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交个作业,竟有恍若隔世之感

早上第一节下课后,高二年级一个课代表来办公室交作业。
老师和蔼地问道:怎么现在才交啊?
一般情况下,老师们都要求一来学校就交作业,也就是早操早读前就该交了。本来作业就是昨天布置的,一来就交,也不会影响早操早读,更不会影响正式上课了。现在,第一节课都下了,才把作业交上来,是太晚了。
没想到课代表眼睛一红,委屈得差点哭了。
她说一来学校就收作业,可总有几个收不上来,她只好一直催一直等。有几个借作业抄了,算是交了。她问一个女生要了三次,那个女生把作业本在桌子上摔得啪啪响,还甩脸子给她看,说她就懒得抄,最终也没有交。
课代表的声音都有点哽咽了。说完,她把手里攥着的一个小纸条递给老师:除了一个请假的,还有两个没有交,这是名单。
老师赶紧站起来,拍着课代表的肩安慰她:我去找那个女生谈话,还会和班主任沟通,你不用管了。你已经非常负责任了,老师一点没有责备你的意思,遇到这种情况,你告诉老师就行了,老师来解决。
课代表点点头:嗯,谢谢老师。老师你可能不知道,我天天最怕的事情就是收作业了。
课代表走了,办公室的老师都感慨地议论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抄作业多少还算个态度,抄都不想抄不就等于彻底放弃了?
可是抄有什么用啊?还不是不会?
已经布置梯度作业了,基础差的可以只做最简单那几道,实在不会了也可以晚交,可以来问同学问老师。现在的问题是人家既不做,也不问。各位出出主意,怎么办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也是我一直困惑的问题。对那些自己已经彻底放弃的学生就先不说了,还有一些学生自己想学,我也想单独给他辅导,可是我有时间他没时间啊。一节课连着一节课,我总不能把他从课堂叫出来吧。剩下的课间也不合适,就十分钟时间,他总得换换脑子,总得上个厕所吧;就算他不上厕所,一下课就赶到办公室,我还没讲什么呢,上课铃就响了,你总不能耽误其他老师上课吧,我太难了。
……
 
一个老师感慨地给同事们回忆起自己的高中生活。
我们那时候的数学作业,虽然也是天天布置,但老师每次只批改一个大组,四个大组只能轮流交作业。如果没轮到自己交作业,那就只能借一本老师批改过的,对照着看看。
每天早上,课代表从来不会一个一个去收本子,他的桌上早早就会放上一厚摞本子。他每次都气呼呼地对着名单,把没轮到交作业的同学的本子挑出来,扔到讲桌上,那些同学只好灰溜溜地把自己的本子拿回去。
有没有浑水摸鱼不交的?可能也有吧,可是没人关心,想交的人多着呢,你爱交不交。

 

最可气的是课代表近水楼台先得月,假公济私,每次都把自己的作业加进去,他的作业就次次都能得到老师的批改。我们看着眼红啊,从没敢奢望能享受跟他一样的待遇,但还是希望能稍稍多被老师批改一两次。我们就争相跟课代表搞好关系,好趁机把本子塞进去。
没想到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发火了,说交上去的作业两个大组都有了,课代表是怎么当的?如果当不了就换一个!课代表赶紧站起来表态,再三向老师道歉,保证以后一定做到按规定收作业,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当然,数学老师也没有错,学校当时就是这么规定的。
自此,我们只好断了想多交几次作业的念想。
毕业好几年了,我们才从课代表那里得知,原来当时他和数学老师演了一场戏,让数学老师协助他解决了一道难题——他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同学想多交几次作业的卑微做法。
我们气愤填膺地灌他酒,为他的奸诈狡猾,也为他是一个利益的既得者——他次次都交作业。
……
没想到,等我当了老师,倒是彻底没有了当年我们数学老师总收上来那么多作业的烦恼,我忧心的是总有学生不想交作业。
 
按说现在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远超过了当年,可不知问题出在何处,竟在收交作业问题上发生了恍若隔世的巨大变化。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