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口罩

司机随笔的图片快过年了,厂里还没发下半年的工钱。郝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去找了好几次,最后厂长终于发话:“今年效益不好,产品积压卖不出去!实在没钱发工资!要不,你搬些口罩回去卖?来抵工钱行不?”

于是,郝运只好搬回家了十几个大箱子,坐在上面一直唉声叹气。妻子安慰着:“别急,女儿刚打电话说,这段时间要在医院加班,不能回家了,等到过年那几天,你去送东西时问问,看能不能卖给哪?”

郝运点点头,和妻子一起整理起箱子。

医院问诊处,戴着口罩的郝运,提着妻子精心准备的饺子,东张西望。因为打女儿手机没人接,他打算找谁问问。

郝运叫住了一位女医生,她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口罩,看不清面容。

对方哑着嗓子问:“大叔,请问您找谁?”

郝运回答:“我找郝珊珊,麻烦您叫她出来一下。”

“您是她什么人?”

“我,我是她爸。”

对方眨眨眼:“您知道她最爱吃什么?”

“饺子!唉?你这医生怎么问这些奇怪问题,你倒是帮忙叫她一下呗?”

对方调皮地咯咯笑了:“老爸,连你女儿都认不出来啦!”

郝运也乐了:“臭丫头,连老爸的玩笑也开,亏我还带了些东西给你,还有吃的。”

“嗯,我给门卫打个电话,你在宿舍那里等,下班了我去找你。”

等见到郝珊穿便装的模样,郝运惊呆了。女儿的头发一络络贴在前额,脸上有被口罩勒的一道道印子,皮肤红肿过敏,手上全是皱皮。看起来,整个人憔悴不已。她冲父亲疲惫地笑了笑,先上了个厕所,然后打开电视,选了个电影播放,这才开始狼吞虎咽地吃着父亲刚下好的饺子。

郝运舀碗汤放桌上:“慢点吃,别噎着,你这样像三天没吃饭似的。”

“我今天中午饭的确没吃,这次感染新型肺炎的人太多了,实在太忙啦!”

“再忙也要吃饭啊?”

“现在物资紧张,我们尽量大半天不喝水、吃饭、上厕所,不然又会用掉一套防护服!”

“珊珊,太辛苦啦!而且这病传染性很强,很危险哟!你能申请休息不?”

“既然选择学医,处处都是战场,我就要尽力救人啊!爸,你不用担心,同事们都主动放弃休假一起努力,全国的医疗队都来支援武汉,我们这也来新战友了!钟南山院士83岁高龄,还都来前线打战!我这么年轻,怎么就不能坚持?我们会马上打赢这场抗疫战的!”

郝运点点头,欲言又止,他仔细看看女儿,那个流鼻涕的小孩,转眼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战士,他感觉很是自豪。

电影快结束了,电视里传来主角最后留给亲人的话,说出了郝珊此刻的心声:

“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这时,窗外传来许多人高唱国歌的洪亮声音。

女儿停下筷子,眼眶红了。郝运戴上口罩,打开窗户,听了许久,双手慢慢紧握成拳。

郝运一回到家里,便打电话给厂长,说了许久。

过了两天,妻子下班回到家,兴奋的说:“我听说现在到处都抢着要口罩哩,我寻思着,咱们有一万多个,可以卖给好几个地方!”

郝运笑了笑:“不急,现在那十几箱口罩我已经运出去啦!”

“啊?这么快,卖了多少钱?”

这时,手机发来了视频通话邀请,妻子接通后,女儿高兴地说:“爸!妈!你们捐了那么多口罩给医院!老爸他们厂里还给医院提供了不少防护物资!你们太棒了!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和女儿聊完天,妻子恼了:“捐口罩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难道我会不同意?敢情就你觉悟高呗?”

“我不是看女儿他们那些医生缺防护用具,想早些送到,早一刻使用上吗?知道你觉悟比我还高,这不就是用咱俩名义一起捐的呗?”

妻子被他的话逗笑了,轻拍老伴一下,说:“德性!现在饭馆都不开门,女儿和同事们一定没地方吃饭了,赶快做些饺子、包子,给她们送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