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雨夜奇遇

司机随笔的图片外面又在下雨,雨滴打在窗户外面的空调挂机上,噼啪,噼啪……
我喜欢这样的雨夜,次日不用上班,所以可以晚睡,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这晚宁静。关掉灯光,拉开窗帘,或者站在窗前,望着撑伞慢走的行人,或是拿公文包遮头奔跑的路人,猜想他们的故事;或者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雨声,可以天马行空,可以肆意妄为;或者,像现在这样,打开电脑,记录些什么。
大二的清明小长假,因为觉得只有三天,没必要在保定和石家庄之间来回坐火车折腾,加上家里没什么农活需要帮忙,所以决定呆在大学,可以泡图书馆,看金子玩游戏,或者做兼职挣点零花钱等等。
我们平时是在二校上课,偶尔会去一校区做实验,所以,更少去一校区的图书馆。可能觉得假期就应该与众不同的我,决定去一校区的图书馆看书,骑着金子大一时从要毕业的老乡那儿回购的山地车,摇摇晃晃的往一校区骑去。
假期的天气格外好,我慢慢悠悠,骑一段,晃一段,看看路边的小门店,道边的小情侣,羡慕着,鄙视着。
不成想,一校区的图书馆人很多,尤其很多男生,顿时失了看书的兴致,很后悔当初填报了这所工科大学,我们这一届男女比例是五比一,典型的狼多肉少,有自知之明外加不爱热闹的我,理所应当的一直单着。
随便拿了本书,坐在书架边上,翻着。
心里胡思乱想着,夹杂着偶尔的定睛看书,想起来时看到路边的树上贴着招临时兼职的小广告,正好,我可以下午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剩下的两天假期去做兼职。
熬到中午,吃过午饭,往二校返,顺便,拍下树上贴的联系电话。
出奇的顺心,接电话的小哥让我今晚就过去,说临时有急活,需要在街上发传单,而且,离得远,可以打车过去,车费报销。
发传单能挣多少钱?让我打车过去,可以报销车费?这么香的馅饼,掉在我脸上?我不敢相信。
跟金子说好假如我晚上十点还没回来,就帮我报警,还把小哥的联系电话给了金子,以备不时之需。金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个憨娃,影响老子玩游戏,快走!”
到了,约定的时间和地点。
看到小哥之后,我以为小哥会给我一沓宣传单,但他双手空空,什么都没带,只是骑着一个电三轮,笑着说计划有变,让我跟着去村里搬些东西,钱照给。
满心疑虑的我,挣扎之后还是决定跟着去看看。
小哥载着我,往西边郊外骑去,我趁小哥不注意,短信跟金子说了大概情况,让他暂时别报警。这兔崽子没回我,估计还在玩游戏,当时脑海闪过一个想法:假如我这次出了事,这兔崽子会不会戒掉游戏?
天很快黑了下来。四月的夜,温度还有点儿偏低,加上在郊外。我望着周边稀疏的灯光,看不清有多远,有些慌,想了很多电影里的画面,但暗暗攥紧拳头,告诉自己:我是男子汉,我可以的。
路上,跟小哥唠家常,想去了解这个人,看看他是不是凶神恶煞,但是我忽略了自己总喜欢把别人往好处想的毛病。
小哥说自己是湖北人,来保定做工程,很少回家。蛮辛苦的,应该不是坏人吧。
骑了很久,好不容易看到很多灯光,应该是个村落。却不想临近的时候,小哥拐了弯,又往前走了一阵,到了一个简陋房前,栅栏门锁着,屋里没有亮光。
小哥甩给我句“稍等”便翻墙跳了进去,从屋里窗户上拿了两把钥匙,把大门打开,我推着电三轮进去。
小哥说要搬走一些东西,到另一个工地。
我感觉不太对劲,因为我看周围并没有要施工的场地。小声地问到“这个真是你们住的地儿么?”
“你先帮我搬,咱们回去的路上再说。”
考虑到我对这里不熟,加上是晚上,光线不好,假如现在我跑,往哪儿跑?而且,我担心他会叫来同伙害了我。所以,先顺从,再伺机跑走,去报警,对,先保证自身安全再去报警。
我俩把一个大头电视和一些废铁搬到电三轮上,还骑走了屋里的一辆电动车。小哥骑着电三轮,我骑着电动车。
回去的路上,小哥说“估计你也看出来了,那儿不是我们住的地儿。其实是我们一个老乡在那儿住,我们在干同一个工程,但是他经常去领导面前打我小报告,搞的我现在丢了工作,我就是想给他点儿教训,让他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不过你放心,今天不会让你白帮的,等会儿我把这些卖了钱,我分你一些。”
我慌忙摇头,“我不要,我不要。我能理解你,但是我感觉好好两个人聊一聊更能解决问题。”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相信对方说的话?”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一直在纠结怎样脱离当时的境地,没注意到前面停了两辆轿车,突然小哥跳下了电三轮,跑进了道边的田地,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而我,愣愣的,被轿车上下来的人,用手铐铐住了双手。
他们是便衣?
回到一个住所,他们要审讯,了解情况,我把前前后后叙述了一遍,也强调了自己中途要制止并且想要报警。
但他们说我是从犯,要拘留,拘留前要通知家长,让我赶紧联系。
通知家长?通知我那以我为豪的家长?通知我那一辈子只会干农活,老实巴交的家长?通知他们儿子被拘留了?我不要,我也不能。
“假如非要通知家长,我现在就去自杀,到时候新闻会报道你们这儿死了个大学生。然后其它大学生会引以为戒,我也算死的有价值了。”
很显然,他们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交头接耳后,审讯的大哥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后说“不拘留也可以,但你得交两千块钱的罚金。”
“两千?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哪儿有那么多钱?”
“你可以找你们班主任借钱,或者同学。”
借两千?我从来没有找别人借过钱,怎么开口?假如别人问我干嘛用,我该怎么说?我在纠结着,模拟着。
他们可能看穿了我的顾虑,笑呵呵的说道“我们也知道你是学生,没那么多钱,实在不行,一千也可以,但是你现在就得给我们。”
一千?一千好像可以,我借完钱,可以做家教,用不了多久就能攒够去还。
审讯大哥把手机给了我,上面有很多金子的未接电话。
我拨过去,没响几声就通了,金子骂道“你特么去哪儿了?这么晚不回来,出去开房了?”
没心情开玩笑的我,有气无力的吐出来“你能给我凑一千么?我急用。”
金子没问要干嘛,问了卡号就挂了电话。
我在等,金子应该不会告诉班主任,他知道我平时好面子。
等的同时,我也冷静了许多,我看了看房间的布置,墙上挂着各种规章制度,假如这帮人是冒充的,这些前期工作需要做很多,说明他们以此为营生,并不是简单一两笔的问题;假如他们不是冒充的,为什么刚才只是把我带回来,并没有卖力的去追湖北的小哥?湖北的小哥怎么知道看到轿车就跑,他是惯犯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便衣?看来人还是要多历练,要不然站在悬崖边上都浑然不觉。又或者,是他们和小哥事前商量好的,在固定地点蹲着?发现是软柿子之后,要些罚金,然后分摊?
没多久,手机响了一声,银行的短信,钱到账了。
我把钱转给他们,然后走了。
出了门,天开始下雨,没心情打车,走回学校吧,但又不知道路线,感觉学校应该是在这儿的东北方向,所以先往东走,看看会不会走到一个熟悉的街道,假如能看到就好说了。
到学校已经是凌晨三点,那晚的雨,停停下下的,像是可怜我一会儿,然后嘲笑我一会儿。好在我喜欢雨后的大地,飘着尘土特有的气息。
平时睡觉沉的金子,听到我的开门声,“腾”地坐了起来,大概是担心我出事,一直没睡好吧。他想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实在没心情,借口很困,就躺下了。
忘记当晚想了什么,只记得在那漫长的夜晚,全是雨声,噼啪,噼啪……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我出学校,金子都会问我“你个憨娃要去干嘛?要不要老子陪着?”
这段经历,让我切实地认识到自己的愚蠢和自大,也让我感觉到自己正常的活下来实属不易,但同时我又庆幸这个受害者是我,一个男生,假如换作女生,估计后果不堪设想。
每个人都有类似糟心或者不堪的遭遇吧,事后认识到问题所在,接下来就是去改变,所以,经历的事情,反过来雕琢着我们,影响我们的观念,眼下很多不起眼的事情和选择,层层叠加后,改变了原本的人生轨道。
窗外还在下雨,但是我坚信:雨不会一直下个不停,况且,雨后可能会出现彩虹。
噼啪,噼啪……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