牧场,看来他对你的接待规格是很高的。接着郑老师介绍,一般情况下,如有朋友从远方来,他会带朋友到明光最繁华的地方,欣赏明光的日新月异。但是我要来,他表示肯定我不会喜欢那些地方,于是自作主张带我去黄寨牧场,感受沃野千里的空旷,真正放松一下心情。我被郑老师的善解人意深深折服。的确如郑老师所言,我不喜欢人造的一切景观,偏爱天然。

我不知道郑老师是如何跟胡大哥介绍我的,就知道进入黄寨牧场,胡大哥就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黄寨牧场”为开头,娓娓道来,似乎把我当成了一个采风的名人,详细介绍了这个华东地区最大的天然牧场的由来,这个地方之所以成为牧场的地质成因,以及这附近居民的风俗习惯以及组成部分…….我对这个皖东大地的绿色之珠渐渐有所了解。

放眼远望,真有那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想到明光人的家门口就有这么一个面积3400公顷的天然草原,可见造物对明光是多么的偏爱,内蒙古真正的大草原也不过如此吧。我们顺着小路渐渐走进腹地,眼前一片一片的葱绿像一副展开的画卷,在我的眼前渐渐走近,渐渐清晰。远处库容的水面以及支流延伸于牧场腹内,周围有连绵群山,胡大哥给我介绍山的名称分别是老嘉山,中嘉山,小嘉山,鲁山,宝塔山,清明山等,郑老师不失时机的补充一个词给我,曾老师,看到周围远山,能不能找到青山如黛的感觉,我说,那是再贴切不过了。胡大哥接着介绍,此地处于江淮分水岭上,典型的丘陵地貌,整个区域由于遍布火山岩,土层发育不良,地表土层较浅,时有山石裸露,导致树木稀少,牧草遍地而且密集繁茂。形成这个地方特有的原生态植被,是江淮之间至今仍然保留的难得一见的天然大型牧场。随着胡大哥的介绍,我也注意到这地方的岗岭逶迤起伏,丘壑纵横交错,岭壑落差都不是很大,我走到一处沟壑旁,应该不会超过五十米,坡度较小,舒缓有致。真是一个绝美的好地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