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可以

又是周三,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拖到最后期限才去完成周更,而这次,一如既往地没完成周更,更糟糕的是早上因为懒惰没有早起跑步,所以,今晚要不要把早上的跑步补上?
补上的话,要花费将近一个半小时,留给写作的时间就会更少,让本来就没有思路的我,很可能会抓耳挠腮;不补的话,定的计划就要落空,刚开始实施没多久就宣告失败,有些说不过去,所以,跑还是不跑,这是个问题。
下班回到家,瘫在沙发上,纠结了十分钟,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刻意放纵一次,去感受一下十一点还未完成写作的紧张,或许别有一番滋味,心里这样想了,便换上运动装,下楼跑步。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一次在傍晚时分跑步。
傍晚七点,路上很多行人,有下班回家的中年人,有出去买菜的老年人,也有出来约会的年轻人,形形色色。有的听到后面有人跑步,会避让一下;有的不管不顾,一直按喇叭去催促……说笑声、气喘声、喇叭声,嘈杂的声音,汇集到一起,加上天气的闷热,让人有些心烦,这次跑五公里就回去写作。
其实,决定跑步的时候抱有侥幸心理:想着跑步的时候,在脑海里搭建好这次周更的大致框架,跑完步回来就可以去填充,写完之后去洗澡,冷静一下,洗完再改一改就可以了。但计划总是美好到忽略很多无法回避的现实,比如,我忘记了自己跑步时很难去思考事情,做不到一心二用,虽然是在用脚跑步,但是大脑却无法分身去思考其他事情,就像看视频的时候,无法兼顾弹幕一样,所以至今无法理解弹幕的价值,或许是为了缓解剧情的尴尬吧。
起初腿有些疼,有想停止的念头,但是考虑到很多人在监督,所以,强忍着,况且,五公里很轻松。但事实上跑着跑着,有了毛孔张开的爽感,又临时决定要跑十公里。
天色暗了,路灯亮了,但很多路段光线太暗,不安全,跑了十一公里结束。
跑步回来,全身都是汗,又一次改变计划:先去洗澡再写作。
洗完之后,觉得时间还早,况且,既然要放纵就过分些,刷了半小时手机,九点才开始写文章。
一点儿思路也没,那感觉,就像前几天的一个梦境:学校临时决定组织摸底考试,发下试卷之后,大家都在紧张的做题。我看到题目有些难,连续几道题都不确定答案,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同学,都在奋笔疾书,我有些慌张,也有些茫然,怎么我不会做,他们却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转头看了看同桌,“我去,怎么有答案可以抄?”再看看周围,也都在抄答案。
“哪儿来的答案?”我小声问同桌,同桌说道“没给你发么?答案跟卷子一起发下来的。”
我急忙把卷子翻了又翻,没找到答案,是老师在考验我么?不过这考验成本大了些了吧。
隔壁教室已经有提前交卷的同学,有人趴在我身边的窗户上,嘲笑我怎么才写了一半,而且,中间还有很多题目空着。
我纠结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张口去问同桌能不能把前面“做”完的卷子给我“参考”一下,同桌头也没抬,把卷子递给了我,然后我也加入了奋笔疾书的行列。
这次周更,写些什么?这一周没有新的感慨,总不能又去回忆童年吧,我自己已经反感了,更不用说别人。其它的,还能写什么?
慌了一阵之后,冷静了,安慰自己:既然跑步能完成,那周更也没问题,跑步的距离可以减少,周更的质量可以降低,目前重要的是完成,但后期需要制定好计划去改善,要考虑无法预测的意外情况,比如说单位的加班,重点是去按照计划去完成,并且坚持。
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迷茫,会问自己坚持周更的目的是什么,起初是为了让大家认识到自己的才华,后来是为了多认识些优秀的人,去学习,再后来,认识到自己的平凡无奇以及很多人的优势学不来后,现在只是单纯的为了坚持下去,试图去证明自己的不平凡。
说来也神奇,单一的行为,并不能折射出行为人的心理,要结合相邻行为才可以去判断。
总之,要在路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