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童趣

中秋佳节,家人欢聚,看着几个外甥打打闹闹,突然想起自己的小时候。

司机随笔的图片
小时候喜欢缠着母亲讲几个姐姐小时候的趣事。二姐从小就爱睡觉,大姐带着二姐去河沟玩耍,二姐躺在大石头上睡着了,大姐急忙往家跑,到了家就喊“娘,艳子(二姐的名字)死了!”吓的母亲赶紧跑去看,才发现老二是睡着了……四姐脾气拧,三姐逗她要不要玩那几个石子,她说玩,然后三姐就把石子扔进了井里,四姐一激动,就跳了下去…父亲找了根绳子下去(水浅,不能跳),把四姐抱了上来,庆幸没事,四姐说感觉当时有人在下面托着她,母亲说那是刚去世的奶奶,每次听到这儿,浑身鸡皮疙瘩,母亲信这些,还有别的一些忌讳,比如说晚上不可以说“蛇”、“蝎子”之类的词……小时候不懂,怀着神圣而又敬畏的心态,恭恭敬敬的听话。我小时候好玩的比较多,冬天里,小伙伴们喜欢在山上的小路边拴几个铁丝的活套,路过的兔子钻进去的话,越挣扎越紧。前一天傍晚去山上绑好,不能太早,怕别人看到,然后第二天早上起个大早,看看有没有套住兔子,我比较懒,早上起不来,加上母亲不允许我那么小年纪就做这种事,小伙伴们不喊我一起,只有在逮到兔子的时候,会喊我一起吃肉,我一直怀疑他们肯定偷偷瞒着我吃过兔子。我们这一批小伙伴很多,都很皮,以至于村周围很久都看不到兔子,前几年回去,下地干活,看到好几只,怕是需要我们的时刻要到来了。
小时候的我,笨手笨脚(现在也是),不会爬树,所以掏鸟窝这事,我一直没亲身体会过,不过每次都有我,在树下,接着,我不笨呀,我会问清楚是小鸟还是鸟蛋,鸟蛋的话,一律不接,怕脏了衣服,回家会被训,是小鸟的话,也不接,怕大鸟啄我,所以每次都是他们装口袋里带下来。有一次,我们四个小伙伴,掏了四窝,十五个小麻雀,我分到三个,他们每人四个,回村的路上,隔一段儿距离扔掉一个,后面的大爷看到,气的只骂我们兔崽子,我们边跑边笑,跑远了才敢骂回去一句“兔你大爷”。
村外面有水库,夏天的时候约好去游泳,怕到了水库不是第一个下水,刚出村就把衣服脱光,你追我赶,碰到熟人拿衣服遮一下,到了,把衣服往石岩上一扔,一跃,这一跃,基本代表了自己游泳水平高低,所以既庄严又紧张,不过大都是以屁股溅红收场,所以我们主要看谁的更红,然后一起嘲笑几天。说是游泳,其实耍水更确切,游一会儿,然后上来晒晒太阳,看看别人怎么游,男孩子不能输,哪儿哪儿都是战场。虽然是男孩子,但是我很招长辈们喜欢,有次叔叔晚上去我家,神神秘秘的说“亮亮,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玩意?”我哪儿猜得到,笔记本么?叔叔从口袋里掏出来俩小兔崽子,说是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刨到一个兔子窝。我去,小兔子真的好可爱,晚上想把兔子放在被窝里一起睡觉,母亲不许,说兔子会咬人,然后我俩各退一步,把兔子放在箱子里,箱子放在床上。后来,很不幸,我没养大。说到没养大,想起那次和三姐去地里干活,逮到一个刺猬,当时哪儿顾着疼,我抱着它就往家跑,给它盘了个窝,临睡,还去看了一眼,果然,特殊的一眼永远会成为最后一眼,或许也是因为是最后一眼才显得特殊,第二天起来,找不见了,好可惜,我还没拿给小伙伴们看,只能靠我的嘴才形容自己的骄傲。
小时候家里的活比较多,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所以力气活大都是我的,比如说跟姐姐给老母牛切草,我负责切,姐姐旁边看着,有时候切不动,姐姐帮忙把草分成两拨,除非我说要去做作业,否则别想逃。有一次,下雨,家里的老母牛丢了,我跟二姐和三姐,出去遍地的找,回来的时候身子全淋湿,但是找到老母牛的喜悦,让我们仨忘记了雨水的冷瑟。后来家里不养牛了,再没机会跟姐姐一起切草。
很喜欢大外甥,大姐的大儿子,比我小整一轮外加三天,都属马,外甥像舅舅,他让我认识到小时候的自己多么可爱。他喜欢粘着我,每次我回家,他都要吵着上去跟我住几天,白天跟我玩的时候喊大哥,晚上的时候才喊舅舅,怕我吓唬他,胆儿特别小,每次吃完晚饭出去上厕所都得喊我陪着,他拿着手电筒在厕所,我在厕所外面呆着,他还会不停的问我话,我说“别问了好不好,我现在不想说话”,他说“那不行,我怕舅舅你偷偷走了”,外甥呀,其实舅舅也怕黑…尤其自己的肤色。他很爱玩,冬天的时候,晚上总是想让我给他逮麻雀,过道的梁上面,有很多麻雀在睡觉,先用手电筒看看哪个洞里有麻雀,然后踩着高凳子,先用手堵住麻雀尾巴那边,再伸手去逮,逮住之后,用绳子拴起来,他牵着,看麻雀慌乱地飞,看腻了就把猫咪叫过来,喂了。后来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相处的日子更少,但是每次都让我带他去水库看看,不知道这小孩为嘛那么喜欢水,在水边出奇的安静,我要好好看着,生怕他一头栽进去。希望你慢慢长大。

“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