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家乡的稻谷黄了

前几天在平台看到了老家收割稻谷的信息,才知家乡已是深秋的凉风大地染黄丰收时,看到田间那些联合收割机穿梭在金色稻浪间,勾起了我对儿时割稻的回忆。
“起床割谷了!”清晨在大人们的一声吆喝声中,睡眼朦胧的我们掀开被子急忙地穿好家长提前准备好的旧衣服,蹬着一双不太合脚的胶鞋,将头天晚上爸爸磨好的镰刀和编织袋放入架子车的打谷机里,跟着父母拉着的架子车和哥哥的后面向自家的稻田奔去。

司机随笔的图片

沐浴着秋风吹到身上有点凉的晨雾中来到田边,挽起裤腿拿着镰刀踏入冰凉的稻田中,趁着露水,我们一家人开始了秋收打谷的工作。
割谷时力要手要轻刀要准,早晨趁着露水不然成熟的稻谷很容易抖落下来,不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割谷时手里的镰刀要尽可能的和稻田平行离水田里的泥巴下刀,这样割过的秧茬才会平整,不会出现马蹄状(一边高一边低的斜三角形),避免了光脚踩在上面划伤的情形。初学者,往往很难以做到位,家长嘴里无时无刻地提醒着割谷时刀要眼疾手快,稍有差池,就很容易割伤手指头。有时难免手指头割伤,只记得小时候的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很皮实,受点割破手的小伤大部分人都从自己的手巾或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把受伤的手指头包起来,或者在渠坎边扯点草包一下还是在水里简单的洗一下,然后再继续劳作。
偶尔听到“嗤”的一个声音,瞬间脚窝里的泥水随即飞溅起老高,溅到了脸上和衣服上。此时急忙用手或衣袖一抹脸,人瞬间变成了泥人,满嘴吐泥……引起邻居们一阵哄堂大笑。有的人还趁机做几个鬼脸或滑稽动作,故意消遣消遣大家,逗起大伙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们上学时家乡没有收割机,大部分打谷用的都是脚踏打谷机。那时的打谷机大部分都是请木工师傅制作的拌桶式打谷机,没办法安装柴油机或汽油机,完全靠通过用人力踩踏板带动连杆,齿轮和滚筒的原理将稻谷从稻穗上剥离。
踩打谷机要讲究手和脚一致,需要较好的身体协调能力。个别人只要脚一踩上打谷机的踏板,手就不会接旁边的人递过来的一把稻禾,就不知道往打谷机里送稻穗了;有人则把稻穗紧紧压在滚筒上,稻穗被滚筒卷到打谷机里,导致打谷机滚筒转不快;也有人一只脚在踩打谷机,另一只脚也不由自主地随着打谷机踩板的上下起伏而跳个不停,手舞足蹈,完全象在跳舞……成为以后大家以后聊天的笑料。
偶尔也能看见少数人家,两手卡住一束谷把,扬过肩膀,用力摔打在拌桶边缘部,伴随着拌桶发出嘭嘭嘭的沉闷的响声中,那些金黄的谷粒从稻穗上剥离,那此起彼伏的三四下,一束稻谷便只剩下稻草了,稻草尖上偶尔跳动着几颗青瘪的空壳秕谷,任由你怎么用力摔打硬是不掉落,只好丢弃。
正当中午时分,人工收割稻谷的田野上到处摆满了打谷机,一块块稻田里站满了大人、孩子、老人都头戴草帽,不是在挥镰收割,就是在田间扛着谷袋子穿梭,如果此刻时间能静止一分钟真如同欣赏一幅田间油画般的感觉。路边,田间偶尔有追赶撒欢牛犊的孩童,休息喝水的那个二楞子,不言辛苦的讲几句笑话,笑话和丰收的喜悦让人们心里乐得开了花,脸上笑得像蜜一样的甜。不时地看见一左一右两个人拖拉着打谷机或拌桶的耳朵移动前行或打完一块稻田将出谷装袋,窄窄的田埂路上,随处可见大人们扛着一袋袋丰收的谷子,准备装车后拉回家晾晒。
虽然肩膀上的负重把人压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个个都是乐呵呵的,笑哈哈的,相互打着招呼,说着今年的收成好,丰收的喜悦在人们的脸上绽放成一朵朵花。

 

伴随着农村生产机械化的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前几年人们收割时只需从田里把一袋袋粮食搬到路边装车回家。这几年更是不得了,从最初的播种,插秧,施肥都是机械化了,等到收割后只需用机动车或三轮车拉回家直接晾晒,就连以前要拉回家的稻草现在也粉碎沤肥还田了,省去和节约了不少的劳动力。
又到一年收割时,田野上只有收割机穿梭着忙碌,再看不到昔日人们的繁忙,更少了以前农忙收割时热火朝天喧闹的景象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