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知道自己有点矫情

凉菜端上桌,我赫然发现了一盘极小极小的黄瓜。
每根黄瓜都不到我小拇指粗细,长度也只有小拇指的一半,个个顶着一朵黄花,遗憾却没能带着刺。
这么小怎么就摘下来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不知道这盘菜叫什么名字。点菜向来不关我事,我从来只负责吃。但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刚才点菜的朋友这盘菜的名字。
她告诉我,这叫凉拌黄瓜苗。有次她去超市购物,看到黄瓜苗,感到稀奇,想买,要十五块钱一斤呢,又不知道怎么吃,怕浪费了。刚看到菜单上有这道菜,就想尝尝鲜,好的话还可以照猫画虎自己在家做。
黄瓜苗?听到这个词我愣住了。起名的人真有才,它实在算不上黄瓜,最多只是个苗而已。
我呆呆地看着盘子里的黄瓜苗。
你说这跟黄瓜有关系吗?朋友问我。
我回过神来问她:你没见过黄瓜小时候吗?这不就是刚刚结出来的黄瓜吗?
朋友笑了,重复我的问话:黄瓜小时候?你这说法好玩。
我心绪复杂地夹了一个黄瓜苗,送进嘴里品了品,觉得跟成熟的黄瓜味道差异还比较大,基本没有黄瓜味,也就比较清新吧。因为太嫩,还有了一点点的草腥味,实在说不上多么美味。
作为黄瓜,它刚刚出生就被人摘了下来,再也无法体会一根黄瓜完整的命运,虽然它再也不用忍受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酷暑高温,可也无法沐浴晨昏日暮的天光,露珠附身的清凉,一个生命就此了结,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突然间,我感到有点伤心。

 

这盘谈不上美味的凉拌黄瓜苗,被我们漫不经心地夹了几筷子后冷落了,被移到了餐桌的边沿,孤寂又落寞地呆着。
我伸手端过盘子,放在自己前边,放弃了桌上更对自己胃口的菜品,专心专意地吃起了黄瓜苗。
盘子被我吃得干干净净,一根都没剩,甚至连一根稍稍发黑的黄瓜苗也没遗弃,被我毫不犹豫地吃进了肚子。
朋友以为我很爱吃这道菜,其实我只是不忍心让一根根刚刚出生就惨遭夭折的黄瓜,在最后时刻还不得不与垃圾为伍,它们既已无法享受生命的过程,那就让它们最终完成作为菜肴的使命吧。
如此而已。
只是从此,我可能不会再吃黄瓜苗了。
我知道自己有点矫情,可我还是忍不住这么矫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