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母爱如天

梅是四川绵阳的,刚来厂里没多久。她为人豪爽,说话嗓门大,特别是打电话时,声音之大,常常惹得大家注目凝看。
我经常看她中午吃过饭后,坐在饭堂打电话。有一天,她刚好坐在我侧面,听到她和谁在视频。
你今天乖不乖啊?有没有好好吃饭啊?乖,你要听话哦……令我奇怪的是,她这一连串的问话,居然没人应答。
过了一会儿,一个苍老的声音嚅嚅地传来:妈,妈妈……我吃了一惊,侧过头看去,只见手机屏幕上,一个头发花白,目光痴呆的老奶奶,正冲着梅叫妈妈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梅一边答应着,一边象哄小孩子一样说:你要乖乖的,好好吃饭,我回来看你,给你买新衣服……
视频完了,梅看看我,笑了笑说,跟我妈视频呢,是我姐姐接的电话,她在照顾我妈。
我以为你和小孩子说话呢。我迟疑了一下,疑惑地问,你妈……她咋管你叫妈呢?
我妈得了老年痴呆症,已经好几年了,她谁都不认识,管谁都叫妈。梅悠悠地叹了口气说。
我有点抱歉地拍拍她手臂说:别难过,人老了,难免会这样。
梅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我说:我知道你会写文章,你写写我妈妈吧,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妈妈是多么善良多么伟大的一个人。
我笑着点头答应,梅飞快地收拾好碗筷,在我对面的空位上坐下来,开始讲述她和她的母亲……
我的亲生母亲,在我两岁的时候,因病去世了。当时,我哥哥五岁。我父亲带着我们兄妹俩过日子,生活捉襟见肘,孤苦伶仃。我从小体弱多病,瘦得不象样子,村里的人都说,没了妈的孩子,太可怜了。偶尔也有好心的人,送吃的或旧衣服之类的来给我和哥哥。
半年后,经过好心的亲戚撮合,我父亲和一个孀居的女人再婚了。这个女人,就是我的继母,也就是我现在的妈妈。
父亲再婚的时候,也没举行啥仪式。随便请人弄了一桌菜,大家吃吃也就算结婚了。我妈结婚那天,带了两个女儿来,也就是我的大姐,二姐。家里还剩下祖父祖母,在原来的家里相依为命过日子。我妈有时会带着大姐二姐去看望他们。
我妈刚到我们家的时候,大姐八岁,二姐六岁。家里一下子四个孩子,负担徒增,我爸不得不出门在外去做零工,赚点零花钱。
爸爸不在家,家里所有的农活和家务都是我妈的,她每天象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天不亮就起床,挑水,拾柴,喂猪,做饭。然后安置好我们姐弟四个,还要到地里去干农活。她总是对大姐说,弟妹们小,你要照顾好他们。
记得很多个晚上,我妈常常搂着我,哄我入睡后,再悄悄起来在灯下飞针走线,给我们缝补衣服。有时半夜醒来,我还听到我妈纳鞋底时,线绳拉得嗽嗽响,准备给我们做布鞋。
后来,大姐,二姐陆续到村里的小学读书了。为了增加收入,我妈又养了几十只鸡鸭。有时候,她偷偷煮鸡蛋给我和哥哥吃,还让我们不要告诉姐姐。说姐姐们年龄大些,身体比我们好。
在我七岁那年,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彻底改变了我们一家的生活,我妈的心里也留下了永远的创伤。
我爸爸人长得高大,英俊。善于言辞,很有女人缘。
最初是村里有人风言风语,说我爸爸在外面有了另外的女人。
那个阶段,我妈很是沉默,整天埋头干活,不说一句话。
等到快过年的时候,村里人的风言风语得到了证实,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找到家里来了,说是怀了我爸的孩子,我爸吓得不敢回家。
我只记得,我妈的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她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我大姐象疯了一样,在家里扔东西,说这个家没法过了,都是我妈害了她。我和哥哥吓得缩在墙角,大气都不敢出。大姐气急败坏地收拾东西,拉了二姐的手,要我妈和她们回到她们祖父母那里去。我妈也许是太失望了,背了包袱,也准备要走了。
我那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奋力跑去抱住我妈的腿,直喊着“妈妈,别走,你别走……”
我哥哥也拉着我妈的衣角,哭叫着让她别丢下我们。我们兄妹从内心深处,把我妈当作自己的亲妈,当作自己最亲的人。
我妈放下包袱,把我们紧紧地搂在怀里,哭着说,好,妈不走,妈不会丢下你们的。
我大姐跺着脚,生气地冲着我妈说,你不走,我走。这个家没法呆了。
说完,我大姐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任凭我妈在背后喊她,她都不回头。
我大姐这一走,很多年都没音讯,我妈为此流了很多泪,愧疚了很多年。
那时,我人还小,不谙世事,不知道父母之间的恩怨情仇,更不懂得爱情的含义。只记得爸爸后来回家了,我哥哥生气不理他,我妈也不和他说话。我爸象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满脸愧疚。
后来,我爸找了村里德高望重的一个叫黑旦爷的来劝我妈。
总之,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到最后我妈原谅了我爸,我爸也给我妈保证要好好过日子,不再乱来。
从此以后,我们家恢复了以前那种详和的氛围。只是我妈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了。
我爸爸不再出去打工,他和我妈一起种地,养猪,养鸭。生活渐渐宽裕起来,还盖了新房子,又把我二姐的祖父母接来一起住。
这其间,我们兄妹几个一个个都长大了,并且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只是每每提及大姐,我妈都会黯然神伤。我妈固执的认为,是她害了我大姐,大姐的杳无音信是我妈心中不敢触碰的伤痕。
一直到多年以后(那时大姐的祖父母均已去世),杳无音信的大姐突然回家来了,我妈那个高兴劲,她象小孩子一样又笑又哭,她拉着我大姐的手,一刻也不愿松开。
我和二姐闻讯,带着各自的小孩都回娘家,哥嫂也从城里回来,我们一家人终于团团圆圆地相聚了。
原来大姐当年离家出走后,被人骗到了湖北一个偏远山村,逼迫嫁给一个大她十岁的男人,后来,生了两个小孩。那男人待她不好,不是打就是骂。后来,大姐偷偷跑到广州去打工,再也没回去了,因为当初大姐人小,没领结婚证,此事就不了了之。再后来,大姐在广州认识了一个工友,产生了感情,就重新成家了。
这次,大姐是专程回来看我妈的,经历了这么多坎坷和磨难,大姐和我妈终于冰释前嫌。我妈的心病也去除了,整个人也象变了个样。
就在大姐返回广州后不久,我爸因为脑溢血,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对我妈的打击很大,虽然我爸年轻时有负于她,伤害过她,可我妈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对我爸的爱。她对我们兄妹,比亲生的都亲,对我们这个家庭,更是感情深厚。
我爸去世那段日子,我妈常常发呆,经常在院子里一站就是半天。她的记性也越来越差,常常丢三拉四的。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的。起初,我们兄妹以为她接受不了没有我爸的陪伴,才会这样。后来才知道,我妈已经生病了,几十年的心理压抑和创伤,在我爸猝然离世后,我妈终于失去了支撑,变得痴痴呆呆。渐渐地,她连我们都不认识了,见谁都叫妈……
梅的故事讲到这里,凝咽着说不下去了,眼里泪光闪闪。
过了一会儿,梅又说,如果没有我妈,就没有我,更没有我们这个家。这几年,我们兄妹轮流照顾我妈。我们都尽力想让我妈晚年能够过得舒心一些,幸福一些……
梅的故事讲完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我被这种质朴善良的母爱感动着。母亲各不相同,母爱却同样伟大。
父爱如山,母爱如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