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约定

 

司机随笔的图片“严主任,明早7点带队参加紧急救灾军运任务,抓紧准备!”

早晨6点半,列车到达火车站,一个军人方队整整齐齐的列队准备上车,所有人胳膊上都戴着红十字袖章。带队的政委跟严格进行了简单交接,列车便匆匆开动。

“铁路大哥,请问热水在哪里打?这种车我以前没坐过,不好意思。”一个戴着眼镜,白净清秀的女孩打断了坐在窗边发愣的严格。

“哦,我带你去,你这么年轻,是现役军人吗?”

“我是军医大学大三的学生,跟我同学一起支援救灾的,我是重庆人,家乡受灾了,我们班我是第一个报名参加的。”女孩很自豪的答道。

“你真了不起,能认识一下吗?我叫严格,是武汉铁路局本次军运任务的管理干部,比你大不了几岁。”严格笑着说道。

“铁路大哥你好,我叫熊薇,是军医大学大三学生,未来的专家,哈哈。”女孩的回答俏皮可爱。

列车到达成都,两人匆匆告别。

5月23号,由于铁路线大多数损毁,临时抢修的线路只能进不能出,在辗转了大半个四川省之后,严格的军运列车终于回到了成都站,准备运送一批医疗人员返回武汉。

站台上,军队医疗队整齐的坐在站台上休息。列车停稳,严格刚下车准备跟车站办理交接。突然听见医疗队里传来了痛哭的声音,严格好奇的走上前去……

“薇薇,别哭了,你是军人,要坚强一点…….”旁边的女孩一边劝,一边抹着自己的眼泪。

“额?熊薇,是你……”严格看清了痛哭的女孩,那是一张柔弱白净,但是已经哭得眼睛红肿的脸,眼镜已经被眼泪打湿。

“铁路大哥,是你……”熊薇一边抽泣,一边站起身来,一手拿下眼镜,一手胳膊抹着眼泪。

“这是怎么了?”

“太惨了,那么多残肢断臂,那么多人在我的手上死去,满手都是血和灰,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太可怕了。”熊薇又放声痛哭起来。

“军医妹妹,你是解放军,要坚强,你不是说以后要成为专家么?你看我,哥还没谈过恋爱呢,这要是死了多划不来呀。”严格边笑着说边安慰熊薇。

“讨厌,我还没毕业呢,以后我一定能成为专家。”熊薇破涕为笑,露出了可爱俏皮的微笑。

“来拉个钩吧,如果下次还能再见面,你已经是专家了,怎么样?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哟,军医妹妹。”严格伸出了小拇指。

“拉钩就拉钩,如果下次能见面,我一定是专家,你找我看病,我不收你钱,哈哈。”

大手和小手钩在了一起,两个年轻人立下了约定。

2020年2月2日,新冠肺炎疫情已经非常严峻, 9点的武昌火车站,严格在站台上焦急的等待着支援列车的到达。

列车停稳,一个个身着军装的红十字整齐的下车列队。严格顾不上向他们鼓掌,带着同事们赶紧搬运着各个铁路局支援的蔬菜和药品。

“下面开始点名,熊薇。”

“到!”

熊薇?严格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11年前,难道是那个军医妹妹?

严格从背后走向那个戴着眼镜口罩,短发干练的女军医。

“你好,请问你是叫熊薇吗?”

“嗯,我是,我们认识吗?”女军医转过身问道,胸前的标牌上印着: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熊薇。

“11年前你从武汉去过成都救灾吗?”

“额?去过呀?你是哪位?你怎么知道?”

“我是当时送你去成都的铁路大哥,记得不?军医妹妹。”严格一边笑着说道,一边退后了几步,摘下了口罩又戴上。

“哦,是你呀!铁路大哥,你又来执行任务了?”熊薇开心的问道。

“是呀,家乡受灾了,我们铁军怎么能缺席。”

“上次是你送我去四川救援我的家乡,这回换我来救援你的家咯。”严格又听到了当年熟悉的可爱声音。

“熊薇,说什么呢?赶快登车!”大客车门边的政委急促的说道。

“我要走了,这是我的手机号和微信号,有空再聊。”熊薇递给严格一张纸,转身准备走。

“喂,军医妹妹,这次还哭吗?我们的约定还算数吗?”

“我是解放军哟,已经是专家了,是心理学专家哟,等我执行完任务,你找我看病,我不收你钱哟。”

熊薇回头跑向大客车。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