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父亲与酒

母亲辞世后,我们整个家庭都受到了莫大的打击,然而打击最大的还是父亲。特别是近两年他的情况越来越糟,身体状态每况愈下,有时连神志都有些不清起来了。可是他唯一不变的还是对酒的特别偏好。

父亲一生喝过多少酒已经无法计算的清,我们只记得他经常喝醉酒。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我小时的记忆里有过多少次父亲因为醉酒而自己回不了家,也多亏了善良的母亲,那时母亲带我们去找回酩酊大醉的父亲是经常的事情,每当我看到整天劳累而且瘦弱的母亲搀着东倒西歪的父亲蹒跚在回家的小路上的时候,我是特别恨父亲的,我不止一次地埋怨父亲,他却只是无耐地笑笑,而母亲也总会说:你爸爸太辛苦了,喝点酒正好歇一下,这时我们的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那时由于生产力水平低,社会物质匮乏,许多商品只能凭票供应,酒这个东西更加奇缺。不过,父亲那时认识好几个供销社的领导,因此买酒对他来说就轻而易举了。

在我幼小的记忆中,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就是过年了,年味在那时是最浓烈的,因为没有现在的电视和手机,人们的感情也特融洽,不同年龄的人们会相约干着他们觉得最有意义的事。妇女们聚在一起或聊天或打扑克,孩子们玩石子或踢键子打沙包,各自用最有意义的方式渡过这一年中最不寻常的两天日子。

这时最高兴的是村子里的男人们,父辈们相约着挨家喝酒。年三十早早地就从村东头开始,每家每户的轮着来。家家都会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大家,老虎杠子五魁首,整个村庄都淹没在他们欢快的酒令声中。新年的欢乐气氛在这个时间里也得到了无限的放大和绵延。直到大年初一的晚上,父辈们才散了酒场,各自歪歪斜斜地摸回自己家中。
有一年的年酒后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被乡亲们一直相传至今:原来,家族的老大哥在那个时候也不过四十左右。那时过年时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喜欢穿新衣服,他在喝完酒后不知把自己的新衣服弄那去了,回家时走到半道才记起找衣服,可到处都找不到,突然借着微弱的手电光他看见人们制作的吓兔子的草人身上穿着衣服,便赶上去抽了草人两耳光,口里骂道:难怪老子衣服找不到,才让你龟孙子穿去了!

我曾听许多长辈给我讲过父亲喝酒的事情。年轻时的父亲酒场从未遇过敌手,他一次可以喝两斤酒却还不醉,常常成为斗酒的王者,因此父亲的酒量是远近闻名的。然而,爱喝酒的哪有不醉的,所以醉酒就是常有的事了。

父亲每次赶集,必不可少的就是买酒。父亲每餐饭时总少不了喝点小酒,几杯酒下肚人也显得更精神一些。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经济状况好了,生活水平提高了,父亲喝的酒也愈来愈好了。然而喝了一辈子酒的父亲还是最喜欢洋县酒厂生产的秦洋酒。他说:咱秦洋酒就是好,醇厚,浓香,正宗,喝着有一种浓浓的家的味道。这也许是一位老人对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的赞美,更是对自己生存的根的留恋,浓香的秦洋酒更带着一种浓浓的故土情结。

父亲爱喝酒,自然也就爱好收藏自己喝过的酒瓶子,虽然数量不多却反映了各个时期不同的发展阶段,瓶子有方的,圆的,高的,矮的,有瓷瓶子也有玻璃的,还有陶制瓶子的。总之,形状各异颜色不同,林林种种,非常养眼。

我曾去过山西,给他带回汾酒,外甥曾给父亲带过杜康和将军酒,侄子也给父亲带过郎酒,妹妹也给买过茅台,亲戚朋友们都知道父亲喜欢喝酒,每去一个新的地方除了买一些当地的土特产之外,必不可少的就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酒。总之,各地的好酒都让父亲喝过,父亲却总是那一句话:还是咱秦洋酒好,地道。于是我们现在只给父亲买秦洋酒,让他喝的舒心,让他度过每一个愉快的日子。

每天傍晚,当我把一杯秦洋美酒端给父亲的时候,他总是慢慢地、慢慢地品咂着,岁月刻在他脸上的核桃纹便一条条欢快地舒展开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