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酒趣

初中暑假的时候,天气酷热,从地里干活回来,父亲总会劝我喝些啤酒解渴,作为乖孩子的我,想尝试却没胆量,有一次没忍住尝了一口,没咽下去就吐了,被母亲嘲笑不像男子汉。后来一直会想:大人们怎么会喜欢喝这种味道像泔水的饮料,后来再没沾过。

司机随笔的图片

转机是高一的时候,二姐结婚,心里高兴,喝了两瓶啤酒,竟无醉意,才发现自己发展空间很大,但仍恪守少喝酒的原则,直到读大学,才开始跟舍友各种喝酒,啤酒、白酒,当时宿舍流行一句劝酒的话,“没有能喝的男人,只有能忍的男人,”那时的我们,为了证明自己是男人,能忍的男人,操场上,宿舍里,楼下的草坪上,只要能围圈坐下,都喝过。

大学毕业,去广东工作,衣食无忧,隔几天就要聚一次。王局听说我能喝,便喊我陪他练酒,练过几次之后,听人说王局读大学时很能喝,便下定决心约一次,试试他的酒量。那天,喊了不喝酒的二明旁吃,我和王局开始疯狂灌饮,三斤之后,王局开始宣贯老乡的毛泽东思想,二明悄悄拿出手机录制。王局讲了将近半小时,察觉到对牛弹琴的索然无味,便提议去唱歌,我结完账,去KTV。可能王局的毛泽东思想让二明感到了羞愧,二明要了几瓶啤酒,还没习惯白加啤的我,被名不见经传的二明,灌倒了!可能觉得灌倒了我,内心狂喜吧,二明开始点播拿手的陈奕迅《你的背包》,但啤酒也是酒,这次二明明显跑调,王局感到失望,所以趁着上厕所溜走了。我不行,没力气嘶喊刀郎的《冲动的惩罚》,也抹不开面子提前离场,静静地,听二明深情吼叫。

次日,王局起了大早,想跑步解酒,跑了不到一百米,难受,折回去,冲了个澡,要坐大巴去广州,要远离我。据说,一路都在呕吐,找售票员要了五六个塑料袋……后来,每场饭局,只要我在,王局都不敢叫嚣,其实我也不敢叫嚣,就像七伤拳,伤敌一千,自伤八百,另外,我俩都不再参加有二明的饭局,除非二明请客。

想起一个发小,以前聚餐,喝白酒时要喝几口水,可能是想稀释,本来53度的酒,硬生生的稀释成38度,渐渐地,摆脱了水,可以狂饮。想来也奇怪,可能是锻练酒量的一种途径吧。另一个发小,父亲去世得早,他们几个都会欺负他,酒桌上,各种劝酒,直到有次他喝到胃出血,从此我开始制止任何人劝他酒,总是忍不住去同情比自己弱小的人。

我应该属于喜欢喝酒的那一类,隔段时间没碰的话,会想去喝,这一点是遗传,父亲就很能喝酒,之前没看到过父亲醉酒,去年过年,第一次见,可能是上年纪的缘故,也可能是被亲戚灌酒,不得而知。我一直认为自己比父亲洒脱些,他顾虑的太多,我不会,不想在乎那么多,有时候刻意想去醉。去年结婚的时候,吃得少,喝的急,断片了,半夜醒来开始回忆发生过什么,努力去想,仍有一段记不起,幡然悔悟:一直以为自己目前记性差是因为在广东五年倒班的影响,现在看来应该跟喝酒多也有关系,或许是内心认定了某件事,然后潜意识也在暗示,最终助纣为虐。不管怎样,以后得控制,凡事都应该有度,要懂得节制。

经常参加酒局,喜欢看别人喝酒和劝酒的模样,有人扭扭捏捏,有人豪爽畅饮,人跟人的差别确实很大……喜欢看各色人的酒态,看彼此的你来我往,就像一直喜欢坐长途车,听身边人各种吹侃一样,或许这就是我了解人性的一种方式。其实,还想学习如何委婉的拒绝别人的敬酒,学习如何巧妙地化解饭局的尴尬……需要学习的还很多。这次过年,避免不了各种酒场,年后要戒酒。

想要跨越,就要学会打破过去的惯有模式,学会迈大步。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