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老家的皂角树

在我家老屋附近,有一棵高大的皂角树,她满载着我儿时的记忆。直到现在,我每次回到老家都会抽出时间,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树下,细细的端详。她就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给我讲述着儿时的故事,让我回味无穷,感慨万千。
这棵皂角树树龄应该好几百年了。听村里的老人说,他们小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很古老了。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树很高,远远看去像一个铁塔,直插云霄;树干很粗,得四五个人手牵手才能合围。高大的皂角树引来很多喜鹊、乌鸦在这里搭巢安家。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大群喜鹊、乌鸦在树周围飞翔盘旋,很是壮观;耳畔时常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如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音乐盛宴;树枝特别繁茂,就像一把超级大伞,给我们遮风挡雨、遮天蔽日。皂角树下,是我和小伙伴们童年时代的乐园,我们会在树下捉迷藏、做游戏、玩耍嬉戏。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每年夏天,皂角树上长满了或黄绿或墨绿色的皂角,像似挂满了一把把飞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阵风吹来,这些皂角便会随风摇摆,像极了挂着的无数个风铃,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那时候,我们特别喜欢到玉皇灯的滩里去游泳。每次去之前,就会来到这棵皂角树下,想方设法摘几片皂角,装在衣兜里。在游泳戏水间隙,我们会模仿大人将皂角用石头砸烂,然后抹在脏了的衣裤上,浸泡几分钟后,便开始搓洗衣物。用皂角清洗过的衣服,不仅特别干净,还会散发出淡淡的皂角的清香。那时的皂角,使我们免费的洗衣粉和肥皂,用起来特别得心应手。
最有趣的,莫过于用皂角去呛鱼了。当时,河里的鱼很多。我们还会同几个小伙伴一道,摘好多皂角,一起将皂角用石头捣碎,然后连渣带汁迅速捧着撒向小河沟里,时间不长,小河沟的鱼儿便出了洞,好像喝醉酒了一样,特别好逮。这时候我们会迅速跳入小河沟,争前恐后的捉鱼,捉到的鱼我们会折一枝带钩的柳条,将鱼儿串起来。每次都会捉一大串呢,我们会将战利品拿回家,让母亲熬鱼汤解馋,狼吞虎咽喝一碗鲜香的鱼汤,感觉特别满足。
也许是这棵树太古老了,被当地老百姓视为神树,大家称之为“皂角大仙”。我上师范那几年,慢慢发现,这棵树上挂满了红布,好多乡民在树下焚香烧纸,燃放鞭炮,祈求大病康复,或四季平安,或招财进宝,或早得贵子……愚昧无知的乡民简直把这棵树当成了无所不能的大仙,听说还很灵验,所以一传十,十传百,引得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在树下焚香,在树梢搭红。随着烧香的人越来越多,燃着的黄裱、火纸烧燃了树皮,继而引燃了树干。但大家都无动于衷,没人去制止,没人去灭火。久而久之,那棵皂角树的树干竟然从中间烧了个大洞,时间久了竟然烧空了,只留下两边一层薄薄的树皮勉强支撑着整棵大树,树干从中间断裂了,枝叶开始枯萎,眼看着摇摇欲坠了。
我看到记忆中的参天大树变成了这个样子,心情无比沉重,在同情那棵带给我无限快乐的皂角树之余,对那些破坏大树、相信迷信的乡民简直是深恶痛绝。
好在,国家开始注重保护生态环境了,县林业局对全县境内很多大树都开始挂牌保护起来,这棵皂角树也不例外。让我欣慰的是,现如今,这棵原本树干烧空、只剩下很薄两片树皮的皂角树,显示了顽强的毅力和旺盛的生命力,又开始枝繁叶茂起来。
我曾经读过陈永明校长的佳作《敬畏大树》,感同身受。每次回去,我就会来到树下,满怀敬畏之情,用手机给这棵大树拍照。我希望一直见证着这棵古老的皂角树在乡民的保护下,浴火重生,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长出她该有的样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