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阳阴剃”趣事与土匪王三春

川陕交界一古镇,东面九龙山流下的水与西边滚龙坡的河在此二龙交汇,人们根椐地形取了地名,叫蟠龙场。此处是古荔枝古道和古小巴间道分岔合一之地,古南乡设县治于此,三省四县鸡呜犬叫可闻,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兵匪常扰住扎要塞,历史上古战场。多少英雄在此发迹,多少豪杰在此折戟,也是官吏业绩染红顶珠升迁发祥之处。经过几百年发展,早已是几百户人家的大商埠,店铺商贾林立,蕴藏三教九流,川陕知名棒老二(土匪)王三春就是在此用火柴棒抢夺几支汉阳造(枪)发迹成气候,而这乡场剃头匠和匪首一段离奇故事多少人可能不晓。

司机随笔阴阳剃的图片 第1张

在一般人眼内,剃头匠属三教九流的“下九流”,但在蟠龙场却受人尊重,为什么?不得不从本地一剃头匠“阴阳剃”说起。此人父母早逝,无妻无小,有街铺一间,本姓殷,小名阳娃子。孩童时蹲下大便,两狗争食,一条狗竟把阳娃子阳具和屎生食,阳娃子医好后但那二货没了成了太监,成聋子耳朵——一摆设,从小拜学剃头,街坊人根椐他姓,小名,从业和身体缺陷取了这“阴阳剃”名字,这小伙深知其意笑而容之,一人叫,百人传,这“阴阳剃”与蟠龙场一样出名了。

在陕南山区县把理发叫“剃头匠”而平川县叫“待诏”,平川人笑骂对骂是常态,骂啥都不狠,而骂人“待诏”被骂人非与他拚命,为什么?得从剃头祖师说起。从古至今七十二行,行行都有祖师爷。木匠、石匠是鲁班,铁匠是太上老君,煮酒是杜康……,理发的祖师说法不一,有人说关公,有人说吕洞宾,更有人说卢天旸,前两人他们认可,后一人他们默认。何为?关公三国志没有记载从事此业,主要是关公也有一把刀,剃头须有刀。关公有美髯公之称爱整容打理与理发修面有关,还有关公使刀取人头颅,快准是理发业标准。主要尊关公是他名气大,树大遮阴好发财。说吕洞宾是祖师爷,农历四月十四是吕仙生日,理发业须焚香庆祝。传说明皇朱洪武是个癞痢头,凡有为他剃头者他必杀,怕人传丑。此事百姓可不晓,瞒不了神仙,吕洞宾扮着一剃头匠为洪武帝剃头,他言明他剃头不痛并可长出好发,但须他以后再不杀剃头人,洪武帝试后果然如此并生新发,不再杀剃头人,此刀传入民间成为理发师手中刀,故尊吕仙为祖师。至于卢天旸与武则天,“驴头太子”传闻被封“待诏”本人认为实属杜撰是诬篾武后不可置信,也是对剃头匠侮辱,但故事太挖苦人但凡对骂用”待诏”一词,被骂者不惜拼命可谓污秽,肯定要僵持。此”典故”本人省略,不雅不宜写出望谅。我国古代先民认为发毛乃受之于父母,不能剃除完,如剃光视为对父母大不敬,故而蓄发盘头。历代发型不定,其实汉代就有剃头职业,宋代已发达,元明更普遍,清代男子前剃头后留辫理发业空前发展,除固定铺面外到处有流动的“挑子”,“剃头匠挑子一一一头热”,歇后语源于此。辛亥革命后废长辫理发剃光头,一时间理发业猛增,由西方引进的理发工具也出现国内。

“阴阳剃”全部家当是一间铺子一把剃刀,阴阳剃一生剃头无数,为蟠龙场老少爷们极尽了潇洒和风度之能事,多少年过去了,人们仍把他当豪杰论比,无人对其有稍有微词。阴阳剃在剃头上颇有功夫,剃头时,不需你低头,不必仰面,更不弯腰,只要他在你身后一站,你便感觉到全身轻松,不知不觉中只见他手起刀落,刷刷刷一连串弧光闪过,还未等你回过神,便听到他说声好了。被剃者只觉得头颅一片清凉,顿时满面春风,耳聪目明,通身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舒畅和轻快。

司机随笔阴阳剃的图片 第2张

阴阳剃究竟喜欢剃什么样式的脑壳呢?说来也简单,就是用剃刀在脑壳上剃出有阴有阳的分头来,头发留长叫阳,短的叫阴,构成一个造型完整的脑袋瓜。满清灭亡后大辫子再不吃香,“阴阳头”成了蟠龙场爷们时尚,可那些剃惯了大辩子的剃匠们,拿出浑身解数怎么剃,发型不伦不类,也不想拿自己形象开玩笑,只有这“阴阳剃”整得周正。最让人放心是,阴阳剃剃头会因头留发,自然造型。对那些圆头圆脸者,他剃出的发型会使你脸型略显修长,天庭地角尺寸得当。而那些长脸扁脑者,他极尽修发之能,剃出的发型正好弥补“拉长脸”缺陷,所以说阴阳剃绝不是简单的剃头匠,他的脑瓜太好使了,于是有人讲,阴阳剃精通面相学,懂得因头留发而会因头剃发,否则一个简单的头发打理岂能剃出如此韵味呢,有好事者问及此事,阴阳剃从不正面回答,只报以诡秘的微笑。

阴阳剃不光剃头还会其它,一是掏耳,经过他掏过耳的人总觉他掏耳没奇痒痛感觉,只见他小银镊和小毛刷在耳内几刮,将人后颈椎一拍,耳内污物“啪”的跳出,耳背者如瓶塞通窍,顿时落羽声有闻。耳通时如清风灌顶,思路大开,光这一招服了多少人君。二是推拿,他给人剃过头后如顾客所需揉肩捶背,推捏摸敲,经他如此整饬的人气顺心舒,周身轻畅按现在时髦话叫按摩,按摩时捏得骨节作响,脉气通时响屁连天他才松手,连叫“好”,这手艺早已失传。三是如人落枕,腰扭他需一掌立马恢复。如遇脱臼者他用力一推一拉立刻复位。更有打喷嚏竟把下巴环脱榫,当下嘴闭合不上,哭笑不得他将患者上下话动头颅,用膝顶住脊尾,大喊一声腮骨复位,这些绝活郎中都不会。四是吹眼晴,刮痧等。手艺好,门路多,在蟠龙场他的生意扱火爆,可再火爆热门他的店铺就丁点地盘,他不扩店铺,不招收学徒,按他话说一人吃饱一家人不挨饿,挣那么多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了没处花。他虽孑然一生但有手艺有饭吃,虽无存蓄但生活不紧巴,穿着粗衣但洗得干净,三十岁时曾有人介绍一老婆,但终因二家有碍,女人没多久不甘寂寞跟人私奔,这阴阳剃从此再不论婚事。

阴阳剃最有本事是给自己剃头,虽不能剃阴阳头但自己拿刀在自己脑瓜上运刀自如,左右剃刮光滑如球,这功夫让多少同行人刮目相看,但终还是不应手,为此关门去太平县买回大镜,象扶持先人将镜钉在墙上,请木匠作了椅子,独凳顾客使用,用镜子自己剃头修面更自如,街坊多少妇女为一睹芳容邀伙到店,照镜子也逗逗这位阴阳人,这些女人的丈夫也不防范她们有风流之事,也知阴阳剃工夫。

民间俗话说:“咬人的虱花,偷汉的胖妈”,蟠龙场人口几千当然也少不了男女苟合之事,风流事再多也不怀疑这阴阳剃,街中一浪妇生于腊月,小名腊花,男人常年在外替人进货,一年难回几次家,这女人正当年华不忍孤单,常与有妇之夫有染,被众人明叫腊花,暗骂”叉花”。她知阴阳剃晓得是个“太监”,从未来往过,一回这女人眼皮上长一疔疮,俗人叫“洋丁丁”吃过中药,点过眼药一直不消,听人说阴阳剃能治好,约一女人共同进阴阳剃铺子请他医眼,阴阳剃用手将眼搓摸,用银针挑了疔,吹一口气,这“洋丁丁″化了能看见人了,这阴阳剃在这女人脸上搓揉,身体自然与她近距离接触,不免也有些怦然心动,身体与女人胸部相依,叉花也心知肚明,事毕叉花心想这太监没那个,竟也想女人,叉花想逗他一下,索性将上衣脱光露出白晃晃两个大奶说:“你娃儿先前隔衣裳想摸老娘,这光巴子多好摸!”边说竟一只手摸到了阴阳剃裆中之物,大笑:“你这只有洋芋里的老母虫大,是不行!”扔下几文钱大笑而去,把阴阳剃羞得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司机随笔阴阳剃的图片 第3张

阴阳剃也娱乐,闲来无事街坊也有人寻他打川牌,蟠龙场人称纸叶子也讲钱输嬴,知逍阴阳剃有几个钱但抠门只玩小牌,赢他几个就走,阴阳剃也不计较,自从他买回镜子发现镜面反影,就每次把他安排在镜下,阴阳剃不知细里手中几张牌看得清清楚楚,把他输得分文尽无还欠他们几个,牌友见状于心不忍把嬴的钱又还他,他感激不尽心中念这些人仗义有德。

几十年如一日,阴阳剃从不与同行争生意,也绝不在同伙中论短长,不惹事生非,默默无闻守着自己铺子做单调枯燥的剃头生意。那年月父母教育后人常把他喻之楷模,年青人以他为时尚,他那不显山不露水的铺子总是门庭若市,似乎没泠清过。虽如此他给自己订下三条规矩,一是打家劫室的土匪不剃,二是欺压百姓的官吏不剃,三是寻花问柳的浪子不剃。这三条规矩令人佩服,也让蟠龙场民众为之称赞,好在那些不属于他剃头之人也自觉,从不主动找他麻烦,就这样他凭一手功夫和三个规矩在蟠龙场安安稳稳剃头几十年,剃出个响亮的名头来。

也许命里注定与这二人有事,一个是街坊泼皮,一个是匪首。一街坊姓赖,长得猴脸瘦体,读过几天私塾,念过《三字经》《百家姓》,刚读《大学》《中庸》时父母过世,生性无赖,童时见邻家南瓜正长,抠一小洞把大便塞入瓜内,瓜内肥猛壮,待摘回切开瓜肚内尽是屎汤。偷鸡摸狗,无所非为,人人痛恨,人根椐他姓和长相取了雅号叫赖时猴,外号干缠皮,谁给钱为谁帮闲,打架、收债、讼诉挣生活。打架踫瓷流血双方赖钱。帮人收债如对方不付当堂大便,甚至女眷中脱裤小便,裸体,欠钱方生方打主意也还清,他两头收利。他见阴阳剃天天挣钱,除赖剃头钱外还节外生枝说阴阳剃借他二十文钱未还,上门硬讨,阴阳剃不认,他将一顾客付与阴阳剃的二十文(两杆旗)铜圆夺走,剃匠见他出门五步之遥,指头一弹剃刀飞出不偏不倚将赖时猴耳尖割下,鲜血淋身见阴阳剃仍追他,跑进衙门报官称阴阳剃杀人,阴阳剃知他告官,随后当堂对质,顾客值证,人证物证俱齐,衙门巡检当堂判定,归还钱物,击扙三十,伤痛自理。一顿板子直打得赖时猴哭爹叫娘,脸面尽失再不去寻阴阳剃麻烦。

 

真正的麻烦是匪首王三春,也许阴阳剃命中有此劫,那年王三春在蟠龙场抢枪发迹后在南乡县自立王国,成了司令,在蟠龙场他骓有边棚营也常到蟠龙场,王三春本是好斗之人,听人说这蟠龙场有奇人便决定亲自试探被蟠龙场传得神乎其神的阴阳剃。王三春本粗手大脚,脸如黑炭,虬髯满面,为蒙蔽阴阳剃,当然也是为了试探规矩底线,特意乔装打扮,刮了胡须,一身便装,王三春走进铺子时,忙里偷闲的阴阳剃正在打盹,他连看也没看一眼,便顺手自己案上无意中摸到大号剃刀,挥手向王三春头顶剃将下去,阴阳剃到底是阴阳剃,才一刀剃下就感觉来自于王三春头顶那密密匝匝的满头黑发中暗藏罡气,可他收不住那闪电般划过头颅的刀光孤影。

“哈哈,哈哈”未等阴阳剃缓过神来,王三春已手舞足蹈仰天大笑,笑声如枭鸟嚎叫震得铺子房顶也微微发抖,使得阴阳剃手中那把剃头刀闪烁的刀锋也瞬间有些暗淡。

“我真是瞎了眼,自己坏了规矩”,王三春笑声未毕,神态自如的阴阳剃已猛挥右手,一道红光射出,阴阳剃刚刚还活动的右手便“咔嚓”自剃刀上跌落,左手拾刀割喉而亡。

说来也怪被阴阳剃剃过的王三春脑瓜再也不长发毛,头顶中竟生一肉缝活生生像个洋具,民间传说那是狗吃阴阳剃那个玩意,天老爷安在王三春头上了。王三春从此不打光头总用头帕遮住,怕人耻笑。王三春被杀后,首级在西安玉祥门示众三日,有人见王三春头颅吊下,活脱脱象男人尿尿的小便。蟠龙场和南乡县百姓说那是阴阳剃的二货显灵。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