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走过半生,遇见最美的自己

网络的崛起,让人与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多年不见的同学朋友,通过朋友圈经常看到我生活状态和写下的文字时,都惊讶不已。
于是有同学发来消息说,哇,原来假小子的你,如今这么女人味,文章也这么柔情呢!你是怎么逆袭的?
听了这些话,我心里美美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都说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我却说岁月如水,沁润了我内心的坚硬,磨平了我身上的棱角,让我变得柔软和美好。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优雅美丽,温柔善良,乐观向上。
虽然已到中年,但我积极乐观,勇于尝试新事物,让我觉得心里依然是个怀揣梦想的少年。
回想起小时候的我,倔犟,任性,淘气,还爱打架。父亲总说我,你看你哪里像个女孩子,要真是男孩子还好了。
父亲是个重男轻女的人,家里就哥哥一个男孩,所以父亲对哥哥很偏爱,于是我心里老想,我要是个男孩子,父亲就会喜欢我了。于是我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头发剪成小子头,还喜欢穿哥哥小了的衣服。跟着哥哥,上山,爬树,摘果子,逮知了,下河逮小鱼抓蝌蚪。打玻璃球,摔泥巴,打弹弓,滚铁环,男孩玩的我都会。
当然也跟着哥学会打架,那时每家孩子多,也难免打架。我虽虎但我机灵,采取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策略。当然如果生气了,也会拼命。我也因打架出名,得了“假小子”称号。
可是一旦遇到爱,假小子也会变得温柔了。

 

有一天又混在男同学堆里,聊着班上哪个女生好看时,一个男生说,其实你也挺好看的,把头发留起来,就像个女孩子了。
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我是个女孩子呀。放学后,我认真的对着镜子仔细的看着自己,乌黑的短发,白皙的脸庞,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此时闪着激动的光芒,还别说挺好看。
从那天起,我开始留起长发,开始让姐姐们给我买女孩子衣服穿,大姐给我买了件收腰短风衣,二姐给我买来当年流行的山口百惠服,三姐还给我买了双丁字皮鞋,我一下变成了女孩的模样。父母也笑着说,说女大十八变了,别说打扮一下还挺好看。
变好看的我喜欢上一个男生,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们最终只成了好朋友。多年后仍然要感谢这份情感,让我变成女孩子的模样。
后来工作遇到先生,先生改变我很多。

 

曾经的自己把日子过成了一地鸡毛,工作的烦恼,扶养孩子的艰辛,让我彻底崩溃了。我又成了河东狮吼。可老公总是以柔克刚,开导我,累了就休息吧。于是休了两年假,静下心来,问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生活?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当老师,当作家,周游世界。于是又拿起书本看书学习,不断充实自己。
正如三毛说过,书读多了,容颜自然会改变。许多时候,自己以为看过的书籍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但它们却潜在你的气质里,你的谈吐中,显露在你的生活和文字里。
当朋友们夸奖到,你越来越温柔美好,你的文章也越来越好时,我知道读书让我变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
我还喜欢旅行,旅行让我收获更多,除了领略大自然的魅力,更重要的是扩展视野、引发思考,体验人文与生命的多样性,让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同时在路上。
于是有了时间我就出去旅游。我看过云南下关的风,上关的花,苍山的雪,洱海的月。坐在大理的四方街,在一处小桥流水人家,依着栏杆,品一茗香茶,看流水落花,感受那风花雪月的浪漫。
我看过青岛大连大海的气势磅礴,惊涛拍岸,卷起的千堆雪。看着奔腾的浪花,不禁想起,杨慎的诗《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心胸顿时变得宽广起来。
看过各种溶洞,摸着千万年前的化石,感叹时间的变迁,世事的沧海桑田,过往都成云烟。心变得越来越平静,越来越柔软。

 

走过了半生,历经了千帆,终于明白自己内心追求的是什么。那就是回到了最初的自己,找回了出发时那份清澈的心态。我们的皮肤可能已褶皱,双鬓可能已斑白,但心态并未随岁月变老,内心仍是少年,依然可以充满希望地过好这一生。
于是把生活中的感动都一一记录下来,也得到了很多平台的发表和老师们的鼓励和认可。使我内心变得更加丰盈而美好。我始终以为,一个人美丽来自于内外兼修。闲暇之余,读书,跳舞,旅行成为我生活的主打部分。
相信一句话,养颜必先养心,一个内心美好的人,她的容颜自然由内而外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一个有情怀、有期待地活着的人,才能活得灿若星河,美如夏花。
虽然已走过半生,但从不放弃自己,悄悄地丰富自己,悄悄地改变自己,悄悄地散发出芬芳。一切的努力交给时间,世上没有白读的书,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你会在生命的下一个转角处,遇见更美的自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