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忆里的腊八节

又是一年腊月八了!因为忙于学习、工作及各种生活琐事,很多年没有把腊月八当成节日来过了;腊八节留给我的印象依然停留在童年时的记忆里……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我的家乡在秦巴深山中,是嘉陵江畔的一个山区小镇。在我童年的时候,家乡还没有通上电,更没有电视。那时,一年若能看上几场露天电影,就是不错的文化娱乐了(放映电影时使用专用的发电机发电)。那个年代,家乡也没有用上自来水,仅有的两口水井就是供全镇人饮用的水源。家家都有自备的水桶,每天必须要自己去水井担水。记得每年过腊八节时,除了家家户户都要吃腊八粥以外,我的家乡还有一个鲜为人知道的风俗习惯——抢腊八猪。
说是抢腊八猪,实际上也就是去水井抢着担回腊月初八当天该水井里的第一担水。据说,谁家若抢到这口水井腊月初八当天的第一担水,谁家在来年里就能养出一头大肥猪,所以称之为抢腊八猪。
记得在我童年的时候,每当过腊八节,勤劳的父亲就要去抢腊八猪。曾经有几次是我跟着父亲一起去的,也就是在腊月初七的晚上,我们先围在火炉旁,边烤火取暖边等待腊月初八零点时刻的到来。等到腊月初八零点时刻来临前几分钟,父亲就担上水桶,让我打着手电筒,从家里出发去水井抢着担第一担水(即抢腊八猪);但好几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落在了他人之后,没有抢回第一担水。父亲和我会为此遗憾很长一段时间,好象我们家真就丢失了一头大肥猪似的。记得唯有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那年腊八节时,我们家终于抢到了腊月初八当天那口水井的第一担水(即腊八猪)。几十年过去了,我依然能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的情景——我跟在父亲身后走出家门时,外面是一片漆黑,抬头望,满天的星星发着微弱的光亮,好象正眨巴着睡眼,像是一付没有睡醒的样子。一阵寒风袭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赶忙打亮手电筒、裹紧衣服快走几步跟上了前面担着水桶的父亲;不大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水井边。还好,在我们之前没有他人,在我们之后,前后脚的就来了几个担水的人;大家在此时此刻见面,虽相互认识却都没有打招呼,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为何而来的。我们家终于抢到了一次腊八猪!回到家里,父亲和我那种激动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至今难忘……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说来也真有点让人难以致信,来年,经过全家人的辛勤劳作,我们家还真就养成了一头三百多斤重的大肥猪。那年,每当全家人一起吃肉的时候,我总是惦记着下一年的腊八节,想着到时候还要同父亲一起去抢腊八猪。
后来,我们家没有再抢到过腊八猪;再后来,家家都用上了自来水,那两口不知道有多久历史的水井被渐渐的废弃了,家乡抢腊猪的习俗也随之渐渐地被人们遗忘了!……
我的家乡也同大多数地区一样,腊八节最重要的习俗当属吃腊八粥了。腊八节当天,家家户户做的早餐都是腊八粥。吃早餐时,我们及邻家的小伙伴们会各自端上一碗自家的腊八粥,来到家门外的街道边,在一起边吃边相互比较,看看谁家的腊八粥里用的食材种类更多。那时的腊八粥多用萝卜、白菜、花生米、核桃仁、各种豆类杂粮及大米熬成,食材多为素食,也有家里条件稍殷实点儿的会加入点儿腊肉丁之类的荤食,食材种类多在八种以上。几个小伙伴相互比较出结果后,谁家的腊八粥用的食材种类越多,谁就越有获胜的自豪感。然后,再相互交换品尝各家的腊八粥,比试看谁家的腊八粥更香更好吃。腊八粥里用的食材种类数量多少可数,小伙伴们却常常因为谁家的腊八粥更香更好吃而争论的不可开交,很难分出高低。各自都会争着说自己家的腊八粥最香、最好吃……
时至今日,在我的记忆里,儿时吃一碗腊八粥的那种唇齿留香的味道,绝不亚于如今去任何星级大酒店吃一顿宴席大餐的滋味!如今,腊八粥是否还有记忆中的那么美味、那么令人回味无穷呢?即便腊八粥的味道如同从前的一样,我们却再也没有与小伙伴们一起同吃腊八粥时,相互比试的那种童趣童乐了啊!很是期待能再尝儿时吃的腊八粥的那种味道!
腊八节又到了,但愿人人都能吃到如同记忆里童年时吃过的那么美味的腊八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