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围棋小谈

我认为大抵国粹都自有其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神秘部分,有些人冠其名为艺术,有些人称之美。

以水墨画为例,若抛开它怡情怡性的效果不谈,那么创作的原因大概就逃不过胸壑内热血燃沸且言谈不足以描述完尽,因此用天才方式将情感具体化,并诉诸笔端。狼毫饮墨毕,白鹿踏青崖,大山大河叠出,汪洋也开始恣意。

可惜的是,世间自诩伯牙,而子期难觅者甚多,知己稀缺之际,这类人还有此般通病:“五分的人才总得配上十分的傲气。”你瞧我的德才不甚入眼,大抵与侮辱我的创作差不是很多。正如普通话之于文化交流,货币之于货物流通,围棋也类似的提供了一种同等价值的判断依据,它到底还可以勉强当做才人佳士心灵“幽会”的花园。

这倒是很好的避免了不懂丹青、不通书法的尴尬,在艺术的国界,也就显得不太重要了。人类终于开始关注且加以重视精神内核,而并非其表现形式,我们这群抱怨养牛劳苦的老农也开始嘟囔着嘴反对喂猪。说到底,谁想碰着费力伤神的苦差事,便算得上一大进步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古人称围棋为‘手谈’,我大以为然。其实言之而论,因它不计成本,则对质量便不在意了。但古人相交,必深查于性情,博弈之间,或赢或输。吾愿赢,尔等输,有人对胜利过于渴望步步紧逼,有人信奉乐天棋路宽松有度。以棋为道去感悟饱谙世故。以手做嘴,这就失了善谈与否的概念,回合制的谈话不常见,但你一子,我一子的规则却是对互为博弈者的尊重。棋路没有对错,没有好坏,到了自己的回合,你仍有翻盘的机会。在思考与较量中,那潜藏在脑力的智慧和心底深处的感受,便会一股脑的全部现于棋路之上。

或许不懂彼此的言语,可在这盘棋中,我们互通了悲喜。我看得见伸手可触的你,也看得见隐于背后的那个真实的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