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君子要不要远庖厨?

一进后院,一眼看到墙角有两只活鸡在啄食。一只乌鸡,两条腿被一段塑料绳松松绑着,能走动,但走不快,也飞不起来;一只公鸡,一条腿上带了一截绳子,活动自如——看来是它自己挣脱了系住双腿的绳子,为自己争得了自由。它俩正在啄食的,是地上撒的玉米粒。这玉米粒,还是弟弟从邻居家讨来的。
原来,弟弟有一朋友,有一大片林子,林子里边养了鸡、鸭、羊、兔,还有猪。前几天,专程给弟弟送来了羊腿、猪肉和土鸡蛋,还特意送了两只活鸡。其他东西放进冰箱保存,活鸡就先在院子里养着。
弟弟的计划是乌鸡炖汤,公鸡红烧。据说这鸡一直在林子里散养着,吃的是青草和虫子,是名副其实的虫草鸡,天然无污染,而且已经养了近一年了,肉质紧致,口感极佳,是那些饲料喂大的速成的肉鸡根本无法比拟的。我忍不住对这两只鸡刮目相看,对将要变成的美味的鸡汤和鸡块充满了期待。
这可是很久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了。

司机随笔《孟子·梁惠王章句上》的图片 第1张

几个孩子对这两只鸡的兴趣比我还大,当然,他们是对这两只活物感兴趣。他们在院子里追着鸡,挣脱束缚的公鸡自然追不上,那只母鸡可倒了霉了。它咯咯咯地叫着,扑闪着翅膀,无奈腿被绑着,轻而易举就成了孩子们手里的玩物。一个孩子一定是从遛狗上找到了灵感,用绳子拴住鸡脖子,拉着鸡在院子里溜达,母鸡差点被勒死,这才把绳子绑到了鸡腿上,拉着行动不便的鸡在院子里疯跑。等我发现时,母鸡已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我呵跑孩子,母鸡的一条腿都有点瘸了。
母鸡的劫难还没完。开始,我听到院子里有放炮的声音,还觉得奇怪:不年不节的,放什么炮呢?一问才明白,几个孩子翻出过年没有放完的炮仗,在院子里放开了。可是,后来发现不对了,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炮声,总能听到鸡惊恐的叫声。
我赶到后院,发现又是孩子们的恶作剧。他们点燃炮竹,扔到母鸡身上,每次母鸡都被吓得大叫,母鸡周围还飞着几根鸡毛,不知是被炸掉的,还是母鸡自己挣扎时脱落的。
晚上,一家人聊天打牌,折腾到一两点才休息。刚合上眼,公鸡就打鸣了,那高亢的“咯咯咯——”叫醒了一大家人。大家都挺恼火。一晚上,公鸡共打鸣三次。一大早,大家肿着眼睛爬了起来。侄子找了根棍子就去了后院,要找公鸡算账。
我让弟弟赶紧杀掉鸡算了,反正要被吃掉,就让它们少受点折磨。从来没杀过鸡的弟弟心惊胆战地上了阵。两只鸡又经过了比一般鸡更多的磨难,才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当饭桌上出现了鸡汤和鸡块时,我只尝了尝,没有预想中的美味,脑子里反倒时不时闪现两只鸡在院子里的样子,还有它们受到的折磨,竟至于有点难以下咽。
司机随笔《孟子·梁惠王章句上》的图片 第2张
当初,在《孟子·梁惠王章句上》中看到“君子远庖厨”,我还觉得矫情,心想有本事你就别吃肉啊,做这个样子,不觉得太虚情假意了吗?
齐宣王矫情,看到将要衅钟的牛因恐惧而战栗万分地不忍,就下了命令:“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他的矫情体现在他解决问题的办法是“以羊易之”,就是用羊换了牛!难怪百姓会觉得齐宣王爱财、吝啬、小气——牛比羊可大多了。
孟子为了达到劝诫齐宣王实行仁术的目的,就说了一段让齐宣王很中听的话:
“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孟子说:没有关系。大王这种不忍心正是仁慈的表现,只因为您当时亲眼见到了牛而没有见到羊。君子对于飞禽走兽,见到它们活着,便不忍心见到它们死去;听到它们哀叫,便不忍心吃它们的肉。所以,君子总是远离厨房。”
 
从这两只鸡的命运中,我对“君子远庖厨”这句话倒有了理解:看到看不到真是大不相同啊。
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弟弟达成了一致:如果是宰好的鸡鸭,我们欢迎;若是活的,还是算了。看来我们都只能做一个虚情假意的“远庖厨”之人,至于君子不君子,我们也顾不上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